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skiy

现充

[农坤]离岸风3

脑洞是我的
追星农×爱豆坤
     
      
          1   2
       
     
        上舰艇已经有半个月,蔡徐坤逐渐摸出一些规律,现在的海军服役基本上不专门进行体能操练,除了接受一些必要的纪律训练,各人的实战训练内容,也因为从一开始就分配在不同单位而变得完全不同。在一条舰艇上的大家,像蚁穴里分工明确的蚂蚁,低头忙碌而各不相见。
     
     
         初期蔡徐坤有遇到过几个一见面就对他说“啊我好像见过你”的同组战友,都被他一脸茫然的样子糊弄过去了。于是没有受到另眼对待,也没有被特殊照顾,这样当然很好,只是时间越久就越感觉无聊了。条例里规定的放五休二对海军来说其实行不通,舰艇不靠岸,假期就成为了摆设。蔡徐坤没认识几个人,也没有假期来放松。
    
    
        于是看海,成了为数不多的生活乐趣之一。
     
    
        长在岛内的蔡徐坤,怎么可能没有看过海呢。对于不在海边做业的人,海就像住在旁边的一个邻居。你知道它住在你附近,偶尔会打个照面,也能看到有别人来拜访它,但却鲜少像现在这样跟它时时相对。晨早的时候海风很轻,蔡徐坤感受到来自海水的潮凉气息,舰艇被辽阔宽容的海包围。而一到黄昏时分,蔡徐坤就是偷懒也要悄咪咪爬上甲板,看红日是怎样缓缓坠入深蓝色的海里,久而久之就有了仪式感。
   
    
        人是群居动物,仪式感需要被见证,陈立农就是恰好在这个时候走近蔡徐坤。
    
    
        “尝尝?”陈立农把一小罐啤酒推给蔡徐坤。啤酒居然是冰的,冰冻的感觉隔着易拉罐碰到蔡徐坤的手肘时,就激得他起鸡皮疙瘩。
        “你哪里弄来的冰啤酒啊?”太神了,啤酒难找,冰冻的东西蔡徐坤在上舰艇后也再没尝过。此时一口下去,虽然不是平常爱喝的那个牌子,在燥热的天里也忽而觉得有几分痛快。
        “上来之前带的,冰是偷偷借了物料室的,是最后一罐了。”陈立农背着手感觉到有些不自然,最后一罐冰啤酒给蔡徐坤是他下意识的决定。但真正给出去了,又觉得自己的示好意味太明显,小粉丝的心意在啤酒的气泡里冒出头来传达。
        但这里没有演唱会签唱会,应援还是打榜毫无意义,连手机有没有信号都要看缘分。一罐小小的冰啤酒在海上变得异常难得,足以换来蔡徐坤因为心情愉悦而上扬的嘴角。
       
       
         而黄昏实在太短,海的边际线上一片粉橘色的梦幻夕阳变得越来越暗,夜晚就要降临。
         “你没训练任务吗?”蔡徐坤仰头喝完最后一口冰啤酒后问道。
        “今天轮休,放四个小时假。”
        如果是陆军部队,四个小时的假可以出部队去吃个饭甚至看个电影,享受服役中的轻松片刻。但听长官说,海军部队即使靠岸,要在没有车辆能驶入的码头走出去都需要几个小时,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回隔间通铺睡觉。
        “我也是今天轮休。”啤酒已经喝完了,罐子还保留着一丝冰凉,蔡徐坤握着,就没放手。
        
 
        雏鸟情结,是指刚出生的幼鸟会认定看见的第一个动物。蔡徐坤上舰艇后,第一个打招呼认识的是陈立农,后面跟他时不时一起看海的,也是陈立农。
      
     
        “你小时候看过神话故事吗?”蔡徐坤问道。
        “看过一些吧,妈祖算吗?”
        “我说的是西方神话啦,总是会提到水手被塞壬的歌声引诱然后自取灭亡的故事。我觉得我们现在就像那些水手,那会不会遇到塞壬啊?”蔡徐坤天马行空,却又一脸正经地看着陈立农。
        “不会吧。”遇到也没用。
        舰艇上的巡回灯在不断闪烁,蔡徐坤的脸被照的忽明忽暗,而陈立农只是在想,如果真的有塞壬之神的存在,大概永远也想不到有一个水手会对另一个水手造成致命吸引。
        蔡徐坤对陈立农有致命吸引。
     
    
        “哎呀不逗你了,我不是说过我是个偶像吗,现在唱首歌给你听。”
        蔡徐坤介绍过自己的名字,但后来在某次看海的时候,又突然向陈立农补充透露过自己的身份。本来如果没人认出他来,他是不预备说这个的。却莫名地就相信陈立农,相信陈立农不会因为自己是偶像就改变看法,相信陈立农能够了解一些自己的魅力。也是,相信自己的直觉。
       
   
        蔡徐坤唱的歌,陈立农在耳机里听过无数次。绝妙的嗓音在伴奏里回游,伴他度过许多重要或者不重要的情绪时刻。而此刻蔡徐坤离自己二十公分,只是轻声哼唱着,陈立农更加深刻明白“幸运”是怎么一回事,他拥有了得天独厚的优势,关于在蔡徐坤身旁。
     
      
         “我那天检查通铺卫生的时候发现了,你的床铺跟我的只差一个隔板。”
         被问道谁想自愿检查卫生的时候,陈立农举起了自己的手。如愿发现蔡徐坤是B1的床,隔板后的自己是C1。他们其实很近。
        “真的假的,那我以后找你敲隔板可以吗。”
        “啊?”陈立农倒是没有想过这个。
        “啊什么啊,我敲两下你回三下,然后我们就出来。”蔡徐坤设定了一个完美的暗号。
   
  
      
  
   
 

评论(19)

热度(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