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skiy

现充

[农坤]离岸风5

脑洞是我的
追星农×爱豆坤
   
    
         1  2  3  4
     
     
        人跟人的快乐很容易相通,像小鱼汇入河流就可以一起游泳。但现实里的苦难却有千百万种,人经受过不同程度的捶打撞击,就会长成完全不一样的形状。
   
   
         蔡徐坤敲了两下隔板,但没有听到他跟陈立农预定暗号里的回应。颤抖着的手缓缓地垂下,蔡徐坤有些委屈,但更多的是噩梦过后回忆过去的恐惧,他侧着身子蜷缩着成一团并抱住自己的膝盖,企图得到一些安全感。蔡徐坤一直是骄傲的,他从不想示人的那些偶尔脆弱,在封闭舰艇里被海浪冲开保护壳,闭上眼的瞬间眼泪就不争气地滑落下来。果然,是睡着了吗。
        “咯、咯、咯”的声音突然清晰地传达进蔡徐坤的耳朵里,蔡徐坤愣住了,又才听到稍稍重一点的“咯、咯、咯”,一声不差。
  
 
         陈立农翻身下床往外跑,远远地就看到甲板上瘦弱的蔡徐坤一动也不动地倚靠在栏杆上。这样的场景应该重复过好多次,他总是能撞到在甲板上吹海风的蔡徐坤。但这次看到的蔡徐坤,身影摇摇欲坠仿佛不胜海风的吹打。陈立农敏锐地感觉到蔡徐坤情绪的不对劲,又加速轻跑过去了,就猝不及防地看到蔡徐坤眼眶里的泪。
        “怎么了。”陈立农微微欠身,压低了自己的声音,尽量温柔地询问道。
        “我……以为你睡着了。”
        “是睡着了啊,但是我是贴着隔板睡的,所以翻过身来敲的时候就会有点难。”陈立农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他有想过蔡徐坤说不定只是随口一说,但还是忍不住去认真对待。如果真的有那种时候,蔡徐坤无聊或者亢奋,有趣或者难过的时候,陈立农就能够通过暗号第一时间抵达。
   
   
        蔡徐坤眼泪收回去了,正凝视着陈立农的眼睛。他遭受的没有来由的反复视奸骚扰,打着喜爱为名义在暗处心机重重的目光,不能说也无法被理解的心理恐惧,都让蔡徐坤暗自怀疑过这个世界的巨大恶意。
         但还是这个世界,却依然有这么个人,他们才互相认识不到几个月,在轮休的时候会一起看海,暂且称不上什么挚交好友。蔡徐坤一句颇有开玩笑性质的话,陈立农就实实在在的放心上。想象着陈立农贴着隔板睡觉的样子像随时准备被“召唤”,蔡徐坤就涌上一股强烈的感动。
   
    
        如果是你,我会永远相信这个世界的善意。
   
   
        蔡徐坤很少像现在这样保持直视陈立农,脑中闪过他们第一次见面陈立农被罚跑步然后陈立农大声地自我介绍,他们半夜蹲在救生器材后面蹲巡逻兵,陈立农偷偷用物料室的冰冻了啤酒然后递给他。舰艇上的训练内容重复又单调,说是有打靶训练但也因为海上限制进行得很少,下海游泳又基本等于自寻死路,这种环境里不靠岸的人滋生无聊比滋生细菌更容易。
        可是蔡徐坤日复一日的索然无味里,偏生得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开始是很小的,不足够引起他注意的,然而这些破碎细小的细节在蔡徐坤脑海中最终拼凑出完整的陈立农,然后就变得越来越清晰。
        
        
         蔡徐坤自认表达能力不错,此刻说出来的话却开始颠三倒四,逻辑不通。
        “嗯然后呢。”陈立农最后直接把蔡徐坤裹进自己怀里了,蔡徐坤出来的时候没有拿外套,就顺着这个来的有点突兀的拥抱汲取一些温暖。
       
   
         不说不问背后的突然接近,是无数次心理建设下的铺垫。
   
   
         话匣子打开了就很难合上,蔡徐坤太委屈了,他在光鲜亮丽里的美丽表象维持了太久的假笑。一开始愉快但逐渐被框定无法得到改变的人设,为了他个人信息保护而越来越限制的隔绝,大量的训练和强度高的通告,害怕被别的人比下去无限的惶恐,一切一切,从他今晚做的那个梦开始,就勾的他瑟瑟发抖。
  
  
        “你很好,已经做的很好,我一直都知道。”陈立农一下一下摸着蔡徐坤的头说道。蔡徐坤剃过的板寸太长时间没再打理,长出一点毛绒绒的触感,传达到陈立农的手心。陈立农揉着这个靠在他肩上的小脑袋,决定说点实话。
   
   
         “其实我是你的粉丝。”陈立农说完顿了一下,但蔡徐坤似乎没有特别反应,若有若无地“哼”了一声,陈立农就继续往下说。
        “我扛着相机去过你见面会的现场,买过你的专辑杂志海报,也为你学会了打榜做数据拉票。这些是我没真正遇到你的时候做的。我一开始看到你,我特别紧张,但是我又总是觉得自己特别幸运,怎么这么巧就跟你一起服役。”
        蔡徐坤从陈立农怀里抽出来一点,才闷闷地说“你不早说,那我就注意一点了。”
        “不,幸好是我没说。我才真正遇到你,我见过舞台上你最恣意的模样,我很喜欢也为你着迷。但现在我也看到你现实里更真实的一面,我还是很喜欢。你怎么样我都很喜欢。”
        “骗人。”蔡徐坤脸红了。
        “不会的,我绝不骗你。”
 
 
        “显然我没有当过偶像,只是一个小小的粉丝,你的难受我可能没法感同身受。但是我会有一样程度的心疼。”
        如果生活的苦难把我们捶打成不一样的形状,我依然可以跟你相拥。
   
    
        蔡徐坤得到了掌声、鲜花、名气、金钱,牺牲了他的身体健康、交际圈、个人空间,甚至牺牲了他爱上一个人的可能。他知道有些东西自己已经不能奢求,人生应该有舍有得,蔡徐坤某个时候安慰自己很有一套。
        但陈立农跟他吹着海风,拥抱着他,告诉他,不厌其烦地一遍又一遍,“人间不值得,你值得,你值得最好的,因为你就是最好的。”
    
   
 
 
        

评论(46)

热度(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