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skiy

现充

[农坤]打赏爱情故事

沙雕脑洞
不要上升写手本人
   
  
  
        众所周知,每个CP圈都有那么一篇或是两篇镇圈神文。而Leo&August圈的镇圈神文有两篇——飞鸟集和玫瑰记,均产出自一个叫菜菜的写文大大。菜菜更新速度快,脑洞多,文笔好,引得无数人在他的文底下咆哮、流泪、吹彩虹屁。
 
 
         以上是背景。
  
   
         而今天,菜菜也就是蔡徐坤本人在下班后,收到了lofter的私信打赏开通邀请,本着试一试的心态蔡徐坤点击了开通按钮。完成打赏必要的支付宝认证后,界面倒是没有太大变化,蔡徐坤随意地看了看后就退出lofter去打了几盘游戏。
     
 
         “卧槽,菜菜老师开了打赏。”
         “真的假的,我超级喜欢菜菜老师的文呜呜,我要去打赏表一下心意。”
         蔡徐坤一开打赏功能,眼尖的人就立马把这个消息分享到了LA讨论群。
        “啊啊啊疯了,有人给菜菜打赏了520。”
        “???”
        “??惊了??”
        “真的呀不信你们去看,一个id叫超级农农的人。是我们群里的吗?”
        “不是,我刚刚查找了群成员,没有这个人。”
        “太神了吧。”
    
 
        等到蔡徐坤看到群消息,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的事了。他没有收到lofter的通知,等他看到的时候主页明晃晃地显示着“打赏总榜第一,超级农农¥520。”,蔡徐坤就感觉自己有些头痛。
        蔡徐坤已经上班一年了,在LA圈写文不过是他的个人业余爱好。开打赏功能的时候,蔡徐坤也没想着要赚钱,不过图个开心好玩参与一下lofter的内测罢了,哪里想得到会有人一下子打赏那么多。他急忙私信这个“超级农农”,像产房外的丈夫等待孩子一样等待超级农农的回复。思绪在等待过程中一飘千万里——啊要是对方要求他填坑他也认了,吃人嘴软拿人手短的。
 
 
        可是没有,蔡徐坤发出的消息就好像石沉大海,得不到回复。
 
 
        菜菜老师有在生气,后果很严重。一直默默追文的其他小透明大透明都发现,菜菜老师更的最新一章出现了一个新人物——是一位不知名只打赏不留名的粉丝。没有详细明说,但想必大家都知道是那位沉迷菜菜老师美貌(划掉,并一掷千金的“超级农农”。


        “超级农农等3人向你进行了打赏,快去钱包数钱吧!”lofter突然不像以前那样延迟通知,蔡徐坤都感觉到有些不习惯。
        好家伙,又是他。
        其他人略表心意地打赏个6.66或是2.33,蔡徐坤不觉得受之有愧,但是这个超级农农居然又打赏了520,蔡徐坤只觉得有问题。
   
  
         “啊菜菜大大,之前一直没发现有私信功能,学习太忙了,上lofter也是只为了看你的文。没有想到你会私信我,没及时回你真的不好意思。”
        看着私信里发送过来语气诚恳的几句话,蔡徐坤想生气都怀疑自己这样是不是有点无理取闹。不是没有听说过会有那种前脚打赏后脚催更的粉丝,但蔡徐坤面对的这个只打赏不出现的粉丝倒还真是闻所未闻。点进主页一看,喜爱的全部都是他的文,关注列表也只有“菜菜”一个。蔡徐坤叹了口气,开始了跟这位“粉头”的对话。
  
  
        “你打赏那么多干嘛,我很紧张。”
        “我在准备考研了,压力大的时候就上lofter看看您的文,很感谢您,这是一点点心意啦。”
        蔡徐坤顿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开启了新的俗套话题“你是哪里人啊。”
        “我?……是蔡老师的人”
        隔了几秒对面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但lofter私信没有撤回功能,蔡徐坤盯着屏幕感觉到脸开始发烫“你怎么知道我姓蔡?”
        “我不知道啊,输入法打错了。”
        写手善于塑造人物,通过这段对话,“超级农农”的形象在蔡徐坤心里也就变得清晰了一点,大学生,准备考研,性格直球,嗯且多金。
        “哦哦你问地方啊,我是台湾人啦,现在在北京读大学。”
        同城,很巧嘛。蔡徐坤心里开始期待跟这个小粉头的见面,随即心情愉悦地眉毛上挑,迅速在键盘上敲字“我下个月在xx有漫展签售,你过来,我给你留前排。”
        “好。”台湾人惜字如金。
        “不要再打赏了。”湖南人不忘叮嘱。
        “好。”
 
 
         漫展签售会这天人山人海,蔡徐坤坐在签售台东张西望,左顾右盼,也不知道哪个才是是自己的沙雕粉头。还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拿出手机问,菜菜老师感到很是忧愁。
        “菜菜老师可以to签吗?”一个很好听的声音在对面询问蔡徐坤。
        “可以呀,你要签什么。”蔡徐坤懒洋洋地回答着,余光还在搜寻可能是“超级农农”的人。
        “就签to 超级农农吧。”
         蔡徐坤猛地抬头,看到了一张流氓兔本兔的脸正笑容灿烂地看着他,心跳就不争气地加速。
   
  
         “wait me。”蔡徐坤对陈立农做了个嘴型,他相信这个直球一定能看懂。
         陈立农心情激动地手足无措,心里想的是,啊我超喜欢他的,然后居然可以那么近地看到他,他还叫我等他。超级农农在线晕倒。
 

         “去吃饭吧。”蔡徐坤搞定签售会的事后刚好是饭点,就急忙跑出来找一直在等他的陈立农。
        “我要怎么叫你?”蔡徐坤突然想到这个问题。
        “我叫陈立农,你可以叫我农农。”
        “噢,我叫蔡徐坤,你可以叫我坤坤,当然也可以叫蔡蔡啦。”
 
 
         蔡徐坤平时吃的很多,但今天跟陈立农一起却吃的很少。他很意外地发现,这个本来在他看来只会打赏的多金粉丝,对他的文章里的一些情节有很深刻的理解。甚至可以从中准确猜测到他的书单,和一些个人经历。
         知音难觅,交谈甚欢。直到陈立农的老师的夺命连环call来临。
         蔡徐坤都五十厘米能听到电话里面是怎么样的河东狮吼“陈立农,你的论文还不改!!!”蔡徐坤感觉到有些不好意思,之前陈立农也跟他提过自己学习繁重要考研,他却忘记了这件事,还把陈立农拉过来漫展。
        像是把他的心思看的通透,陈立农安慰道“没事的,能够跟喜欢的人一起吃饭很幸福。”
        “喜欢……的人吗?”蔡徐坤愣住。
        “是啊,喜欢的人。”
 
 
        蔡徐坤很久之前来陈立农的大学开了一个小型的写作演讲,底下的人听得几乎要睡着,陈立农却越听越有兴趣。最后他辗转几番,找到了蔡徐坤的lofter账号。
      
  
        鼓励,是为了更好的创作。
        打赏,是为了跟你谈恋爱。
          
  
       

评论(62)

热度(6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