Euskiy

现充

[农坤] 寄往乌托邦的信

一发完无后续
      
   
   
 
    
        “陈立农,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经纪人一向好脾气,极少像现在这样几乎是用吼的音量全名称呼自家的小艺人,这足以佐证经纪人份情绪失控程度。而被她点到名的男孩不过才十七岁,凭借独特的个人魅力刚从几个月前的选秀节目里脱颖而出。成功和其他八个人组成偶像男团出道后,大量的广告代言和演出邀约像雪花一样纷纷向他砸来。陈立农还很年轻,有很好的潜力,有粉丝群体,有话题,正是最星途无量、未来可期的时候。
   
     
         可是他说他爱上了自己的队友。
   
  
         “尤长靖吗?还是谁?农农你现在还小,你听姐姐说,你只是暂时搞错了一些事情,误会了,我们不要冲动,好吗?”经纪人深呼吸几个来回,最终还是软下来语气来,好言好语地劝着陈立农。
         “这种玩笑可不能再开了,如果你是有小女朋友,公司和我都能替你掩饰,可是你千万不能说自己是同性恋啊。”经纪人一副仇大苦深的样子,陈立农也不答话,就点了点头算是对她的回应。
     
    
        陈立农家境一般,国小三年级就开始帮衬家里在夜市打工,遇到过的人和事比一般同龄人要多得多,被粉丝和公司上下一致评价过的“成熟”如今却因为他爱上队友变成了一句“你还小。”这前后落差既矛盾,又滑稽地可笑。感情不被理解是一种迫害,不被承认是第二种迫害,陈立农的经纪人只想要他跟大多数人一样是“正常的”,而斩钉截铁地认为这种感情的存在从头到尾都荒谬。
 
     
         “对对,取消下次活动农农跟尤长靖的同台吧,以后除了团里合体的活动,尽量避免他们私底下有更多的接触。”经纪人走到角落小声地打电话,却被听力极好的陈立农全部听进耳中。
         可是他的经纪人错了,不是陈立农不够成熟做了错误判断,他爱上的那个人也不是尤长靖。
  
  
         自己爱上的是蔡徐坤,在这件事情上陈立农没有过哪怕是一丝一毫的怀疑。
 
  
        从前陈立农很是天真地以为自己出生的宝岛环境开放又宽容,随着那些反歧视观念的普及,同性恋和异性恋在世俗的眼光里几乎已经没有差别。但直到今天他才突然发现,这一切不过是他不曾踏入境地,自以为的理想国度乌托邦。经纪人的态度如此强硬,意思也摆明,只要不是放在台面上的小打小闹,公司都可以、也愿意替他摆平。唯有他爱上某个男人这件事,连发生都不被允许。陈立农心里悄悄庆幸自己刚刚没有说出蔡徐坤的名字,过后又更加心惊,意识到以后可能要更加注意他们相处的尺度。在现实中,有太多只看得到摸不着的手,他们为着维护所谓正义, 为着传统礼教,死死摁住了陈立农因为雷鼓一样的心跳涌上口边的话。
  
   
        爱神眷顾,赐吻于我,世人却要毁灭我。
   
  
        陈立农在选秀节目一开始的等级评价环节,明明获得了在场所有人的掌声和鼓励,也仍然不敢确信自己拿了最好的等级——A。比赛期间,一直稳定地处于上位圈,也不敢担保自己一定能出道。他少有像现在这么笃定的时候,他几乎可以百分百确认自己对那个人来说也足够特别。语言从心到口会有消耗,不可以全然相信,但蔡徐坤的眼神,肢体语言,神态动作都无法藏匿那些闪烁其辞的心意。陈立农知道,明白,才敢对自己经纪人坦白那些话。
  
  
         可是,他的心意抵得过世俗唇舌利剑,挡得住万人流言重伤吗?陈立农关心自己的前途,也担心未来的可能,但他最在意的还是那个人的梦想。蔡徐坤一路披荆斩棘,历经磨难,好不容易等来了这个很好的机会,在偶像元年成功出道。可这千载难逢的机会里,却没有单独分给他们两个另外的希望。好像抱住了一个脆弱而美丽的玻璃球,如果陈立农把什么说破,那个玻璃球里装载着的所有都会不复存在。
   
