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skiy

现充

[农坤]Sloe gin 上

802fo点梗❗️
来自  @Kissgun@甜磕. & @A小馨~🎀
一个奇趣蛋💯
一次满足三个愿望
    
     
     
        夜色开始深了,所有在白天藏匿起来的,不可告人的放肆和欲望,此刻却可以正大光明地塞进灯红酒绿里。本市最大的酒吧——Gaea Punky Bar的舞池里,摇曳狂欢的男男女女随意地挥洒着荷尔蒙,灯光跟音响都足够让人产生身处大型派对的错觉。而陈立农在阁楼里,隔着深色的玻璃,静默地看向外面的热闹。
 
  
        这个阁楼被安置在Gaea Punky Bar的二楼中央,位置显眼地无法忽视。但从外面望去,又无法窥探到这空中阁楼里的分毫。
        当然,在市中心这样寸金寸土的地段,用这种大手笔却只为建成一个酒吧,聪明人都能隐约猜到跟一个姓氏有关——陈。
        “农哥,需要处理吗?”阁楼里,经理略弯着腰,在请示着这位幕后大boss的意见。
        “再看看吧。”在Gaea Punky Bar作乱并不是明智的行为,尤其是下药捡尸这样卑鄙无耻的事。陈立农觉得这个计谋不会得逞,不光是因为对自己酒吧的安保系统有足够自信,也来源于对吧台边上那个看着就迷迷糊糊的毛绒脑袋的了解。
 
 
        岁月没有在那个人脸上留下什么痕迹,毛绒绒的卷发下的脸看起来还跟十年前一模一样,那种自信又恣意的神情也一点没变。十七岁的陈立农看过他所有角度的模样,觉得他四分之三侧脸最好看。而现在,那个人就用着自己最好看的角度对着一个对他有企图的男人,仰头喝下了撒了药粉的Sloe gin。陈立农只感觉太阳穴一抽,单手撑着额头对着一直站旁边的经理说“处理一下。”
       
      
        等到陈立农下楼,经理早已派人把那个下药的人赶出了酒吧。吧台边上趴着一只毛绒绒的生物,是了,差点忘记他喝了那杯Sloe gin。
        蔡徐坤,你什么时候变得这样愚蠢了,你不是总是很有办法拒绝那些人,和我吗?
 
  
        十七岁的陈立农暗恋过十九岁的蔡徐坤,这在一中是公开的秘密。
 
 
        那是陈立农第一次喜欢一个人,感情还太稚嫩,不免有些小心翼翼。高一跟高三的时间作息表有很大差别,陈立农却掌握了蔡徐坤的出行规律,俗套至极地做预谋着每次偶遇。结果前后踌躇了小半年,陈立农既没要到联系方式,连话也没说上几句。最后的最后,在好友的怂恿下,陈立农写了一封匿名的情书 。文科生的浪漫细胞让他写了很多他至今都不想提及的酸涩情话,却在蔡徐坤的一声嘲讽里轻易被撕碎。
 

        就是这么一个,把他青春期的所有骄傲都毁于一旦的人。现在却出现在他的酒吧里,喝着根本不可能醉的甜味鸡尾酒,还被下了药。
 
   
         陈立农伸出拨开蔡徐坤的刘海,触到正常的温度。他第一次离蔡徐坤这么近,却不再像以前那样小鹿乱撞的紧张。确定对方没有被下了春药之类的东西只是睡着了以后,陈立农把蔡徐坤打横抱起,走出了Gaea Punky Bar。
 
 
       蔡徐坤的确不愚蠢,他只是失恋了。男朋友的出轨让他短暂的失去自信,提了分手以后心里还是埋着浓浓的不甘,蔡徐坤迫切需要证明自己的魅力。Sloe gin这种甜美又果香四溢的酒,色如紫水晶,是各类果冻、蛋糕和水果沙拉中的秘密原料,是所有初到酒吧的小白的优先选择。蔡徐坤是故意的,故意装作若无其事,故意装作懵懂。他冷静地让自己掉进陷阱,捕猎者实际上才是他拉进网中的最终目标。
 
