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skiy

现充

[农坤]如果9

兄弟骨科预警⚠️‼️
(预告下章完结
我保证是he
  
   
 前文1   2    3   4   5   6   7   8   番外
  

    
        接到电话的蔡徐坤赶到医院时,陈立农已经被推进了手术室。看着手术室门口的红色警示牌——“手术中”,蔡徐坤一下子跪坐在地上,怎么会,这样……坐在手术室外的长凳上,蔡徐坤双手交握扣紧了,却全身都在止不住的颤抖,头顶冒着冷汗,脑中也是一片空白。过了很久,蔡徐坤也没等到有一个医生或者护士从手术室里出来,他开始焦急地门口踱步,来来回回,感觉到等待的每一秒都被无限拉长。
 
 
        你绝对,不可以有事啊。
       
      
       “谁是患者家属?”手术室里走出一个年轻的护士,对着空荡荡的走廊问道。
       “我是,我是他的哥哥。”蔡徐坤酿酿跄跄地从座位上站起来,三步并两步地走到手术室门口。
        “患者情况不太乐观,家属要做好心理准备。这是病危通知书,签一下字吧。”
        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完成了签字,蔡徐坤又呆坐在长凳上好久,才试着尽可能的平复下情绪来给陈爸爸打了个电话。“嗯……对,情况不太好,你们订早点的飞机回来一趟吧。”
 
 
        手术室门又一次打开,蔡徐坤受应激反应般立马弹起来,他等待的过程太焦灼难熬,心里也像有好多蚂蚁在啃咬,对未知结果的恐惧让他没底地慌张。“好在血及时止住了,后续伤口还在缝合,暂时是没有生命危险了。但接下来48小时医院会安排他住进特护房,如果他在这个时间没有醒来,家属也要做好患者成为植物人的心理准备。”护士大概见惯生死,这样的事用沉稳到甚至于冷漠的声音讲述出来,只像冰渣一样一刀一刀地刺进蔡徐坤心里,压得他透不过气来。
 
 
        差一点,他就要永远失去这个人了。
 
  
       特护房有专门的无菌操作,蔡徐坤被带着进行过彻底消毒才被允许进入病房。房间里的陈立农静静地躺在床上,氧气瓶挡住了口鼻,低垂的眉眼还是一样好看,蔡徐坤明明已经见过无数次,今天却一眼都舍不得移开。太可怕了,他从没想过,也不敢想,他会不会失去陈立农。有些事情是不能做假设的,一次也不可以,那种痛失所爱带来的毁灭,足以摧毁另一个人。
  
  
        蔡徐坤之前用一种奇怪的口吻给陈立农写过一封信,他假设在2035年,三十四岁的陈立农会收到他的信,然后无论他们后来有没有在一起,都会给他写回信让他安心。可是蔡徐坤现在的愿望变得很小,他已经不敢奢求陈立农的2035年了,他只要现在,只要2018年,只要他能平安地渡过这次劫难,就算,以后分开也没关系。
 
 
        这是蔡徐坤第一次遇到心动的人,第一次跟一个人接吻又拥抱,第一次跟一个分享自己的前十九年,甚至他们两个还分享着一个爸妈,世间绝无仅有的亲密关系。他曾经在这段感情里,比年幼一些的弟弟还要稚气,但可能失去陈立农的感觉让他惶恐,瞬间开悟成另一个人。他不得不承认,他是爱陈立农的,这种爱如果能抵换,蔡徐坤希望出车祸的人是他自己。
 
  
       陈爸爸回来了,在特护房外面隔着玻璃窗看着病床上的陈立农,就这样落下泪来。“怎么会这样?”陈爸爸的声音也发抖,坐在一旁的陈妈妈哭到几乎昏过去,两人略带着责备的眼神看向蔡徐坤,蔡徐坤就变得更加沉默。是啊,怎么会这样呢?作为哥哥的他,没有保护好弟弟。作为男朋友的他,也没有照顾好陈立农。
 
 
        杨怂包也来了,告诉蔡徐坤出车祸那天陈立农是突然请了假,理由是“家事”。这样一说,哪里还有不明白的地方,如果不是他,陈立农这傻子怎么会想着突然赶回家。如果不是他,陈立农怎么会因为这样而出车祸。如果……蔡徐坤却突然想起一句话“如果如果,如因有果,命中已定,切不可逆天而行。”那是他那天早上在街上被僧人叫住后说的话,看向病床上的陈立农,蔡徐坤不得不怀疑这句话的真实性。
 
 
        人在溺水的时候会抓住一切能抓住的东西,来妄图得救。陷入困境里的蔡徐坤,明知这样的话也许是神棍坑蒙拐骗之言,却忍不住相信。是不是因为这段感情太不应该了,才会召来类似于诅咒这样的应证。这样的惩罚落在陈立农身上,也深深地折磨着蔡徐坤。
 
  
        过了48小时,医生带着浩浩荡荡一大群人进去检查,陈立农的各项指标都恢复了正常水平,但还是没能醒过来。蔡徐坤没迎来好的消息,陈立农也就被转入了普通病房。
 
     
       “睡公主可不叫陈立农呢,你快醒过来吧。”蔡徐坤趴在病床前,握着陈立农的手轻松摇晃。陈爸爸跟陈妈妈还有工作,只有他留下来照顾着陈立农。成为植物人的陈立农很乖,蔡徐坤却无数次梦到他醒来跟他打闹,跟他说“我在叫哥起床呢”,然后蔡徐坤从病护床上摔下来,才发现又是一个梦,原来日有所思,真的会夜有所梦。
  
    
        蔡徐坤照顾了陈立农整整三个月,本就纤瘦的人如今瘦的像皮包骨,眼神越来越疲倦,陈爸爸不止一次跟他说“我们请个护工照顾农农吧。”都被蔡徐坤拒绝,陈爸爸以为蔡徐坤是内疚,其实是因为蔡徐坤比任何人都想象不到的爱陈立农。
 
 
        蔡徐坤给陈立农按摩完,又跟陈立农絮絮叨叨地讲了一些有的没的的事,像往常一样趴在病床边就睡着了。蔡徐坤又做了梦,梦到陈立农醒来了,看着他问“这里是哪里啊?”,蔡徐坤都忍不住笑自己,做一个梦做了九十九次,这时候却听到对方说“你在笑什么?”抬起头看到陈立农懵懂迷茫的眼神,蔡徐坤悄悄掐了自己一把,终于发现他的梦在第100次的时候实现了。
 
  
   
   
未完待续

评论(6)

热度(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