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skiy

现充

[农坤] 如果4

兄弟骨科预警⚠️‼️
好像我每次都忘记说
都是我编的‼️
小可爱们当故事看啊
   
  
        “坤坤,你是不是时差没倒过来没睡好啊?”陈爸爸一大早起来就刚好看到蔡徐坤从房间里出来,顶着个熊猫眼,脸上的疲倦不堪昭示着严重的睡眠不足。其实后半夜陈立农睡熟了,蔡徐坤就轻而易举地从他怀里翻了出来,但之前被陈立农忽如其来的梦话吓得神经紧张,以至于一夜没合眼。
   
    
        “啊是啊有点倒不过来。”陈爸爸给了一个绝好的理由来解释这场悲剧,蔡徐坤顺着下去打着哈哈。“要不你再睡一会吧,还早呢,等下…等下妈妈做好早餐我再叫你们俩个”。陈爸爸在蔡徐坤面前提到自己的妻子,感觉略有些不自在。“没事的,反正我也睡不着,有备用钥匙吗,我出去走走吧”。“你不要走太远阿,算了你把农农的手机拿出去吧。到点我们打给你。”
   
   
         想开口拒绝,又找不到很好的理由,蔡徐坤还是从陈爸爸手里接过了陈立农的手机——一部看起来相当复古的按键机。
     
    
        好奇心人人都有,但蔡徐坤觉得自己是个注重隐私的人,他不希望别人窥探自己的隐私,换位思考下他也不会去看陈立农的手机。把手机放进兜里,蔡徐坤站在电梯里看着楼层数字的变换,按键机还是他出国前常见的事物,现在过去五年还在用按键机的,可能只有国内被限制娱乐的高中生了吧。他突然有点同情陈立农。
  
   
        然而五年给一座正在发展中的城市带来的变化是显著而现实的,比如现在,除了隔壁两百米外的书店还在开,蔡徐坤感觉这个街道已经完全陌生了,甜品屋和汽修店并排,对面还有几个银行和便利店,发廊和早餐店才刚开门,五金店还锁着门,完全不是过去的模样。
    
  
        蔡徐坤漫无目的地走着,其实心不在焉。“施主,请留步。”突然被人叫住,蔡徐坤闻声回头,看到一个身穿沙黄色袍子的僧人正一脸严肃地看着他。“怎么了。”赖洋洋的语气,倒没有不耐烦。
    

        原来哪里都有这种神算骗子,蔡徐坤倒是好奇这个人要怎么把谎圆下去再坑自己一笔。抱着看戏的态度,蔡徐坤看着面前的僧人。对方依旧一脸严肃“吾与施主有缘,又知施主不日将身业逆障,犯下大戒,吾于心不忍,特前来向施主指点迷津。”这个僧人大概不知道蔡徐坤刚从国外回来,中文这几年来鲜少使用,退化迅速,与平常人交流无碍,但要让他听懂这段文绉绉的话根本不可能。
   
    
         听得云里雾里,蔡徐坤只捕捉到“犯下大戒”这样的字眼,想了想小说跟电视剧惯常的套路,故作虔诚地问道“大师,这可有解?”。僧人摇头“如果如果,如因有果。命中已定,切不可逆天而行。”蔡徐坤以为下一秒这个僧人就要说“施主化缘三千元可解”之类的话来摆出真正目的,却看到僧人说完后仿佛如释重负,掉头快步走了。
   
     
       “如果如果,如因有果,命中已定,切不可逆天而行。”。蔡徐坤看着僧人的背影,念叨了一遍,思前想后更加很是莫名其妙,遂不做多想。路遇僧人这件事就这样被蔡徐坤抛之脑后。
   
   
        突然感觉到兜里的手机一震,蔡徐坤以为是电话,拿出来想接却发现是消息,“你怕不是要变成兄控了吧”,来自杨怂包。又顿了一会儿,第二条消息发来“不说话了?那当我没说过吧”,虽然蔡徐坤自诩是一个重视隐私的人,但这种明显是在说他或者提到他的消息,而且还是来自陈立农,蔡徐坤没忍住点开了消息。来不及震惊于小按键机居然还有微信功能,“我好喜欢我哥!” 屏幕上几个字突然像重压施力于蔡徐坤的胸腔,弟弟喜欢自己应该是开心的,却感觉到呼吸困难的不适。
  