   
         蔡徐坤最近发现陈立农有些奇怪,明明两个人现在都在台湾,没通告的时候蔡徐坤微信约了他几次,找一个当地队友带自己环岛游也完全属于正常范围的请求,队友情或是团魂爱能轻易遮掩他那些不足言道的小心思。但是这样的小小请求,都被陈立农一次又一次地拒绝了。
        “陈立农,你很忙吗?”蔡徐坤愤愤不平,给陈立农发了微信消息。
         “还好。”回复的倒是很快。
         “我在日月潭边上,你不来陪我玩我就跳下去了。”蔡徐坤约了陈立农三次,已经是个人极限。
        
      
         看到远处气喘吁吁跑过来的陈立农,蔡徐坤挥起手来跟他招呼,心情突然就很好。尤其是看到陈立农因为跑步流了一脸的汗。
        “怎么,干嘛这么紧张?”蔡徐坤是故意的,他可以忍受两个人怀着同一个秘密闭口不言,那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一件挺浪漫的事。但他不能忍受陈立农除了必要的活动,私底下就把他当做陌生人。无人的时候何必维持表面那些莫须有的平静。明明那些东西,彼此都清楚知道了解。
        “你不要太任性了,这样对我们两个都不好。”陈立农皱着眉,看着黄昏的夕阳毫不吝啬地撒在蔡徐坤的侧脸,无论是第一次看还是最后一次看,都是一样的心动不已。
        蔡徐坤从没见过陈立农这个态度,他被陈立农吼地莫名其妙。蔡徐坤不同于陈立农的一点是,他没有选择困难症,对待任何事情都认真且有把握。意识到自己对这个弟弟的超乎寻常,蔡徐坤有过震惊但并不害怕,两个人还在一个团里有大把的时间相处,只要他收敛注意,那些有的没的的蛛丝马迹除了cp粉没有人能发现。他几乎是摊开了自己的心去喜欢陈立农的,偶尔会逗逗他,也喜欢在粉丝见面会cue他。现在很多事不行,以后慢慢来不就好了。以后会有机会告白说清楚,以后会有约会,以后会好的。
  
  
        可是,这个“以后”没人知道什么时候来。
  
  
       “怎么,嫌我碍着你的星途灿烂了?对我们两个不好,是对你不好吧。”蔡徐坤又气又委屈,声音都在发抖。心底里却还有个声音,如果,他是说如果,陈立农现在跟他认个错,他就原谅他。
        可是陈立农没有。“你不觉得吗,这样下去迟早要完蛋啦。”还是那种初见时的软糯语气,却吐出最残忍的话语。蔡徐坤和他的骄傲不能接受。
        “是,我跟前公司还有合约纠纷,很多广告商演都不能接,我跟你一起靠的越近,对你陈立农的阳光男孩形象就越有害。是,我总是任性烦着你,以后不会了。可以吗?”
        陈立农反而突然像泄了气的气球,不说话了,蔡徐坤气得要命,直接当做他是默认。完了又觉得心有不甘,抬起头狠狠地咬了陈立农的唇一口,直咬到尝到鲜血的味道为之。
  
   
        以后会很苦,我必须讨一点甜头。
     
    
        直到蔡徐坤走了,陈立农还没缓过神来。击垮他的最后一道墙,是妈妈的请求。陈立农从小就很乖,从不想让妈妈担心受累难过,可是前几天妈妈看着他,眼泪止都止不住“农农,妈妈知道了一个不该知道的事,你告诉妈妈,是真的吗?”
        于是陈立农抹去妈妈脸上的眼泪,十分认真地说“当然不是阿。”当然不是这样啊,我会跟大多数人一样喜欢上一个可爱或者温柔的女孩子,我如今的感觉不过是鬼迷心窍,可是,为什么还是会觉得心痛呢?蔡徐坤很好,他不会真的跳日月潭,他和他的喜欢也会随时间慢慢冲淡的,一定的。
     
    
        乌托邦本意为“没有的地方”或者“好地方”,延伸出的意义是——不可能完成的好事,不可达成的理想国。
        陈立农和蔡徐坤在世间的某两张不同的床上做同一个圆满的梦——我向乌托邦寄信,想拥有不能爱的那个人。
  
    
   

评论(32)

热度(3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