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skiy

现充

[农坤]Sloe gin 下

802fo点梗❗️
来自   @Kissgun & @A小馨~🎀 & @甜磕.
一个奇趣蛋💯
一次满足三个愿望
 
   
  👈在这里
 
  
        陈立农听到了蔡徐坤的话,但脚步却没停下,头也不回地就上楼走进了阁楼里的办公室。陈立农的确是在害怕,他十年前被一枚名叫蔡徐坤的子弹毫不犹豫地击中心脏,那种惨状不言而喻。人不应该去做明知道会带来麻烦的事,不应该去喜欢上不会停留的人。蔡徐坤可不是甜甜的Sloe gin,他该是Grappa那一类的热辣、后劲十足又高酒精含量的烈酒,让人第二天宿醉醒来都能感觉头痛欲裂。陈立农从前见识过这种威力,心有余悸,才会退避三舍。
 
 
        蔡徐坤原先并不认为主动出击是丢脸的事,何况是对上陈立农。但蔡徐坤始终拥有自己的骄傲,陈立农的冷淡让他怀疑自己已经有了几分死缠烂打的丑态,好生难看。想到这里,蔡徐坤突然就烦躁得很,仰头一口饮尽Sloe gin,还觉得不够。从裤袋里掏出手机,呼叫好友范丞丞。
 
 
       “说吧,我们去哪呢。”看着副驾驶上气鼓鼓的蔡徐坤,范丞丞直觉今晚要喝酒。
        “去酒吧。”蔡徐坤头也不抬。
        “你不是刚从Gaea Punky Bar出来吗,那我们回去呗。”范丞丞玩笑地发出试探,把蔡徐坤向他打听某人和这次的神情一结合,他就能联想到好多奇奇怪怪的剧情,啧,蔡徐坤这次是报应来了,老手在情场上栽跟头了呀。
         “不去!”蔡徐坤就差没吼出来。
  
   
         范丞丞在车上的时候,就做好了今晚要陪蔡徐坤一醉方休,把酒浇愁的心理准备。却没想到蔡徐坤坐下来,点了一杯又一杯的Sloe gin,还一直跟着调酒师说“味道不对。““Sloe gin不是这样的。”范丞丞趁着蔡徐坤去厕所偷尝了一口他的酒,跟记忆中Sloe gin的味道没有差别啊。顿时心下了然,感情某人要的不是Sloe gin,是陈总啊。
 
 
        蔡徐坤站在镜子前用冷水一遍遍地洗手,突然希望自己能喝醉,这样就可以骗自己,是因为喝多了才特别想陈立农。可是他心里却有个声音在更清楚地提醒他,这种想念跟酒精或者什么别的都没关系。他好像输了,还是一败涂地的那种。甩干手上的水,蔡徐坤准备回去找范丞丞,却不成想在途中听到了今晚最大的收获。
 
 
        “这不是蔡徐坤吗?”
        “谁呀?”
        “就陈立农高一喜欢过的那个学长啊。”
       
  
         蔡徐坤从范丞丞提供的资料里知道了陈立农跟自己念过同一个高中,但是考虑到陈立农高一的时候自己已经高三了,不互相认识也很正常,他不觉得这寡淡的校友情中能扯出什么特殊缘分。侧边两个人嘀咕很小声,蔡徐坤若无其事地走过,心里却在想:陈立农居然在高一喜欢过自己吗?那干嘛要装作不认识呢,太刻意了。
 
 
        蔡徐坤突然想赌一把,这也许是他最后的机会了。
 
 
        “哎哥,哥你别喝了。再喝你得醉了。”范丞丞实在是看不懂蔡徐坤了,先是喝了一杯又一杯的Sloe gin,走的完全是青春疼痛文学的忧郁小王子风,结果现在又猛地灌进肚子好多烈酒。更过分的是,既不让自己喝也不让自己说话。只能干看着蔡徐坤喝酒的范丞丞叹息,唉,陷入爱河的人是会变成神经病吗?太可怕了。
 
