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skiy

现充

[农坤] 如果5

兄弟骨科预警⚠️‼️
   
  
        陪蔡徐坤办完手机卡后,陈立农想起最重要的事“哥,你有wechat吗,就是那个微信?”蔡徐坤应激性下演技大爆发,装做听不懂的样子“有是有,但是没什么好友。而且你按键机又不能用wechat,问这个干嘛?”“哈哈哈哈我下了一个java版的wechat,虽然看不了朋友圈但是聊天方便很多阿。哥你加我好不好嘛。”对口口声声自己是183的个头,撒娇卖萌起来却毫不手软的陈立农,蔡徐坤大概没有一点点抵抗力。顺利地加了微信,蔡徐坤被陈立农的昵称逗笑——“超级农农”,他的弟弟真是太可爱了。
  
  
         而陈立农对自己居然能找到java版的wechat非常自豪,把按键机举给蔡徐坤看界面和联络人,蔡徐坤当然不是第一次看,但还是揶揄陈立农道“你不怕什么重要的东西给你哥看到阿?”“我超喜欢哥的,这有什么关系。”陈立农几乎是脱口而出。

    
        蔡徐坤没想到陈立农居然不介意他看自己的手机,那种不假思索又理直气壮的一句“我超喜欢哥的”,跟蔡徐坤第一次看到屏幕上几个字的感觉完全是不一样的,一开始的感觉是既害怕,又委屈,害怕自己太过喜欢陈立农,也委屈自己跟陈立农的身份。但今早已经把思路理通,蔡徐坤因为轻松变得坦荡荡,“我也超喜欢农农。”笑的一脸明媚,话语里有着真实的情感和内敛的心动。
  
   
        陈立农听到蔡徐坤的话,也笑了起来,两个人在大街上相视而笑却没有言语,在最美好的一个时刻里,话语才是多余的东西。
   
  
        笑够了,陈立农才说“哥,陪我去书店吧。我想买教辅”两个人才开始走向隔壁的书店。教辅来来去去不过那几种,陈立农很快挑好后下楼找蔡徐坤,发现他的哥哥正站在书架面前捧着一本小说在看,低垂的眉眼温柔,侧脸的线条流畅完美,“上帝也许真的吻过他的脸”陈立农心想。“哥你在看什么?”陈立农好像一次叫不够似的,每次跟蔡徐坤说话前面都要加上一个带着撒娇意味的“哥”,而蔡徐坤每次都会报以一个弧度恰好的微笑,陈立农在这一秒突然有种直觉,自己对哥哥来说,应该是一个特别的存在。

    
        蔡徐坤倒是没想过,陈立农的阅读量不容小觑,两个人就着自己看过的书,感兴趣的书,无语的作者和有意思或没意思的情节讨论了一下午,袒露厌倦的一面,分享恶趣味是必要。宗教、科学、经济、历史、文学,蔡徐坤在这样的讨论里又一次从陈立农身上得到惊喜。
   
    
         突然想起来早上遇到的那个僧人,问起陈立农“国内现在会有很多僧人吗”“僧人?寺庙里的那些吗”陈立农看起来很是疑惑“路上会遇到的那种?”“啊那有很多都是骗子哎哥,你遇到了?” “他说我身业逆障,犯下大戒。”蔡徐坤如实相告,还说“如果如果,如因有果。命中已定,切不可逆天而行。” “这么玄的吗,假的吧。”陈立农倒是满脸不相信。
   
     
       其实就算是知道了是身业逆障,犯下大戒,如果是为了那个人,还是会不顾一切地,走向他。  
   
     
        周末过的很快,陈立农就要回学校了,往常都是爸爸妈妈送陈立农去,陈立农这次却要蔡徐坤送。蔡徐坤一脸宠溺地说好,陈爸爸看到兄弟相处地其乐融融,也觉得非常高兴。蔡徐坤没有拿到美国的驾照,国外的驾照暂时也还不能跟国内通用。考虑到距离太远,还是选择了坐公交车,汽车太快,而“我想跟你多待一会”是两个人互不提起的私心。公交车上没有座位了,陈立农看着蔡徐坤“哥,难为你陪我站着了。”
   
