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skiy

现充

[农坤]离岸风1

脑洞是我的
追星农×爱豆坤
感谢 @AUO
   
   
   
   
        “农农,考虑一下爸爸的建议吧。男人一生一定要当一次兵哦,不然会后悔的啦。”陈立农躺在床上没睡着,爸爸的话还在耳边回响。
        其实仔细一想,台湾已经取消强制兵役很多年了,现在主要施行的义务兵役也不再严格,开疾病证明或是选择替代役就可以轻松避免折磨,选择去当志愿兵的人也就越来越少。而爸爸的建议一方面是想让陈立农在成年后体验自己年轻时候的军人生活。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蔡徐坤。
  
   
        蔡徐坤这个名字,不止频繁出现在陈立农的口中,更活跃在各大媒体平台的资讯、广告、时尚杂志里。在一年前的某大型选秀节目中,蔡徐坤脱颖而出,而后被台湾的大娱乐公司迅速签下并包装出道。作为台湾现在最赤手可热的偶像,蔡徐坤在爆红后话题量一直高涨不下,吸粉能力同样惊人。陈立农是蔡徐坤的粉丝,但又不完全是。陈立农认识蔡徐坤应该要更早,早到可以追溯到国中时候某天放学后下楼的惊鸿一瞥。
    
 
        那时候的感觉其实已经遗忘,但追逐着你的我,也能感觉自己因为你而发光。
 
 
        陈立农在蔡徐坤出道后的这一年里,考上了台大。平时的课余生活时间几乎全部用在了追星上面,扛着相机去过无数次见面会的现场,买了非常多的专辑杂志海报,也为蔡徐坤学会了打榜做数据拉票。这一切,在陈立农爸爸看来是不能理解的,他希望儿子去服兵役感受军人生活,拥有一个缓慢的过渡期来想清楚这样追星的意义。
 
  
         在爸爸长期以来的耳濡目染下,成年后服兵役对陈立农来说,是人生必做的事情清单里的重要一项。爸爸的建议只是让他变得提前考虑这件事了。想起蔡徐坤在之前的演唱会上说“我不想只红一阵子,也不想只红这几年,我会努力让你们感觉喜欢我是一件值得的事。”陈立农对蔡徐坤有信心,也对自己有信心。索性打开了那份入伍申请,开始认真地填写资料。
   
   
        “陈立农,男,18岁,志愿服役选择:海军,服从单位分配。”
 
   
        同样在填写入伍申请的,还有蔡徐坤。出道后公司为他打造的年下小奶狗人设为他带来了话题和人气,与人设相匹配的通告铺天盖地地向他投掷。蔡徐坤曾以为这是自己的好运气,但在娱乐圈逐渐成长以后,人设反而成为了他尝试新角色和新风格的最大障碍。通过多次向公司交涉后,达成的最终协议是蔡徐坤暂退娱乐圈去服兵役。在这个没什么人会去当志愿兵的年代,蔡徐坤作为偶像服役结束后就可以顺理成章地转型,算是一个比较容易得见成效的办法。
   
    
        海军当然也有陆地单位,但分布数量太少了,申请书里的“服从分配”就在昭示着会被分配到舰艇单位的可能性。陈立农的申请很快通过,收拾了一些必备用品又剃了平头,按照志愿选择来到船上。就发现别的新兵还没有报道,他趴在栏杆上百无聊赖。海上的信号一直不太好,他拿着手机什么也刷新不出来,自然也就无从得知外面的世界。转了几圈,最后回到船舱里的小床躺下,等待着明天早上的开营入伍仪式。
    
   
        “爆!新晋偶像蔡徐坤宣传入伍服役”
        “蔡徐坤入伍服役的原因”
        “小奶狗蔡徐坤入伍或变小狼狗?”
        随意地刷新了几条新闻,蔡徐坤坐在理发店内也不再看手机。开始仔细端详起来镜子里的新发型,板寸贴着头皮,原先被染过色又烫卷的头发消失不见,可爱的气质瞬间变成了英气。
        “哥,你觉得怎么样?”蔡徐坤转过头一脸笑意地看着自家经纪人。“哥帮我拍张照,我发ins。”
         经纪人默默地帮蔡徐坤拍照没有说话。其实他本人是不想蔡徐坤去服役的,占着最好资源的时候不往上冲反而去当兵,谁知道退伍回来娱乐圈又会变成什么样呢。但他是蔡徐坤的经纪人,见证了这个大男孩的成长,蔡徐坤的眼神透露出前所未有的坚定让他不能说出那个“不”字,只好认命般帮蔡徐坤安排了相对轻松的海军服役。
   
    
       我们是两股从陆地吹向水域的离岸风,会在辽阔海面上相遇又相拥。
    
   
        “陈立农!”
        “到!”
        …………
        “蔡徐坤!”
        “到!”
        第二天开营报道的时候,陈立农站在甲板上突然感觉听到的声音都变不真切起来,他大概能感觉到那个声音的方向来自后排,一声“到!”彻底击碎他前一秒以为是遇到同名同姓的人的幻想。后面又点了很多人的名字,长官在嘱咐服役期间的注意事项,陈立农却一直大脑放空地在神游。
        “哎第一排的第二个,叫陈立农是吧。我刚刚说了什么,重复一下。”
        陈立农当然答不上来,于是非常糗的开营第一天就被罚围着舰艇跑三十圈。
    
     
        舰艇不大,但跑到第二十多圈的时候陈立农已经气喘吁吁又满头大汗。开营仪式已经结束,大多数人都回到船舱下的夹层宿舍休息。
        “哎没有人在数啦,你不用一直跑了。”
        是蔡徐坤的声音。
        大概能想象得到自己的表情会因为看到蔡徐坤本人而变得太过夸张,陈立农怀着近乡情怯的心情选择了继续跑而没有回头。
        “喂,你这个人怎么不理人啊,我叫蔡徐坤,你叫什么名字啊。”
        “陈立农。”背对着蔡徐坤越跑越远,陈立农小声地让蔡徐坤根本听不清。
         蔡徐坤本来想着自己既然已经入伍了就要跟其他人打好关系,却不想第一次主动发起打招呼就收到了冷漠对待。我们的年下小奶狗小蔡,顿时感觉到一种深深的挫败感。
        “你到底叫什么名字啊!”
        “我说,我叫陈!立!农!”
 
 
 
 
        

        (小声bb:我渴望拥有评论

评论(52)

热度(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