 
        蔡徐坤把自己灌醉,才有理由给陈立农打电话。
        “你他妈,凭什么不喜欢我。”只是想着半真半假地吼给陈立农听,结果这句没头没尾的话说出了,蔡徐坤却委屈地忍不住掉眼泪。他没受过这种的冷待,本以为是陈立农比较难搞,那也就是时间问题而已。可要不是他今晚意外听到那两个人的话,怎么会想到陈立农根本是故意的。喜欢过我,就让你陈立农这么难以启齿吗。难以启齿到,都可以狠下心来,当做没认识过我。
 

        陈立农刚处理完酒吧后面一条街的产权认购,工作量大的头痛。正准备早点睡觉,手机铃声却不合时响起。陈立农忍着不爽接了这个陌生来电,刚想问“你哪位?”就被蔡徐坤吼的噎了回去。蔡徐坤在电话那头吼完,就开始断断续续抽泣着哭。陈立农看不到蔡徐坤的情况,下意识就要翻身下床换衣服。但转念一想到蔡徐坤下午对他说的话,又觉得这个人大概是顽劣地演戏试探罢了。算了,睡觉吧。
 
 
        蔡徐坤有预料过陈立农会挂自己电话,但是有预料跟能接受之间的差距太大了。听着忙音的“嘟嘟嘟”,蔡徐坤眼睛还哭的红红的,就扯着范丞丞让他送自己去陈立农家。蔡徐坤是在跟自己赌,也是在跟其实可能还喜欢自己的陈立农赌。
 
 
        陈立农的困意都被蔡徐坤的一个电话驱散了,他现在翻来覆去在床上睡不着。陈立农没见过蔡徐坤哭,尽力地去想象了,又发现想起来的都是蔡徐坤狡黠的笑,脖子上印着“August”的choker,趴在吧台毛绒绒的脑袋,一杯好闻的Sloe gin。那些被刻意忽略的,就越是变得清晰了。十七岁的校服情愫久远,二十七岁的陈立农迎接的是新的心跳。
 
   
        终于还是妥协,陈立农换上衣服准备出门找蔡徐坤,刚一打开家门,就看到他要找的小可怜此刻蹲在门口。蔡徐坤大概是真的喝了很多酒,才拥有了勇气和冲动在陈立农蹲下来的时候,吻上去。陈立农还想跟蔡徐坤说点什么,却发现这个人吻完就睡着了。陈立农心下觉得好笑,又突然柔软。
 

        人无法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却有可能喜欢一个人一次又一次。
 

        蔡徐坤第二天起床的时候没有看见陈立农,这熟悉的场景让他感觉时光倒流,说不定等下他就看到在沙发上看报纸的陈立农了。但蔡徐坤是在厨房发现陈立农的,陈立农煮着早饭看见他后很自然地说“坐下来一起吃吧。”好像这是最熟稔的日常,最自然不过的事。
   
     
         “吃早餐发什么呆,很难吃吗?”陈立农极少下厨,但起码的早餐还是有自信的。
         “没有没有。”蔡徐坤回过神来。
         “那我们以后出去吃早餐吧。”陈立农咬下一口三明治,味道还是ok的啊。
         “以后……?”蔡徐坤终于捕捉到关键词了。
         “不是试试吗,后悔了?”
         “没有!”
        
  
        于是在后来某个周末的午后,蔡徐坤喝着Sloe gin找灵感,他在绞尽脑汁给自家男朋友写情书。
       
    
         要蔡徐坤去想起高中的时候到底有没有收到陈立农的情书,是很为难的事。且不说陈立农没有署名,就算有,那时候的自己也不太会拆开来看。蔡徐坤年少的时候仗着宠爱任性妄为,随意撕碎的情书碎片还恰好被陈立农发现。却好在拥有现在,无论是情书还是爱意,都可以有大把机会,好好地去弥补给陈立农。两个人确定关系后就收拾东西搬进了Gaea Punky Bar后面的小别墅里,就此正式同居。说是试试,其实比谁都认真。他们是彼此的first love,隔着十年的时差,刚好能喝上这一杯Sloe gin。
  

        而陈立农背着手藏着戒指盒,单手敲门问道“坤坤,你的情书写完没啊。”
 
 
  
       

评论(31)

热度(4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