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skiy

现充

[农坤]望生

2500fo点梗来自 @春茶困困
 
    
 
        如若太阳是一种恩赐,巴格尔城受到的恩赐未免也太多。在巴格尔城,一年中有很长的时间都能接受到来自太阳光毫不吝啬的铺撒,红砖瓦房都因此印上熠熠发光的金晖。而所有人期盼的雨季却还没来临,空气中的水分远远不够,经过持续反复的蒸发,干燥和炎热,成为这个沙漠中心城市的两大酷刑。Leo踩在城里的沥青街道上,滚烫的温度就不适时地从脚底蔓延开来。
 
 
        但没有人能够否认的是,巴格尔城已经凭借着绿洲成为了国家的“心脏”,大约在五十年以前,城内滴灌技术的有力推行使得国家农业发展势头大好,农业自给自足是民众最喜闻乐见的事。Leo今年十四岁,是王朝最小的王子,今天不过是他第四十七次偷偷翻出宫殿的一天。
 
 
        Leo特地换了仆人的素服出来,这种素服取材于最下等劣质的棉麻布料,在民间最是常见。Leo是个容易出汗的体质,走在这样炎热的街道上,素服的不透气不透汗对他来说就显得实在不友好。但他没有选择,因为他之前穿自己的宫服出来后,非常快地就被城内的巡逻守卫发现并架回宫殿去了——还狠狠挨了父王的一顿骂。
 
 
        不行,再走下去要中暑了,Leo可不想他的宫外探险记就止步于此。然而当天气持续高温的时候,街上店铺并不每天营业,Leo穿过好几条街,终于找到一个可以乘凉休息的茶馆。坐下来喝上一大口玄米红茶,Leo才感觉自己有几分活过来的意思。过后再喝一口,就开始习惯性在心里挑剔嫌弃这茶的味道寡淡如水,甘淳不足。Leo在宫殿里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年纪在众王子里又是最小的,没有要继承王位的压力,跑出宫外感受人间烟火是他的为数不多的爱好之一。
 
 
        “我们王朝能存活下来就是个奇迹啊,我爷爷跟我说他像我们这么大的时候,国家连着数年遭遇暴旱,滴水不降。”Leo听到隔壁桌的几个年轻人凑在一起大声讨论道,语气十分夸张。
        “哇,然后呢然后呢?”对,然后呢?这时,有人问出了Leo心中的疑问。
        “然后,我们这个地方的气候本来就是降水少蒸发大嘛,沙漠里仅有的绿洲面积在那几年迅速缩小,听说最后只剩下一颗树了。”
         “你骗人的吧,要是那时候只剩一棵树,现在哪里来的绿洲。”
        “我没骗人,我爷爷说那以后巴格尔城就突然成为了拥有最多绿洲的地方了。”
  
 
        没有实据可考的历史传闻,真相沉浮于世人谈笑的话语之间,永不坠落。
 
  
        “你讲的这个东西就没意思,我倒是听说我们国王有个极美的男宠呢。”Leo听到隔壁的话题转换,面上不显山露水,实则开始侧耳偷听。
        “嘘,小声说,你哪里听来的这么猛的料?”
        “我在宫殿做巡逻兵的表哥告诉我的,宫殿靠近后山的地方有个悬空的花园在四层平台之上,由沥青及砖块建成,平台由很高的柱子支撑着,还有专门的灌溉系统。园中种植着各种花草树木,那个男宠就住在里面。”
   
    
         宫殿靠近后山的地方是禁地,Leo从小就被告诫过不许接近,如今却被勾起了极大的好奇心。
 
 
        当晚,Leo趁所有人不注意就偷偷跑到了传闻中的“空中花园”。今天下午在茶馆闲聊的人没有骗人,原来宫殿后面真的有一个立体造园。园底下的数十根大柱子藏匿在丛林里,从远处看,就仿佛看到了真正悬浮在空中的花园。
  
  
        “你怎么走到这里的,是迷路了吗?”Leo刚抬头,就看到一个穿着白色长袍的男人。男人有着一头松卷的长发,眉目是柔和而温柔的,脸颊边上坐落着一颗可爱的小痣。Leo自认见过不少美人美物,宫里的什么好东西都默认有他一份,但如今他却觉得就算全城的华丽宝石堆砌在一起,也比不上眼前这个男人的一颦一笑那样闪亮发光。Leo又是个极为挑剔的人,但这个男人的一切都如同造物主的精致手笔,无一处不美,无一处可挑剔。Leo不由地看呆了。受过沙漠阳光大风的人,绝无可能拥有这样一副犹如泡在牛奶里的雪白肌肤,Leo几乎当下就可以做出判断,这个人就是他父王的男宠。
  
