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skiy

现充

[农坤]巧克力奇遇

沙雕脑洞
感谢我最爱的@AUO
    
  
  
    
        陈立农爱吃巧克力,这不是什么了不得的秘密。他曾在大厂的采访里cue过几次,粉丝名也差点定为“巧克立”,提到巧克力味的脏脏包还是会心痒难耐。所以昨天在机场的时候,没有拒绝那个粉丝的礼物。其实公司有警告他们,不要随便收下粉丝的礼物尤其是食物,因为某种程度来说,食物会难以保证有没有放了奇怪的东西。
 
 
         欸,拜托,这是巧克力哎,怎么拒绝得了。陈立农撇撇嘴,趁助理转身去弄登记手续的时候,就悄悄地接住那盒巧克力。
  
  
        现在是半夜,陈立农没有睡着,跑去练习室练习后,反而感觉到肚子饿的难受。点外卖或是自己煮都不太现实,想起来包里的巧克力,陈立农不得不佩服自己说时迟那时快的机智。就轻手轻脚上楼推开房间门去拿包,同寝室的蔡徐坤向来浅眠,陈立农也怕打扰到蔡徐坤休息。
 
 
        那是一个带着镂空花纹的小铁盒,陈立农打开来后,看到每一颗巧克力球都被带有数字的锡纸包住。上面覆盖着小卡片,展开一看“祝超级农农:天天开心,你永远都是我们的小孩。Euskiy上。”陈立农收好了小卡片,拿了一颗写着数字“2”的巧克力球吃下。是熟悉的牛奶巧克力,入口即化的丝滑让陈立农颇为喜欢。可惜热量太高了,本着偶像的自我修养,陈立农没有多吃。
  
  
        186/2=93!
  
 
         吃了巧克力陈立农倒是没忘记刷牙,一步一步走进浴室,没有看到背后的窗外月光照出他的影子,比往常都更短了。
 
  
         “起床了起床了!”第二天早上,才六点钟,不知是何原因如此亢奋的Justin,拿着客厅的麦就对着楼上还在睡觉的八个队友“温州吼”。
        “Justin又干嘛啊。”陈立农昨晚太晚睡,困的眼睛都打不开,翻身下床想把脚窜进拖鞋才发现,自己的腿长根本够不到地板。疑惑地伸出手,才发现自己全身都明显缩小一号。
        “农农?”队长蔡徐坤换好衣服从浴室走出来,只看到一个穿着陈立农睡衣的小瓜皮头坐在床上。陈立农的衣服一向比较宽松,套在小孩子身上短袖衫都变成七分袖,显得十分别扭。
         “啊啊啊啊啊坤坤我变小了。”小瓜皮头抬起头来,可不就一张酷似陈立农的脸。
  
  
        变小真的太不方便了,陈立农拖着不合适的拖鞋,两只手提着松松垮垮随时掉下去的裤子,艰难地走进浴室了,才发现自己的高度只够在镜子里露出半个额头。
        “我抱你吧。”蔡徐坤不放心地跟着陈立农去了浴室,就看到陈立农挤完牙膏,对着跟自己差不多高的洗手台哭丧着脸。
        太羞耻了,因为够不到镜子被队长大人抱着刷牙,陈立农觉得一点也不man不帅不有型。
        “认真刷,你又不重。”感觉到陈立农想要随便刷刷牙的意图,蔡徐坤恶作剧般地捏了捏陈立农的脸。唔,手感极好。
        
   
         “我的?巨农呢啊啊啊啊。”范丞丞看到蔡徐坤抱着陈立农下楼的时候已经非常疑惑了,等到陈立农转过头来,就开始抱着头咆哮。
         “Crazy man。”林彦俊湊上前来,确定了这个小孩子是陈立农本人,不禁发出感叹。
         其实陈立农一点也不想被蔡徐坤抱着,虽然蔡徐坤身上有好闻的香味,虽然被抱着还挺舒服,虽然他也挺喜欢蔡徐坤的,但是这,人设都崩塌了立农,完蛋完蛋完蛋ne。然而陈立农并没有选择的机会,因为他不被蔡徐坤抱着的话,他的裤子就很快会自己掉下来。
        “你们别动他,让他自己说。”蔡徐坤拍走了小鬼企图凑过来捏脸的手。
 
