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skiy

现充

[农坤]如果6

兄弟骨科预警⚠️‼️
终于捅窗户纸了
我这进度条
   
  
  
  
        陈立农表演结束,数数后面还有十八个节目,蔡徐坤才刚看了两个就已经感觉兴趣缺乏,坐在前排哈欠连天。“你是农农的哥哥对不对?”蔡徐坤旁边突然出现一个男孩子,非常自来熟地打起招呼来,似乎是怕挡到后面的观众视线而迅速坐下,没有给蔡徐坤反应的机会。“是啊……你怎么知道。”,男孩子一脸抽搐,“农农叨了一天说自己哥哥会来啊,然后在后台的时候还一直看着你这边,不要太明显又太好猜吧。”末了还补上一句“你们兄弟俩感情真好啊,我偷偷羡慕一波。”

    
        这种神奇的语气总感觉在哪里看过,蔡徐坤从他有限的了解,大概猜到对方是陈立农的那个微信好友“杨怂包”同学?
  
   
        事实证明“杨怂包”真的很自来熟,从陈立农的上课睡觉被抓之类的糗事到他们晚修下课饭堂的韭菜饺子,简直无一不能侃。蔡徐坤越听越起劲,问出了最好奇的问题“你叫什么名字啊?”。总不能本名就叫怂包吧,“我?杨铁坚啊。”
  

        蔡徐坤发誓自己不是故意要笑声的,杨铁坚这种名字已经很带感了,跟陈立农的备注一对比更加好笑。看着蔡徐坤一只手捂着嘴笑够了,杨铁坚噢不杨怂包才说“农农好慢噢,我们去后台找他吧。”于是两个蹑手蹑脚从座位起来,跑去后台。后台挤满了学生会的工作人员,有人在负责音乐播放,有人在角落补妆,还有选手在准备节目,来来去去看了一圈都没有陈立农的人影,“你好,请问陈立农去哪里了?”杨怂包没有办法,问起了工作人员。“他去了外面吧。”

    
        陈立农果然在外面,粉红色的衬衫使得他在路灯微弱的照射下也尤其显眼,对面站着一个身材高挑的长发女孩在低头说着什么,背对着蔡徐坤跟杨怂包,让他们看不清楚脸。蔡徐坤皱着眉,有种很不好的预感。“哇靠那不是级花吗,他们两个,哦吼,有奸情噢。好你个农农。”杨怂包的声音压低,语气中有掩饰不住的兴奋,像是探知到了什么不得了的八卦。蔡徐坤听到自己的声音“我们回去吧,被我们发现他会尴尬。”
   
     
        “陈立农,我喜欢你。”陈立农被人转告叫出去后,却意外发现自己收到了级花的表白。
        看着对面的人,洋溢着一种势在必得的自信,陈立农不知道怎的就想到自家哥哥跟自己聊天时候的某些神情,特别可爱。
        “傻了吗,一句话,做我男朋友吧。”级花的魅力有目共睹,之前陈立农也跟朋友讨论过这位校内风云小美女,却更鬼使神差地想到周末蔡徐坤送自己来学校的问题“你有女朋友吗?”
        立农,你死定了。
        立农,你完蛋了。
        “对不起,很感谢你的好意,但是我不能接收,我有喜欢的人了。”陈立农看着面前的女孩子,心里却感觉到一片亮堂。
        女孩低着头不敢相信,仿佛听到最不可思议的事。
    
  
         蔡徐坤回到座位开始神游,其实是不应该的,从一开始就不应该。莫名其妙的心动,不合理的天然默契,蔡徐坤觉得最不该的是,他看到那个女孩子站在陈立农面前,低头说着什么话的时候,他感受到一种类似于被抛弃的情绪。不是吃醋那么简单,这种感觉太复杂以至于超出了蔡徐坤的理解范围。蔡徐坤读过那么多书,最爱探究的是心理学,却没有一本告诉他为什么会对自己的弟弟产生这样的占有欲。
 
  
        陈立农远远就看到蔡徐坤坐在座位上紧皱着眉,台上的人还在唱着歌,场内大部分人都在挥手轻哼附和着,蔡徐坤却安静地坐在那里,就好像跟全世界隔离。陈立农走近,坐在蔡徐坤旁边一言不发,牵住了蔡徐坤的手,又把手指掰开,两只手变换着十指相扣的姿势。“哥你怎么了”陈立农在想,是不是自己把哥哥叫来看比赛导致心情不好了,“你不是去找你的级花了吗。”蔡徐坤转过头看着陈立农,脸上透露着些许委屈和可怜,本就略厚的嘴唇被自己咬的颜色鲜红。
  
     
       “我有喜欢的人啊。”陈立农笑眯眯。台上的表演进行到高潮,音响效果太好,蔡徐坤根本听不清陈立农说的话。看着陈立农的嘴型却无法判断,露出茫然的神情。而陈立农却伸前了身子,直接吻住了蔡徐坤的唇。趁没人发现之前迅速撤离,陈立农的表情像是偷腥成功的猫。凑到耳边轻轻跟蔡徐坤说着稍稍话“哥,我喜欢的人是你呀。”蔡徐坤一瞬不瞬地看着陈立农,又转而低头不语,座位下的手却扣着陈立农更紧。
   
  
         终于比赛到最后宣布名次环节,在主持人的一句“让我们恭喜以上晋级选手”中落下帷幕,陈立农成功进入总决赛。人潮散退后陈立农送蔡徐坤出校门的路上,蔡徐坤转头问道“农农拿了第二名开心吗?”“开心啊,但主要是因为哥。”因为在陈立农的心里,今晚更大的收获,根本不是这个奖项,是他的哥哥蔡徐坤好像也喜欢他。
   
  
         后来蔡徐坤问陈立农“你那时候怎么有勇气说出来啊,不然我骂你吗?”陈立农想了想“哥你知道杨铁坚吧,我给他的备注是杨怂包,因为他有个很喜欢的人却不敢说 ,我觉得我不能像他那样啊,我可是你的超级农农啊。”
    
 
   
   
   

未完待续

评论(5)

热度(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