 
        “我是August,很高兴认识你。”
        “我是Leo,是父王最小的王子。”这自我介绍有点莫名其妙,Leo私心里想着是,我是父王的王子,你是父王的……男宠,我们之间还存在着那么一点点微妙的联系。
  
   
         想要跟你亲近,是我的本能。
 
  
        “你就一个人住在这个花园里吗?”
        “还有一个厨师和一个仆人,但他们不会跟我说话。”换而言之,除了Leo,August可能已经很久没有跟人说过话了。
        然而并不如Leo想象的那样有什么豪华宫殿,跟着August走进花园,Leo发现里面只有一个小屋。想到August一个人住在这个花园的小屋里,他的父王也不知道多久才过来看一次。被安放在全城最舒适凉快的花园里却寂寞又无聊,Leo不由地想到被父王抛弃的那些女人,美丽无人问津。
        “我以后可以常来找你吗?”Leo认真地问道。
        “可是我这里没什么可以招待你的啊。”
        “这空中花园是全城最舒服的地方了,说好了,我明天也来找你。”
  
  
         我明天会来见你,后天也会,大后天也会,我有时间就马上见你,没时间就抽空见你,我的心永远指引我,去见你要跟你一起。
  
 
        “Leo,你好像又长高了,比我都要高了。”煮着红茶的August看着Leo说道。
        “我也想见识我的终极形态哎,不过过了成年礼可能就不会再长了。”这几年,Leo时不时就跑过来找August,却一次也没在空中花园见过自己的父王。August不主动跟他提父王的事,Leo也不想去说起,心里想着父王不来找更好,虽然说不出是哪里好。有时Leo顽皮被母妃骂了,跑过来跟August闹一闹,August就皱着好看的眉头,好脾气地哄着他又教他道理。有时候August在睡觉,Leo就跑到他床边说上一些悄悄话,August就悠悠醒来,揉着眼睛说“Leo你来啦。”
   
  
        有个人说他会来,所以我会等。
  
  
        “August,你怎么老闷在这花园里不出去啊,跟我出去玩啊。”今天不过是Leo第一百零三次拉August出去的一天。
         “好啊,那我先跟你讲个故事。”August略一思索,沉吟道。
         “你快说。”
         “大概是六十年前,这个国家遭遇了连年暴旱,极大的蒸发让绿洲的植物大面积地枯萎……”
         “然后?沙漠里只剩下最后一棵树?”Leo想起记忆久远的茶馆传闻。
         “对,剩下最后一棵树。那棵树成了精,他用了自己的力量扭转了当时植物不能存活的情况。他被国王视为守护神,安顿在一个空中花园里。他被隔绝人世,孤独又无聊。直到有一天,有一个男孩闯进了他的花园,也闯进了他的世界。那个树精给自己取了名字叫August。”
        “August你……”
        “我本身就是生命,但我没有意义。我的守护是漫长岁月的无趣,直到遇见你。”
        Leo愣了一下,随即上前拥住了August,给了他第一个吻。Leo跟August一起看过的星空最璀璨,一起吹过的风最舒服,一起见识过的街道最繁华,因为是Leo跟August“一起”。
  
   
        有人疑心,这是小王子Leo为了掩饰自己抢夺父亲的男宠作出来的故事。
        而更久以后的后人却发现了Leo的日记扉页——“这是希望,也是生命,是望穿秋水,是生生不息;是当我望向你。”
   
     
  
  
       
       
写在后面:
看到大家都在说童话故事,啊其实原意这是一个开放性结局。一方面可以理解为是树精守护神和他的小王子的故事,另一方面是只提到“去见你”和“你会来我会等”暗示了August被软禁,最后能够出去玩是小王子Leo拥有了一些权利。文的题目就是小王子日记——也许树精守护神是根本不存在的,不过是因为我跟你相爱是王室秘闻,有共夫嫌疑的人会被世人唾骂,所以我为你篡改春秋。这个就看大家理解了。

评论(36)

热度(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