  
        “我好像是因为,吃了一盒巧克力。”陈立农被放在沙发上,才顿顿地说道。
        “一盒?巧克力!”尤长靖的重点完全偏移。
        “也不是一盒,就是一颗,在机场粉丝送的。然后我昨晚很饿啊,就吃了一颗就这样了。”
        “那盒巧克力呢?”Justin举起手。
        “应该在上面?”陈立农表示不知道。
       
   
         等到王子异从房间桌面拿到了巧克力下楼,陈立农问道“卡片呢?”
        “没看到有卡片。”王子异摇摇头。
        奇了怪了,自己昨晚明明把小卡片放在了巧克力的下面垫着,今天就没有了。
        “我们要分析一下这个巧克力的成分吧。”朱正廷取了一颗写着“4”的巧克力球出来。
        范丞丞和Justin好奇地冲上去拆开来看,结果Justin一个摆手,就把巧克力拍到了蹲在桌边的陈立农打哈欠的嘴里。
        吧唧,吧唧,巧克力?
  
  
        186/4=46.5!
  
 
        其他八个人都惊得捂住了嘴,他们很快知道了巧克力锡纸上的数字代表的含义。大概是巧克力除法运算法则,陈立农变得更小了。看起来只有两三个月婴儿那么大,但是脸也只是相对变小,精致地像橱窗里的SD娃娃。
        蔡徐坤吧坐沙发的陈立农一把抱起来,本来还套在腰上的裤子底裤就瞬间掉下来。
        “啊啊放我下来。”陈立农奶声奶气地咆哮道。
        “好。”蔡徐坤把陈立农放下来了,手还不放心地牵着陈立农肉绵绵的小掌。
        这次变得也太小了吧,陈立沮丧地发现自己刚伸腿就踩住了自己的衣服,略一不稳就要摔倒了。蔡徐坤及时扶住陈立农的小身子,也不说话,四目相对的感觉有些滑稽。
        “好吧,坤坤抱我。”陈立农心里叹了口气,大丈夫能屈能伸,这只是暂时的,对暂时的。
   
  
         “坤坤,我去洗澡了!”今天没有通告,陈立农穿着朱正廷和尤长靖外出特地买的婴儿连体衣,在九人宿舍里到处乱跑,跑得满头大汗。
        “自己洗?”陈立农变小了,按理说应该是队员一起照顾他的。但蔡徐坤也不多说,就默默地把陈立农归为自己的照顾范围。开玩笑,陈立农不变小的时候就已经很可爱了,这下可爱的直接犯规的小陈立农,怎么能假手于人照顾。某男团队长兼center小蔡根本不觉得自己的占有欲有问题。
        “当然要自己洗。”陈立农裹着小毛巾,头也不回地走进浴室。
        蔡徐坤也不着急,就坐着等陈立农求救。
        “啊坤坤,我被淹了。”果不其然就听到陈立农从浴室传来的声音。
       
  
        陈立农发誓自己真的是迫不得已,身子根本够不着浴缸的底部,蔡徐坤就托着他的手让他浮起来。那盒莫名其妙的巧克力,让他体验了一把做小孩子的感觉,也让他在生活里突然有了诸多不便。比如现在,蔡徐坤脸被浴室里的雾气蒸腾地有些不清楚,他偷偷瞄一眼,再一眼,就觉得心跳不可抑制地在加速。
  
    
        蔡徐坤帮忙擦干陈立农的身子的时候,陈立农的小手就一直挡着重要部位不肯放。
        “哎,那么小有什么好挡。”
        “呜呜,蔡徐坤你欺负人。”陈立农好生委屈。
        其实蔡徐坤看到了那张被大家遗落的小卡片,此刻也好脾气地哄着陈立农,“怎么会呢。”你呀,永远是我的小孩。
    
   
        “坤坤早上好。”第二天一睁眼,蔡徐坤就看到床边一个熟悉的笑容。
        “变回来了?”还是这么可爱唉。
        “大不大?”陈立农恶意地环住蔡徐坤,用某个重要部位蹭着他。
   
  

评论(67)

热度(6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