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skiy

现充

[农坤]雨天爱情出没 上

激情脑洞
客栈老板农×人鱼坤
有后续 👉
  
     

        所有住在陆地上的人鱼都讨厌下雨天,蔡徐坤也不例外。因为下雨会让他的双腿变回鱼尾,失去了行动能力,就哪里也不能去。蔡徐坤百无聊赖地卧在浴缸里泡着水看肥皂剧,时不时还冒出一句吐槽——“这个男主都没有我的农农帅。”
  
  
        蔡徐坤的农农,全名是陈立农,是个有点台湾口音的客栈老板,在这个滨海城市的沙滩边上开了一家客栈,而蔡徐坤现在的身份,是他客栈里长租的房客。陈立农某次带游客出海时被蔡徐坤盯上,于是说什么也要变成人形住进陈立农的客栈来。蔡徐坤在深海里听过很多这样那样的童话爱情故事,大概明白一点近水楼台先得月的道理。但这个城市实在太爱下雨了,他大多数时间都只能被迫卧在房间的浴缸里。蔡徐坤掰着指头算了算,他已经三天没有出过房间门了,在不喜欢的下雨天遇到了很喜欢的陈立农,小人鱼感觉自己遇到了追爱路上的最大障碍。
  
  
        第三天了,陈立农坐在前台偷偷在日历上记了一笔,他已经三天没有看到那个留着金色卷毛的男孩了。那天陈立农看见蔡徐坤一个人推着一个行李箱走进来,低声问他能不能长期租房的时候,一向应客有礼的陈立农因为这不多见的美貌呆滞了好几秒。其实现在是旅游旺季,客栈长租的话是要加钱的,何况客栈的房间都爆满了。陈立农刚想告知蔡徐坤“对不起,我们这里的房间都被预订了。”,抬头看到那双漂亮的大眼睛正盯着自己,陈立农突然像是鬼迷心窍的,就把原本预留给别人的房间给蔡徐坤。
 
 
         登记房客信息的时候,陈立农看见了,这个男孩叫蔡徐坤。
 
 
        陈立农后来打电话给原先预留的顾客,找了借口说是自己这边客栈系统出了问题,请求对方取消订单,不出意外的收获了一顿骂和一个差评。向来追求全五星好评的陈老板,却还在这种时候暗暗为能给蔡徐坤留下房间开心。
 
 
        蔡徐坤睡醒起来,摸摸自己的下半身已经又变成了双腿,于是跨出浴缸开始吹头发穿衣服。今天天晴,天气很好,适合偷看农农。
 
 
        陈立农在庭院打扫卫生,抬头就看到趴在二楼栏杆边的蔡徐坤正托着腮看着他。突然被自己喜欢的人发现偷窥,蔡徐坤吓得立马蹲了下去。
        “哎你躲什么啦?”陈立农说起话来的台湾口音天然可爱得犯规,蔡徐坤心虚地摸摸自己的耳垂,是烫的。实在太蠢了,一害羞就耳朵红的话,很快就要被农农发现自己喜欢他了。
        “我……我没躲!”蔡徐坤此地无银三百两。
        “不逗你啦,我带你去兜风,去吗?”陈立农背着后面的手紧张地在打圈。像是怕被发现自己的企图似的又加了一句“毕竟你在这住这么久不是,我作为老板肯定会好感招待你的。”
        噢幸好自己是长租客啊,蔡徐坤捂住心口,大声地说“那你等我一下,一下就好。”
 
   
        蔡徐坤回到自己的房间,照了镜子,发型没问题,衣服没问题,嗯天气也好。确定一切都ok了,蔡徐坤才蹦蹦跳跳地下楼。在客栈门口,陈立农单手插着口袋在等待。看到蔡徐坤出来,陈立农才笑着说“你来了,上车吧。”阳光下的陈立农的侧脸好看的过分,每根睫毛都像染上金晖,蔡徐坤暗骂自己没出息,陈立农一笑就被迷的神魂颠倒。童话里人鱼公主遇到人类王子就心动,蔡徐坤遇到陈立农就沦陷。
 
  
        陈立农心情很好,因为他终于把蔡徐坤约了出来。他开着车带过不知道多少游客走过这条环海公路,几乎每天都在重复地介绍着每一个景点,再美丽的风景、再神秘的传说在复述里变得平淡无奇。蔡徐坤坐在副驾驶,望向窗外的眼睛里闪烁着好奇,陈立农就突然被赋予了新鲜感。
        蔡徐坤问起来“你好像很熟悉这条路。”
        陈立农答道“是今天的第一次。”
  
   
        作为一个兼职导游的客栈老板,陈立农有那么多可以用来高谈阔论的谈资,却忍不住跟蔡徐坤分享自己的糗事和小秘密。
        “我有一次载了一车的客人,在这条公路的上坡路突然熄火了,然后整个人都往后溜。”
         “啊?然后呢”蔡徐坤紧张起来。
         “然后我就急忙拉了手刹,停在陂中间都不敢动哈哈哈哈,那是我刚拿到驾驶证的时候。幸好路后面没有车,所以没出什么大问题。”
         “你没事就好。”蔡徐坤来到陆地上有点时日,但人鱼天性使然,他总是非常直接地说出自己的想法而不加掩饰。在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以后,蔡徐坤的耳朵才后知后觉地开始红起来。
        陈立农还想再逗他,就看到车前窗飘下雨滴,天气不如预期那样好,突然下雨了。
  
  
        看到雨滴落下,打在玻璃上变成一个雨点又滑落,蔡徐坤立马慌了。虽然是在车里他淋不到雨,但一旦下雨就不能保持人形了。
        “农农,你现在可以……开回客栈吗?”情急之下,蔡徐坤把自己私底下对陈立农的称呼脱口而出,也来不及做什么解释,他现在只祈求自己的鱼尾不要太快显形。
        “不舒服吗?那我们回去。”陈立农有些疑惑,但直觉让他也不想为难蔡徐坤地多问,就直接掉头到了回客栈的路上。
       
  
        车上突然变得安静,陈立农有些不知所措,他努力找到一点话题“你知道吗,刚刚那条路是不可以掉头,说不定我等下就要收到罚单了。”
        蔡徐坤却不回答,陈立农转头看向他时,发现蔡徐坤的下半身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一条金色的长鱼尾,本人正咬着嘴唇无助地低着头,尾上的鳞片随着蔡徐坤的呼吸也微微一张一合。感觉到陈立农的视线,蔡徐坤抬起头,陈立农才看到了真正的蔡徐坤。那是被深海藏匿过的永恒美丽,原本可爱的气质被舍弃,眼睛似乎含着雾气那样朦胧不可近,待定睛细看了,才发现是镶满了星星的璀璨。
  
  
         陈立农心里有个声音冒出来,“完蛋。”
  
  
  
 
  
  
  
        ps:我在旅游,更文是因为我在车上无聊,不更文是因为我在玩,不要催更我,溜了。
  

评论(59)

热度(7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