   
         陈立农确实是一个浪漫主义,他时常在想坐公交车这种枯燥的事,还是要跟喜欢的人一起才最有意思,比如现在。车里偶尔急刹车,陈立农就很自然的伸出一只手护住蔡徐坤。兄弟俩各自经历过对对方过于亲密和吸引的罪恶感,缓释过后却没有对他们的突然上升的电波触碰有过讨论,仿佛是一个默契,本该如此,一直如此。
 
  
       终点站是陈立农的高中,距离晚修开始还有很长时间,陈立农提议带蔡徐坤逛他的校园。“这是操场,晚上会有很多小情侣来散步,抬头就能看到满天星空”,“那两个秋千很抢手,基本上每次路过都看到有人在荡秋千。”,“教学楼有两栋,后面是报告厅,会有十大歌手之类的比赛在里面进行。”蔡徐坤安静地听着,看着陈立农身上散发着一种阳光的少年感,既欣慰又心动。他的弟弟,长成了一个完全具有魅力的男性,虽然还没成年,但举手投足之间的自信……“你有女朋友了吗农农?”陈立农被问的一愣,他确实没想过这个问题,“那哥哥有吗?”问得小心翼翼,蔡徐坤觉得可以跟陈立农坦白了“不会有女朋友的,你哥我是个gay啊。”陈立农有些纠结,要问哥哥有没有男朋友吗,“傻子,不用想了,没有男朋友。”蔡徐坤看着把心里话写在脸上的陈立农就想笑。
  
     
       “哥是农农的咯那。”,这句话来的实在没什么逻辑,“是阿你的你的”。现在是,以后也是。
   
  
        蔡徐坤在陈立农上学后的第三天,终于感觉到了无聊。爸爸妈妈都去上班了,他自己一个人在家很无聊,又没有娱乐活动,本人也是个宅男属性,之前在美国为了筹备开网店的事最高纪录是两个礼拜没出门。滴,收到一条消息,来自超级农农,“哥我今晚七点半有十大歌手的比赛,你要过来看吗,我让他们留了VIP位置给你。”陈立农喜欢唱歌,他之前有跟蔡徐坤说过,也在前几天提到自己报名了学校里的十大歌手比赛。蔡徐坤看了手表,七点半,时间还早,蔡徐坤回复了“好”后,开始准备穿去看陈立农比赛的衣服,像是准备去约会那样重视。西装太显老成,pass。卫衣风格不搭,pass。蔡徐坤挑了好几身搭配,才最后定下来衬衫内搭白tee和紧身黑色破洞牛仔裤,按记忆中的路线走进陈立农的校园,走到在报告厅门口,蔡徐坤就被一个女学生阻挡了去路。“您是陈立农的哥哥吧,这边请。”
   
   
        坐在第二排的VIP位置里,蔡徐坤看着那个女学生给的节目单,一共有二十个选手,这个十大歌手比赛进行到半决赛环节,陈立农的节目排在第二个,表演曲目——《女孩》。“哥你来了。”明明很大只却很可爱的陈立农,今晚穿了一件粉红色衬衫,领带是一个兔耳朵,白色紧身裤衬出一双腿过分修长,蔡徐坤发自内心地觉得他的弟弟真好看。
  
   
        伸手摸摸陈立农的头,毛绒绒的锅盖头揉起来手感也很好。陈立农眯着下垂的眼,十二分认真“哥能来我真的很开心”。“那你要加油噢”“好”陈立农郑重地点头。比赛开始,前面的人一一上台表演,蔡徐坤却兴趣缺乏,几乎就要睡着。终于到了主持人念出“陈立农”三个字,蔡徐坤才提起精神坐起身来。歌曲的前奏响起,蔡徐坤第一次听这首歌。看着灯光打在陈立农的脸上,侧脸鼻梁高挺,抒情而略低沉的声音像把故事娓娓道来,底下开始有女孩子在偷偷尖叫。
  
  
         而陈立农只是看着舞台正下方蔡徐坤的方向,偷偷地在笑。
    
 
   
   
   

未完待续

评论(7)

热度(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