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skiy

现充

[农坤]七宗罪1

农×七个坤
脑洞产物
he预定
 
  
    
        这是陈立农第二次来听蔡徐坤的课。公选课的教室里坐着很多学生,陈立农穿着红色的卫衣,简单的深色牛仔裤配运动鞋,看起来就像一个真正的大学生。他坐在最后一排,借着前排的人数阻挡优势,在观察讲台上侃侃而谈的蔡徐坤。如果不是带着任务在身,平心而论,蔡徐坤的确是音乐学院不错的声乐老师。
  
  
        但根据陈立农所得到的资料显示,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笑起来还有点腼腆的蔡徐坤并不是善茬,他是七宗罪之首的——Gluttony暴食。
   
   
        历史卷宗里记载,人有七宗罪,罪行按严重程度递增依次为傲慢、嫉妒、愤怒、懒惰、贪婪、淫欲和暴食。各种罪行环环相扣,有其一便有其二,以至于发展到最后,罪念化身成人抵达人世,勾引出更多千奇百怪的恶行,威胁性就变得更大。这是声称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背后的时代,魔幻现实主义不仅仅存在于书本电影,也藏匿于普通人不能探知的真相里。事物产生总有一点相对的道理,有造罪者沉浮于世便有斩罪人极力反抗。陈立农,代号——Leo,是这一代被上级赋予了殷切希望的斩罪人。
  
  
        收集七宗罪全部的个人信息是非常困难的事,他们可能幻化成任何一种身份,可能是老师,可能是演员,可能是工人,甚至可能是医生。人类的诞生伴随着原罪的诞生,七宗罪是人类的罪恶,也长着最接近人类的模样,某种程度上来说,七宗罪其实长得跟正常人并无二致。岂止以来,当局在各种案件里收集到最多的信息都是关于暴食Gluttony的,作为七宗罪之首,暴食Gluttony欲望膨大,能吞食万物。对食物、对安逸、甚至对美好事物都贪得无厌。
  
  
        如果不是因为其他六罪的信息留白到令人头疼,陈立农也不会被指派到来接近蔡徐坤。
        “观察、收集信息是你对着暴食Gluttony最主要的任务,我们在你后槽牙装了警报器,有遇到危险情况就用力地咬,我们专门备了小队,会根据定位赶去给你支援。”上级给的提醒还在耳边回响,陈立农低头看表,还有一分钟下课。
   
  
        “蔡老师,我这部分没有听懂,你可以解释一下吗?”下课铃一响,陈立农就看到有一堆学生跑到台上去请教问题。
        “是这里吗?”蔡徐坤的声音有些软糯,即使被堵着不能提前下班也不恼,耐心地听每个学生的发声,然后重复地做示范给他们看。
        等学生们都散去,蔡徐坤仿佛是刚注意到站在后面的陈立农“啊,你也要问问题吗?”
        “啊,是的。蔡老师没有空吗?”陈立农挠挠自己的头,做出一副很为难的样子。他眉眼下垂的样子最是无辜,欺骗性的小动作也不知道能不能瞒得过眼前人。
        “没什么啦,就是我有点饿,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吃饭,然后我再给你讲?”蔡徐坤看着陈立农,笑得很不好意思。陈立农只觉得他这个人说什么话都有点撒娇的味道。
        “好啊。”能够近距离观察暴食Gluttony的进食状态,陈立农简直求之不得。
  
  
        最终蔡徐坤熟门熟路,挑了一间大排档跟陈立农坐下,“老板,来一打啤酒。”
        “蔡老师,你是要喝酒吗?”
        “喝一点嘛,在外面不准叫我老师了噢。”蔡徐坤嘟嘟嘴,似乎是对陈立农感到颇为不满意。
        “那叫你什么?”陈立农心里好笑,难道可以直接叫你Gluttony吗。
        “叫我坤就好了。”
        “好,坤。”其实叫什么对陈立农来说无所谓,七宗罪化成人形在世间有过无数的名字,今天可能叫蔡徐坤,明天可能就是李徐坤或是张徐坤,不过是伪装的更像人类的一个面具罢了。
    
   
        如果陈立农之前还对情报信息有过怀疑,觉得蔡徐坤不是很像暴食Gluttony。现在已经完全打消了这个疑虑。蔡徐坤推他喝了一瓶啤酒,剩下的全部自己搞定。点了起码是十人份的饭菜,种类多的陈立农数不太过来,他没吃多少,蔡徐坤倒是一个人把它们吃的一干二净。
        “胃,是离心脏最近的地方,吃饱了,才有…才有安全感。”蔡徐坤已经喝醉了,指着陈立农的鼻子戳戳按按地在咆哮。完了开始用筷子敲着碗,打着节奏唱起了shape of you。
        “老板,买单。”陈立农被逼无奈,只好选择结账带这个吃得饱足的醉鬼走。
        “你好,一共是2495元。”
   
