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skiy

现充

[农坤]如果10

兄弟骨科预警⚠️‼️
(祝我生日快乐
(更完就溜了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番外
 
  
         几乎所有狗血连续剧里的主角,都会发生这样的机缘巧合——车祸后就出现了失忆现象。陈立农以前大概没想到过,有一天他的人生会出现一样的狗血剧情。更准确一点来说,陈立农没想到过,他会需要去饰演这样的剧情。
 

         陈立农在病床上躺着,后期就已经开始有知觉了,虽然身体不能动,思维的清晰度却以更快的速度在恢复,迷迷糊糊中总能感觉到他的哥哥蔡徐坤在一旁守着他。回想起被车撞上的那一秒,陈立农的脑里闪过很多画面,在失去意识前都还在遗憾,自己还没有见到蔡徐坤。但又说得上是一种幸运,陈立农没有因为车祸身亡,也没有因此成为植物人。但劫后余生的感觉让他开始重新考虑很多事,他的忧虑与日俱增。
 
 
       想到他跟蔡徐坤的关系继续下去,迟早有一天是瞒不住的,遭到反对也是必然的结果。陈立农不舍得蔡徐坤跟他一起遭受这样的质疑,也害怕蔡徐坤到了以后会变心,既然不能假设这样的如果,不如自己亲手切断这样的可能,而陈立农想到的最好方法是——装作失忆。
 
 
        失忆的蝴蝶不记得恋过哪一朵花,却能拥有无懈可击的理由,永远守护他的玫瑰。
 
 
        “对不起,我真的不记得了。”躺在病床上,陈立农看着一屋子的人,低着头小声地说。
        “患者车祸的时候有受到头部的撞击,这也是他有很大可能成为植物人的原因,如果清醒过来,出现失忆症状也是在正常范围内的。”医生检查完毕,转过身向陈爸爸一家解释道。
        “他……有可能恢复记忆吗?”蔡徐坤咬着嘴唇,紧张起来。
        “这个,要看他的恢复情况。作为医生也不能做出判断,患者可能会突然恢复记忆,也可能一辈子都想不起来。建议你们先办理一下出院手续,患者在熟悉的环境里比较容易回忆起来。”
     
  
         办完出院手续,陈立农坐在车上望着窗外发呆,心里盘算着怎么样才能名正言顺地跟哥哥永远在一起。蔡徐坤不知道陈立农的心思,只当他是对周围环境陌生,伸出手拍拍他的肩膀,“会好起来的。”随后又迅速把手放下来,一个稳重成熟又有些疏离的完美哥哥形象,这不是蔡徐坤希望的,却不得不去做。陈立农转过头来就看到蔡徐坤脸上有无处隐藏的失落,心里一紧,伸出手扣住了蔡徐坤的手腕,却不发一言。
 
 
        蔡徐坤感觉到有些恍惚,好像回到了陈立农跟他告白的那一天。在学校报告厅的台上,有人唱着动人的歌,而陈立农在台下牵住了自己的手,也是这样的沉默,却更让人想要沉沦。
 
 
        到了家,蔡徐坤把陈立农带进房间里“这个房间本来是上下架床的,因为你长高了,床有点装不下就换走了。”几个月前陈立农是怎样向他介绍自己的房间的,现在就换蔡徐坤怎样介绍。从头到尾,陈立农的话都很少,只偶尔点头或者回应一下。蔡徐坤想跟陈立农分享好玩的事,但开口就是“啊你那个抱枕抱了好多年,结果第一次没抱枕的时候你还抱着我…”然后尴尬的沉默,蔡徐坤跟陈立农的回忆是甜的,这毋庸置疑,但这份甜,却不一定能被失忆的陈立农接受。
 
 
       入夜后,蔡徐坤躺在床上越想越委屈,他之前想着如果陈立农能活下来就好了,后来又想着陈立农能醒过来就好了,可是还是远觉得不够。他太自私了,巴不得跟这个人一生一世,参与到对方的每个午夜醒来,清晨睡着的时刻。
  
    
        “你在哭吗?”陈立农的声音突然响起。
        “没有……”背对着陈立农,蔡徐坤努力保持自己的倔强,但哭音又完全暴露他的脆弱。
         “……”陈立农挪了上来,从背后抱住了蔡徐坤,炽热的胸膛紧贴着蔡徐坤的后背,蔡徐坤突然停止了哭,动都不敢动,连呼吸也不敢用力,怕自己一用力,这个梦就要醒来了。
        “我联系到了美国的医生,想去那边做复健,如果没有恢复记忆也没关系,就在那边读书好了,哥,你陪着我好吗?”陈立农的声音也轻轻的,蔡徐坤忽然翻过身看着陈立农的眼睛,却又一次失望,眼里没看到熟悉的爱意,蔡徐坤合上眼不想再看,顿了顿,才答道“好……”
        陈立农也闭上了眼,哥哥,再等一等,就好。
 
 
        陈立农如愿申请到签证,在一个温暖的春天跟蔡徐坤一起飞往了美国。陈立农曾经带蔡徐坤走遍自己的高中,自己生活的城市,在所有的风景里留下过两个人共同的足迹。可等到蔡徐坤带着陈立农来到美国,却不能像之前那样了。蔡徐坤低着头嘟囔道“如果你没失忆就好了。”陈立农听到后想了想,自己是时候给哥哥肯定的回复了,他们是这样的深爱着彼此啊。
 
  
        2035年,身在美国的陈立农收到了一封信。打开来看到熟悉的笔迹“亲爱的农农亲启 : 当你读到这封信时,寄信的哥哥我已经是个三十六岁的中年人了……我期盼着你能给我回信,告诉我,在你后来的这些年里,我们有没有还在一起,又都是在过着怎样的生活。”
  
 
        陈立农想到还在上班的蔡徐坤,动手写下他的回信“亲笔的坤坤亲启 : 让我来回答你,在2018年后的每一年,陈立农跟蔡徐坤都还在一起。他们一起去美国后,陈立农继续完成了高中和大学学业。在蔡徐坤的26岁生日,他们去领了结婚证。一年会回国一次,爸妈身体都还好,还在催蔡徐坤跟陈立农尽快结婚,但都被完美搪塞过去了。最后的最后,我们没有领养小孩,但存了一大把笔留在以后养老。而且我们每年都会一起出去旅游,拍了很多很好看的照片,打印出来后还布置成了照片墙。蔡徐坤是陈立农十七岁这年最大的幸运礼物。三十四岁的陈立农,也一直延续着这份幸运,直到死亡。来自永远爱你的农农。”
 
 
        而下飞机那一刻,陈立农给蔡徐坤的答复是“没有如果,我永远最喜欢你。”
  
  
       

评论(17)

热度(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