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skiy

现充

[农坤]如果8

兄弟骨科预警⚠️‼️
(拖延症我有罪
 
前文1   2    3   4   5   6   7
  
  
  
        在陈爸爸跟妈妈二人世界遍地旅游的这几个礼拜,倒是恰好成全了陈立农跟蔡徐坤的二人世界。蔡徐坤去洗澡,陈立农才拿起手机,微信的提示闪烁,看见好几个小时前来自杨怂包的消息,手指快速地在键盘上点按“我刚刚在跟我哥聊天。”很快收到回复“你们聊了多久啊天哪。”陈立农掰掰手指头算了下,露出不好意思的微笑,低头回复“10个小时。”杨怂包可能是无语到一个地步,隔了很久才回复道“是真的强。”
 
  
         两个人聊天聊地聊宗教哲学,聊蔡徐坤被绿了的朋友Adam聊毕业晚会,聊陈立农朋友杨怂包的追爱史聊歌曲电影聊鬼畜剪辑视频。蔡徐坤跟陈立农在过去的五年,彼此的生活轨道分布在完全不一样的区域里,差异化的巨大使得这种聊天对他们来说,更加像是一个个新世界的大门被打开。
  
  
        然而一个愉快的周末很快过去,陈立农不得不又在周日下午赶回学校。早上起来的时候跟蔡徐坤在床上狠狠纠缠了好几个回合,才有些狠狠地说“我现在真想马上毕业。”蔡徐坤被陈立农弄的累得不行,却还伸出手安抚性摸摸陈立农的脖子“你才高二呢。”陈立农有些恶劣地轻笑“是啊,说起来,哥哥连未成年的我都不放过呢。”蔡徐坤翻了个白眼,懒懒的一点都不想动,任由陈立农打横抱起他去浴室清理。

    
        蔡徐坤在浴缸中被合适的水温里包裹着,又享受着来自陈立农的独家按摩,困意逐渐爬上头来,竟是不自觉就靠着浴缸后壁歪着头睡着了。
   
    
        陈立农也知道是自己把蔡徐坤折腾地累了,贴心地帮蔡徐坤身子都擦干,又换上新的干净睡衣,盖上被子。完成这一系列动作后,陈立农坐在床边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家哥哥的睡颜,又拿起蔡徐坤的手放在嘴边轻轻啄了好几口。才终于恋恋不舍地收拾东西准备回学校。
  

        晚修课又长又难熬,杨怂包揉了个纸团,丢给隔着他两排的陈立农。陈立农本来在低头写套题,脑门突然被砸,认命地弯下腰去捡。纸条上歪歪扭扭写着几个字“放学,饭堂,饺。”懒得再写个纸条丢回给杨怂包,陈立农随意地往那个方向比了个“ok”示意自己接到了抢夺韭菜饺的暗号。

    
        “陈立农,杨铁坚。你们两个跟我出来一下。”门口忽而传来班主任的声音,想来是目睹了刚刚丢纸团的整个过程。
   
     
        陈立农的班主任是个非常啰嗦的中年妇女,把陈立农跟杨怂包翻来覆去地教训了一整节晚修,知道下课铃打响才不情不愿地放他们两个回去。一出办公室门,两人心照不宣地跑向饭堂。“好饿妈的。”含着饺子杨怂包口齿不清地说,“对了我跟你说个事。”陈立农突然严肃起来。
   
   
        “我跟我哥在一起了。”
        “噗…你说什么?你跟你…”看起是收到极大惊吓了,杨怂包用手把嘴挡住才能忍住不大喊出来,瞳孔里的震惊足以写下脱框而出的感叹号。
        陈立农表情却还是维持不变,伸手又夹了一块饺子放进嘴里,像是刚刚说了“今天天气不错呢”这样的话一样云淡风轻。
        “我说你兄控,只是……说说而已啊。”无法接受现实的杨怂包捂头低喃道。
        “有血缘关系的话,那就没有办法生孩子哎。”“不过同性恋本来也不能生孩子。”“而且还不能结婚。”“好吧大家都不能结,反正现在国内同性恋也不能结婚。”“那就,没什么区别了。”杨怂包一直用自问自答来平复心情。
  
 
        陈立农在之前没过想这些东西,还是会觉得太长远。但是杨怂包的问题让他第一次考虑到,他跟哥哥以后怎么办呢,能向父母说明吗,会选择领养孩子吗,在国内还是国外生活呢,最后一个问题也是最沉重的问题,哥哥会一如既往地喜欢他吗?
    
  
         如果哥哥还是哥哥,只是不喜欢他了呢。
 
  
        而情侣都常会有变心甚至出轨的时候,小吵小闹相对来说更应该是家常便饭。陈立农跟蔡徐坤除了因为血缘关系让恋情变得特殊,大部分情人之间不能避免的吵架磨合,生气吃醋,同样不能避免。
  
     
       陈立农躺在床上开始翻来覆去地睡不着,他突然变得很不安,才分别了几个小时,就开始想念某个人。非常想给蔡徐坤打电话,哪怕听一听声音也觉得足够,又猜想对方已经睡着了,不忍打扰。以前陈立农觉得谈恋爱的人都非常矫情又傻气,终于有一天自己也变成这样的人了,又觉得可怜地过分。实在撑不住要睡着之际,陈立农脑中最后的念头是,明天一定要见到他哥。
   
  
         陈立农在班里并不是太让人操心的学生,大部分时间还是很让老师放心的。所以第二天一早,班主任看到陈立农递过来的请假条也没有怀疑,签了名字就放行了。陈立农拿着手机站在学校门口踢着石头,觉得自己写的请假理由有点滑稽,“家事”,但仔细一想又觉得没毛病。学校位置离家太远了,公交车坐二十多个站才可以抵达。陈立农归心似箭,隔了很远看到对面的公交车站就要停下那辆自己要坐的路线的车,横穿马路的时候根本没有注意到迎面而来的车。
 
  
        “喂120吗,对对我在xx中学门口,这里有个学生被车撞了,可以赶快过来吗?”
    
 
   
   
   

未完待续

评论(6)

热度(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