   
        “蔡老师?蔡老师?你家在哪里?”上了的士,陈立农轻轻拍着蔡徐坤的脸问道。
        “都说了,不要叫我老师,你好烦啊。我家在学校后面的公寓啦,a栋…还是b栋的404。”
         最终通过公寓门口保安的登记册,陈立农知道了蔡徐坤住在a栋。也顾不得保安审视打量的目光,陈立农把蔡徐坤公主抱起来走进了他家。
     
    
        这个公寓很小,一进来就只有一个小沙发和电视,没有厨房,床也很小。装修很简单,也没有特别的家具装饰,暖白色和橙色的主色调看起来有温馨的感觉。想到蔡徐坤就一个人住在这里,陈立农还是觉得很难想象。
        “呕…”陈立农还在抬头观察公寓的结构,就看到蔡徐坤突然从沙发上起来,跑去厕所呕吐。是了,暴食后的一大常见症状就是呕吐,吃多少呕多少算是运气好的那一类,运气不好的一类,会把胆汁胃液都一并呕出来。
        “你还好吗?”陈立农敲着厕所的门问道。
      
    
        回应陈立农的,只有越来越大的呕吐声。
   
   
        过了很久,蔡徐坤终于从厕所出来。似乎是累极了,一出来就趴倒在陈立农怀里。陈立农把蔡徐坤小心翼翼地抱到沙发上,才发现蔡徐坤的眼睛已经变成了通红的血色,手臂上也开始冒出一些棕黑色的绒毛。
        “坤?”陈立农不确定地喊了一声。
        “啊还是给你看到了,很丑吧,这副样子。”
       
     
        “你听说过一个神话故事吗,龙生九子,第五个就是饕餮。”蔡徐坤突然翻过身,特别认真地看着陈立农。他血色的眼睛在客厅不太明亮的灯光下显得别样地妖魅,陈立农想,原来一个人的前后气质相差是这么得大。
        “没有。”陈立农隐约猜到蔡徐坤要说什么,随即却摇了摇头。
        “安全感不完全的人会试图自己填补,暴食带来的短暂性满足,对我来说拥有了反复咀嚼的意义,即使后遗那么难受。”蔡徐坤自嘲般地扯出一个微笑。顿了顿,才继续说道“你是知道的,你就是知道了,才会来找我。”
        陈立农不知道自己是哪个细节暴露了身份,他牙齿一动,就准备要咬下那个后牙槽。
   
   
        “别怕,我不想害你。相反,我希望你能帮我,帮我终结我的生命,你能做到吗?”蔡徐坤带着恳切的请求询问道。
        “终结生命?”陈立农只觉得有诈,咬下了后牙槽的警报就开始紧张地流汗,他要尽力地拖住尤长靖,起码拖到支援小队来到。
       “你是斩罪人吧,跟七宗罪是命定的敌人。”跟我也是命定的敌人。
       “但是我们七宗罪不只是七个罪名,也是七个人。我们是被罪选择的人类,也会拥有自己的继承人,但是在继承人苏醒之前,这个罪就是不存在的。所以七宗罪之间的势力此消彼长,并不是你们以为谁是榜首就是榜首,我是暴食Gluttony,但我也是蔡徐坤。”
        “你说的是真的吗?”陈立农还在流汗,不是没有试过斩罪人被七宗罪欺骗反杀的事故,他身体紧绷,随时准备投入战斗。
   
    
        蔡徐坤不答话,突然以极快地速度扑向陈立农,应激反应下陈立农拔出了藏在后背的小刀。小刀涂满了烈性剧毒,不一定能杀死七宗罪,却能让这个肉身腐烂。但如果是蔡徐坤的说法,那么七宗罪幻化成人的那一套应该是假的,杀死了暴食Gluttony,也就杀死了蔡徐坤。
        陈立农做好了同归于尽的准备,在近身搏斗的时候暴食Gluttony要杀他轻而易举。但是没有,蔡徐坤像是得到了最满心期待的礼物,虚虚地把手挂在陈立农脖子上,露出满足的微笑。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
        “Leo。”陈立农愣了一下,看着蔡徐坤眼里的红色在消退。
         “我是说,中文名。”蔡徐坤皱着眉头,似乎是对这个回答颇为不满意。
         “陈立农。”
     
   
         “Gluttony?”陈立农感觉到蔡徐坤的呼吸越来越弱,流出来的血都是粘稠的黑色液体。
        “你好烦啊,都说叫坤啦。”说完这最后一句,位列七宗罪之首的暴食Gluttony就这样安详垂下手,死在了陈立农的怀里。蔡徐坤知道自己是暴食Gluttony,但是他也希望陈立农记住自己原本的身份。
   
    
        我们天生敌对,理应如此。
    
     
   
       (未完待续

评论(40)

热度(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