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skiy

现充

[农坤]小时差恋爱

甜饼一发完👌
送给 @农农农农
现背ooc

         陈立农突然特别希望,时间过得再慢一点。自从他到了日本,一样的是在工作,却总感觉有人偷了自己的时间。太快了,快的来不及抓住,有什么东西就悄悄不见。
       
  
         当然,这是因为某个人还在国内。
      
   
        东八区跟东九区相邻,日本跟国内的时差是一个小时,也就是六十分钟,三千六百秒。算得过分精细了,陈立农都觉得自己矫情。一个小时的时差,代表他每天都会比坤坤早起一点,也会比坤坤早睡一点,但两个人在各自行程里本就被挤压的通话时间,也会因为这样变得更少。偶练决赛后,陈立农鼓起勇气表白,才偷偷跟蔡徐坤确认关系,这是他们热恋期的首次长时间分离,竟然如此难熬。想到别人异国恋被时差弄的日夜颠倒的都还没抱怨,自己刚离开蔡徐坤几天就浑身难受。谈恋爱呐,让他变得一点也不酷。
 
  
        早上起床工作后,陈立农拿着手机跟蔡徐坤问了早,又让助理帮忙拍了早就说好的湿发福利。陈立农望着镜头眼底都是收不回去的笑意,他猜蔡徐坤还没起床,甚至可能赖洋洋窝在被子里不甘不愿地赖床,侧脸的睡颜最好看。
 
 
        终于一天忙完,陈立农回到酒店后又洗了个澡,才真正有空打开手机。隔着手机屏幕陈立农能够知道,蔡徐坤在他早上发消息后的一小时起了床,在他工作的时候也开始了自己的行程。两个人明明相隔千里,却在某些这样那样的时刻里保持了一种同步。国内大概还早,陈立农也不知道蔡徐坤吃晚饭没有,是不是还在工作,一段段地发送文字分享了今天发生的事,握住手机就在等回复。然而迟迟等不到,陈立农撑不住浓浓困意袭来,就着这个姿势睡着了。
 

        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陈立农小小的咬了一口,抬起头跟助理说“我今天早上吃过了,吃不下了。”助理就摆摆手让化妆师先帮陈立农化妆。其实陈立农今天早上什么都没吃,只是起来的时候都没看到蔡徐坤的回复,瞬间变得有点没胃口。然而化妆的过程弄太久,陈立农开始感觉到肚子在咕咕地叫。陈立农心里知道蔡徐坤肯定不是故意不回复的,但是昨天一天都没说上话,今早又没有消息,那种细小的名叫委屈的情绪就很容易的扩散开来。一直以来,无论是陈立农自己还是别人看他,都觉得他是成熟稳重的男孩子,却很少有人能想起来他才十七岁。
 
 
        十七岁的男孩子,无论是怎么样地耍酷,谈起恋爱来还是会幼稚地像小孩一样。


        陈立农没有吃早饭,持续高强度的工作很快感到吃不消。一个ending pose做完,陈立农就要蹲下来捂住自己的胃。工作人员喊停休息,才看到他被胃痛折磨到苍白的嘴唇。
 

        躺在床上喝了一点葡萄味的胃药散,陈立农被特赦放了一下午的假。百无聊赖地玩着消消乐,却突然接到蔡徐坤的视频通话。完蛋了立农,死定了立农。这个脸色,怎么可能瞒得住坤坤。拿起被子欲盖弥彰地挡住半张脸,陈立农才慌慌张张地按了接听电话。
 
  
        “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蔡徐坤皱着好看的眉头问道。
        “没…没有啊。”陈立农还是不会对蔡徐坤说谎,一说谎就有舌头打结般的紧张。
        “别挡了,我都知道了。”
        “知道森么?”陈立农的脸还是埋在被子里。
        “你不是胃痛吗,怎么样?葡萄味的胃药散味道还可以吧。”
        “你怎么会知道的嘛。”陈立农哭丧着脸扯下了被子。
         “我让助理姐姐跟我报备你的情况啊。本来我是怕你水土不服才让姐姐带胃药散的,还特地找了葡萄味的怕你不喝。”蔡徐坤一脸理所当然。
         “我又不是小孩子,干嘛要这样啊。”虽然陈立农是最喜欢葡萄味的胃药散没有错。
         “队长关心队员兼男朋友嘛,听说东京下雨了,不要感冒了,要照顾好自己。还有,农农昨晚对不起,实在是忙的没时间回复,下次尽量先告诉你好吗?”
         “什么对不起嘛。”蔡徐坤因为没有及时回复而道歉,陈立农却没有得到预想中的安慰。
        
  
         在陈立农看来,自己这种委屈的小情绪其实任性了。他根本不好意思跟蔡徐坤说,当下就决定自己消化掉这个情绪,不想让蔡徐坤觉得自己在跟小男孩谈恋爱。陈立农必须更快速度地长大,才能站在喜欢的人的旁边,而不是像这样因为一点点时差就受不了。
  

        “我猜你是因为我们现在有一点时差,我昨天又太忙没有及时回复你而导致不开心。又不好意思说,是吗?”
         “不是。”蔡徐坤说的全对,但他不想承认。
         “那你告诉我,我再道歉一次。”
         “好吧,是。”陈立农最终还是选择坦诚地说出自己的感受。
          等到陈立农絮絮叨叨地说完了,又开始莫名其妙的紧张。视频通话那头的蔡徐坤低着头没说话,陈立农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这个男朋友做的太让坤坤失望了。

 
         “一点时差而已,被偷的时间我会用力替你追回来。”蔡徐坤却突然开了口。
        “是我疏忽了你的感受农农,真的对不起。你能告诉我这些我特别高兴真的,答应我,如果是这些事情,你放心对我说。 我会尽量去改,但是你一定要说,我不想也怕你憋的难受。”蔡徐坤的声音变得非常温柔,陈立农听得更加不好意思。
        “大家都会觉得我们农农是个心理年龄25岁的大人,但是在我这里,可以永远都是孩子啊。”
        陈立农并不是时时都是这样敏感的,这个man帅有型的男孩子有男友力爆棚的时候,也有像现在这样小心翼翼的时候。跟陈立农想象的完全相反,蔡徐坤一点也不讨厌陈立农的小情绪,反而很高兴能够看见他更感情丰富的一面。


        你是小男孩,也是我的大英雄啊。


        “我觉得我今天穿的这套衣服,很像你之前发微博的那套。等下我要去发个微博,配什么文好呢。”蔡徐坤越笑越柔软。
        “那就一个顿号吧。”蔡徐坤自问自答。
        “为什么?”陈立农没有懂。
        “陈字的最后一划就是顿号啊。”
 
 
        “陈立农同学,交代一下你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一个蔡徐坤问了一百遍的问题。
         “大概是在A班,你跳Ei Ei的时候。”一个陈立农回答了一百遍的答案。
         “那你今晚跳一遍,好吗?”
         “我好像知道500万粉丝福利要发什么了。”
 
  
         “现在是北京时间晚上10点,这里星星好多。”
         “现在是东京时间晚上11点,我也在看星星。”
         “我爱你。”
         “我也爱你。”


         相隔千里时,要望着同一片星空,时差才会变得不重要。咫尺之隔时,要毫不犹豫拥抱你,才足够说明想念你。
 
     


       

     

评论(40)

热度(6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