  
       陈立农睡得有点恍惚,醒来的时候翻过身看着床的另一边发呆。他确信无疑,他是非常喜欢哥哥的。出于弟弟对哥哥的天然崇拜,出于哥哥回来以后的自然相处,出于对哥哥身上好闻玫瑰味的喜欢。但他从没想过,自己对哥哥竟然抱有那样……不齿的旖念。青春期后他不是没有做过春梦,但每次总是没有具体的对象,也就一直没有放在心上。但昨晚那个梦太过真实,对蔡徐坤,对他五年未见的哥哥……就算是在自己心里都觉得说不出口,都觉得难堪无比。
  
  
       周末的陈立农拥有特权,早上不出意外的总是可以睡懒觉,也就不存在被叫起床这样的情况。陈立农用被子蒙住头,过了很久才缓缓坐起,想在客厅找到他的哥哥。“你醒啦,打个电话给你哥,叫他回来吃早饭吧”。妈妈在客厅拖着地,头也不抬地对陈立农说“他的电话号码是什么?”,“你爸让他带了你手机出门,他现在哪里有卡。”用家里的座机拨通自己的号码,嘟了几声后陈立农开口“哥,回来吃早饭吧”。又补充道“你在哪,要不要我去接你?”。“不用了我等下就回去啦。”确定了哥哥的语气没有不正常,陈立农的心稍稍安定了一些,其实根本谈不上在害怕,只是陈立农发现,自己对着哥哥就太容易紧张。
   
  
        蔡徐坤偷偷删了来自杨怂包的两条信息,以免被陈立农发现他看过自己的手机。第一次做这样不道德的事,蔡徐坤像刚出来偷东西的小贼一样手都会抖,当然,这个比喻一点也不恰当。真正的小贼应该是他的弟弟陈立农而不是他,他真心觉得陈立农是个毫无自觉的芳心偷窃犯。
   
   
        太久没有试过家里有第四个人吃早饭了,陈立农面前坐着妈妈,蔡徐坤面前坐着爸爸,四个人低头吃东西不发一言,像是贯彻那句“食不言,餐不语。”气氛变得尴尬起来。“妈你今天做的也太好吃了吧。”陈立农试图打破这种尴尬,“嗯我也觉得。”蔡徐坤突然接上一句话,其实早就想通了吧,当年的事并不能怪陈爸爸,何况陈妈妈嫁过来的时候自己还很小,这个后妈其实当的很好了,怪只怪自己放当初太任性。“真的吗?坤坤”陈妈妈眼里都涌上泪光,“真的呀,妈妈。”只听到蔡徐坤用一种甚为平常的语气,不像在撒娇,也不是在反讽。陈立农看着妈妈因为蔡徐坤的一句“妈妈”而激动地不成样子,内心没有任何吃味,反而觉得更像是自己带女朋友回家,妈妈被讨了欢心。反应过来自己越想越偏,陈立农觉得自己怕是完蛋了,或者说死定了。
   
   
        这顿早饭陈爸爸跟陈妈妈都吃的很开心,心事各异的只有蔡徐坤跟陈立农。
  
  
       蔡徐坤并不是蠢,只是对自己居然未成年的弟弟心动有点难以接受。思想建设了一晚上没有用,还总是被陈立农无知状态下撩到,蔡徐坤觉得要是有什么是能克自己的,陈立农是头一个。虽然接受了这样的事实,但在蔡徐坤看来心动只是一种瞬间行为。他跟陈立农这么久没见,陈立农对他抱有一种对兄长的期待,这是好事。而且也不能说明自己对陈立农一定是抱有什么想法,蔡徐坤越想越觉得轻松。甚至开始联想如果陈立农不是他弟弟,觉得自己会追他也不一定,但现在可能就不行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陈立农心里怀着负罪感,早餐也没怎么吃,吃到一半突然想起什么,侧过头去跟蔡徐坤说“哥你还没有手机卡吧,我们等下去办一个。这样你就比较方便。”陈爸爸跟陈妈妈大赞陈立农长大了,会为哥哥着想了。但陈立农知道自己的私心,他只有周末能回家,不能一直见到蔡徐坤。但如果蔡徐坤有了手机卡,他以后晚修下课后还能跟蔡徐坤说上几句了。
    
   
   
   

未完待续

评论(5)

热度(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