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skiy

现充

[农坤]赏味期限

abo也清水
也许会有后续
         
    
后续  点这里
    
     
   
     
    
        陈立农17岁生日的时候,迎来了他的第一次发情期,烧退过后他不负父母期望地分化成了Alpha。
   
   
        国家范围内的Omega平权运动已经推行多年,在政策法规等各个方面都对原本相对弱势的Omega有一定倾斜,Omega也依托着科学技术的快速发展,开始使用便宜有效的信息素屏蔽贴或是抑制剂。虽然AO平等在当代已经成为了既定事实,但陈立农的父母还是希望,他能分化为传统意义上无论是体格还是能力方面的强者——Alpha。
   
   
        强者,陈立农对这个说法弃之以鼻。他不认为分化成Alpha就天生高人一等,同样的,他也并不认为作为Omega就只能逊色几分。生活又不是朋友们私下传阅的那种种马小说,Omega因为发情期不得不被信息素左右,而后被Alpha诱奸的剧情走向,已经烂大街了。
   
    
        但老天跟陈立农开了个很大的玩笑,他确实有成为种马的天赋,即使他不愿意。
     
     
         陈立农跟其他Alpha都不一样的是,在这个Omega把屏蔽贴当做第一件衣服的年代里,他依然能感觉得到周围的Omega发情。新闻中报道过的,本该对Alpha百分百有效的屏蔽贴对他却不管用。陈立农不能穿过屏蔽贴闻到Omega的信息素,却能像雷达一样,准确无误地探测到周围有无Omega发情。发情期的Omega会使得他的信息素本能地波动,几次过后他大概了解到波动强度跟距离有点关系,就颇有先见之明地溜之大吉。
    
  
        直到他午休的时候发现蔡徐坤。
  
 
        他一直以来暗恋的人,就这样软趴趴地倚在桌边小口小口喘气,棕黄卷发下的小脸潮红异常,眼眶里还攒着些许朦胧的泪,被咬破的嘴唇显得更加鲜艳欲滴。陈立农艺术鉴赏能力不怎么样,却更愿意相信自己是看到了走出名画的人。
  
  
        “走开,走开啊……”蔡徐坤看到来人顿时慌乱,他刚刚发现抑制剂已经用完,后脚就遇到同班的一个Alpha,蔡徐坤想要逃离这危险的课室,却浑身使不上力气。
         “我……我帮你去跟校医拿抑制剂。”陈立农已经感觉到,自己的信息素因为蔡徐坤发情而波动了,这种波动比他以往任何一次遇到发情的Omega都来的汹涌。AO之间的天然吸引合理但还算是可控范围,17岁的少年人还没学会的是,怎么克制那些没说出口过的喜欢。
        “没用的,我刚打电话问过,没人上班。”蔡徐坤本来已经做好了准备,独自熬过漫长艰难的发情期,却不巧被陈立农撞见自己这样。看着陈立农一步一步向他走近,蔡徐坤闭上眼,强迫自己去接受接下来的事。
 
 
        但预想中的重压没有实现,屏蔽贴的上方的一小块腺体被陈立农俯身咬破,这个跟他几乎是陌生人的同班Alpha好心地给了他一个临时标记。
 
 
         “谢谢你……”来自Alpha信息素的注入,让蔡徐坤感觉到所有不适都在消退。
         “好好休息,我……我走了。”屏蔽贴隔绝了陈立农对蔡徐坤的信息素的感知,咬破腺体的时候他只能感觉到一些血腥味,心里却莫名地觉得是甜的。陈立农的天赋让他能够迅速地发现蔡徐坤的异常,但他对蔡徐坤是怀着珍视和尊重的,无论对方是不是Omega,都只是他喜欢的人而已。幸好自己还不能感知到发情期Omega的信息素,不然,可能就要酿下大错。
  
    
         蔡徐坤以前没有注意过陈立农,但意外被临时标记后,就开始忍不住地偷偷关注他。这个人原来也很高,大概比自己还要高个三四公分,但好在不会特别瘦。上完体育课陈立农总是满头大汗,习惯性用衣服擦汗的时候,蔡徐坤如愿看到了他的腹部,没有腹肌,甚至没有一点特殊的线条。很多Alpha会特地去举铁,势必要练出漂亮的肌肉来充显气概。而陈立农的身板晃荡在宽大的校服里,完全是赏味期限里的青涩抽条的美感,就足以吸引蔡徐坤。陈立农跟很多Alpha不一样,临时标记后蔡徐坤就知道了。但余下的那些性格特征呢,他也会对其他Omega这样温柔礼貌吗。
 
 
        屏蔽贴是个好东西,蔡徐坤这样想道。被临时标记后他的信息素融合了陈立农的味道,原本稍显甜腻的玫瑰混入了乌龙茶的清香,他身上有陈立农的味道,这是连陈立农都闻不到的秘密。信息素的入侵并不让蔡徐坤觉得被冒犯,他爱上了运动,爱上了出汗的感觉,玫瑰乌龙的味道让他安心,那是他被保护的证据。
   
  
        蔡徐坤能感觉到自己的信息素还在变化,玫瑰的成分越来越大,乌龙茶的比例越来越小,他可能要又一次发情了。
 
 
         但世界上真的有这么多巧合吗?陈立农为什么总是能出现在自己发情的时候呢。蔡徐坤看着陈立农的眼睛,不是很大,带着一点下垂的弧度,看起来会有点无辜。他不想再去找什么劳什子抑制剂了,伸出手扯住陈立农的校服领带,他在索要一个临时标记。
 

        明明发情的是蔡徐坤,陈立农却觉得自己的处境变得很危险。他有意识地用自己的天赋在找发情的蔡徐坤,想要出现在他最需要的时刻。但却不敢也不会做更多,话说的不多,也学不会聪明一点来避免心跳加速,蠢笨至极。蔡徐坤完全不能意识到他发情的时候的模样有多么让人心动,陈立农礼貌又克制着“那我标记咯。”,随即像上次一样咬在蔡徐坤的腺体上,做的干净利落,像是在履行什么必要的义务。
 
  
        乌龙茶醇厚香浓,像陈立农本人一样温柔稳重。蔡徐坤稳定下来却突然想,临时标记意味着一个赏味期限,玫瑰乌龙像某个店里限定推出的饮品,过后就不再有。但蔡徐坤觉得还不够,他想要的显然要更多。陈立农在等他说话,只要他一句“可以了,谢谢你。”这个烂人就会当做什么都没发生的转身离开,帮助他好像是理所应当的事,一个好人的自我修养而已。
 

       于是蔡徐坤没有说话,扯住陈立农的校服领带跟他热吻。一开始的目的就不是浅尝辄止而已,蔡徐坤霸道地在陈立农的嘴唇里探进自己的舌头,仔细地扫过牙床,满意地看到陈立农瞪大了眼睛,双手也兴奋地缠上陈立农的脖颈,以一个及其缠绵的姿势。陈立农没有接过吻,这种梦里梦到都不敢告人的事情太过刺激,试着回应的更让他感觉血液倒流。蔡徐坤低垂的睫毛太长,刺到他痒痒的,心里就软的一塌糊涂。
  
 
        “陈立农,做我男朋友吧。”
        “我是说,我不想要临时标记了。”
 
 
  

评论(66)

热度(1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