 
        但蔡徐坤失策了。一觉醒来全无臆想中会有的酸痛,身上的衣服都整整齐齐没有换过。
   
   
        带着疑惑,蔡徐坤下床去打开房门,转角看到沙发上拿着报纸在看的陈立农。一张完全陌生的脸,不是昨晚的那个人。“额,那个……”没等蔡徐坤说完,就被陈立农打断。“如果醒了的话,没什么事就请你快点离开吧。”
 
 
        蔡徐坤简直不可置信,这比被男朋友劈腿更让他受打击。他从高中开始就是万人迷的存在,收到的情书一沓一沓,向来是被人捧在手心里的存在。而眼前这个人,说完话就继续看着报纸,好似他是透明人一样的不存在。蔡徐坤气不过地走到陈立农的面前坐下,调整了情绪后微侧着脸看着对面的人“昨晚很感谢你为我解围,我叫蔡徐坤,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陈立农却头也不抬,“凡是打过照面的人我一律不忘记,不过对你,我还是破例一次吧。”
    
     
        其实是放屁,昨晚把蔡徐坤放在床上后,陈立农还在床前站了很久。他已经买了卸妆水,也备了一套新衣服,本着暗恋过一场,再遇到也是缘分,想帮蔡徐坤卸了妆换上睡衣再回房间的。但靠的过分近了,连蔡徐坤下垂的睫毛都变得根根分明,那种本来已经非常遥远的情愫好像要跨过时空的门,重新涌上陈立农的心头。
 
 
        于是陈立农逃也似的跑了。
 
 
        人长大后总是急于否认从前,忘记青春期里最真实的心动,以为就能抹去什么。却不想越是刻意遗忘的,就越是会变得无法忽略。
 
 
        听到陈立农的回答,蔡徐坤愣了好一会。才说道“好吧,那你总得让我洗个澡吧。”随后蔡徐坤在陈立农家的浴室里找到了没有开封的卸妆水跟新衣服,舒舒服服地洗了澡。
 
  
        蔡徐坤其实不曾真正喜欢过什么人,他的所有恋情都是某种程度上的匹配游戏。所以陈立农想要摆脱过去的愿望注定不能实现,他已经激起了蔡徐坤一贯的征服欲。蔡徐坤已经没空沉溺于什么失恋的悲伤了,他拿起手机问起了范丞丞,很快知道了沙发上那个男人的名字——陈立农。蔡徐坤立了新目标,他要拿下陈立农。
 

        在当陈立农第三次在Gaea Punky Bar看到蔡徐坤时,蔡徐坤已经熟门熟路地跟吧台的酒保聊起来了。“哎你们老板,是不是性冷淡啊。”
        “是不是性冷淡,跟你有什么关系。”冷漠的声音从后面响起。蔡徐坤猛地回头,就看到陈立农手插着裤袋,眉头也有些不耐烦地皱起。
        有反应就好,总好过把我当做透明人。蔡徐坤这样一想,开心地对陈立农笑道“这关系到,我能不能追到我们帅气多金的陈总啊。”
    
      
        陈立农转身就走,他十分讨厌蔡徐坤笑。那种胜券在握的自信让他不断想起自己被撕碎的情书,想起十七岁那年的某个午后,阳光撒在蔡徐坤身上,连脸上的小痣可爱的过分。
 

        蔡徐坤喝着Sloe gin,这种甜甜的鸡尾酒本来不是他的口味。但遇到陈立农后,蔡徐坤觉得自己有点喜欢上Sloe gin了。或者说,他发现自己喜欢上陈立农了。这是他必须追到陈立农的原因之一。他无法解释那种细小而轻微的情绪,是怎么他猝不及防的时候慢慢堆积。或许是了解到陈立农身高186,腿长多金又有商业手段,又或许是看到陈立农偷偷资助贫困山区的小孩,又或许什么也不是,只是心动了而已。蔡徐坤很坦然,虽然他没遇到过这样真实的心动,但他谈过那么多恋爱,他知道自己所有的魅力所在,没人能拒绝他,陈立农也不能。
    
       
        “你是不是在害怕,不敢跟我试试吗?”蔡徐坤看着陈立农的背影,生气之余忍不住挑衅。
 
 

 
        

评论(38)

热度(3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