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skiy

现充

[农坤] 如果2

  前方兄弟骨科预警⚠️‼️
   
  
        “哥。”这个词,陈立农说出口的时候像是说过无数次那样,自然地有些理所当然。但实际上在这个家里,“蔡徐坤”三个字和连带的一切有关话题,在他离开家以后就突然中断了。蔡徐坤变成了一个“不能说的秘密”。陈立农曾看见过爸爸在妈妈不在家的时候偷偷打电话给哥哥,他有时候也会突然好奇在国外的哥哥生活现状。但当一家人坐下来面对面的时候,都不由自主地选择对这件事保持沉默,仿佛形成了不用解释的默契。
     
    
        眼下这个“不能说的秘密”回国了,爸爸对此过于激动,而妈妈的反应又太平淡。在这种有些反常的背景里问出这个问题,陈立农感觉尴尬地挠挠后脑勺,等待着哥哥的回答。
  
   
        “嗯……还好吧。”蔡徐坤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只好选择了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
    

        怎么会还好呢,年少开始离家,五年了,陈立农从不曾在爸爸的电话里听到蔡徐坤有过哪怕一次的哭泣,或是情绪不稳定的时候。在成年后就开始拒绝来自家里的扶持,拒绝爸爸的打款,一个人在大洋彼岸的那一头很坚强地生活。但从陈立农的角度里,只看到一个太倔强,倔强地让人心疼的哥哥。身体先于思维,陈立农还没完全思考完,就已经伸手抱住了自己的哥哥。
   
     
         陈立农意外地发现,蔡徐坤没有打算挣脱这个怀抱,甚至是乖巧地把头靠在陈立农的肩上,完全没有拒绝来自弟弟的善意。
   
   
        这个拥抱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长,气氛开始变得有些暧昧起来。陈立农闻到蔡徐坤身上有种好闻地让人上瘾的味道,像是清晨招满露水的玫瑰。为了印证自己的想法,陈立农把脸贴近蔡徐坤的头发,满足地深吸了几口气。“你…你在干嘛。”蔡徐坤感觉自己说话都不利索了。“哥你好香喏。”陈立农嘟囔道。
  
  
       见鬼了,蔡徐坤感觉心跳不受控制地在加速。
  
  
        其实蔡徐坤很早就确信了自己的性取向,加之人常年在国外的开放氛围中,不免地有些随性贯了。在他回国后看到陈立农的第一眼,几乎是下意识地,就用一种审视或者说是打量另一个同性的目光看着这个弟弟,但也就到此为止了。蔡徐坤可从没想过,他人生十九年来的第一次怦然心动,会来自他的弟弟。陈立农低头贴住他的时候,蔡徐坤甚至能感觉到两片薄唇贴着自己的耳朵,这短短几秒的接触极大地刺激了蔡徐坤的每一条神经。而那个始作俑者,此刻却一脸无辜,根本没发现自己的举动是在挑战哥哥的承受极限。无形引诱,更为致命。
  
   
        伸出手推开陈立农,“我去下厕所。”蔡徐坤感觉自己简直像是落荒而逃。留在原地的陈立农看着蔡徐坤一脸疑惑,随即自己又给出解释,他的哥哥还是会害羞啊,可能是一时之间还不能习惯兄弟之间的亲密吧。
   
   
        另一边,在厕所用洗手池的冷水泼了自己好几次的蔡徐坤,终于感觉到有点冷静下来。虽然陈立农宽肩长腿,虽然陈立农让他心跳加速,虽然陈立农……即使有一万个虽然,但像英语阅读理解常出的那类题那样,but后面的句子才是理解文章的关键,而那些在前面的虽然无论列举多少,都不能具有说明意义。蔡徐坤觉得,他的那个but是“陈立农是蔡徐坤的弟弟”。
   
   
        因为是弟弟啊,即使他跟陈立农不是一个妈妈生的,但是身体上流淌着的二分之一的血液是一样的啊。说不定是因为自己太久没有看到有血缘关系的人了,蔡徐坤想到自己在美国上学要遇到中国人都很不容易,偶尔遇到亚裔的人就已经很有亲切感。中国不是有句老话叫“血浓于水”吗,也许这就是不可解释的亲情的力量吧。蔡徐坤不停给自己做心理暗示,试图把那种有些莫名其妙的心跳在自己的脑中转换为血缘亲情的羁绊。
  
  
        做好思想建设的蔡徐坤从厕所出来,看到客厅里的亲戚都散的差不多了,点头示意打过招呼后。蔡徐坤深吸一口气推开了陈立农的门,却看到少年在里面换衣服。小西装被脱下来后随意地搭在凳子靠背上,白色衬衫解开了两个扣子,一双修长的手正扯着自己的黑色领带,“啊校服还是太不舒服了,哥,你们高中的校服也是西装吗。”蔡徐坤从欣赏陈立农美好的肉体里回过神“西装是有的,不过都是校庆典或者大合照才需要穿。平时都是穿自己的衣服搭配校服运动裤。”
  
 
       陈立农套上运动短tee,看着低头的哥哥。却发现蔡徐坤的耳朵有点红,恶作剧的心思蠢蠢欲动。让你小时候欺负我,我也要欺负你。
  
  
        陈立农伸出手捏住了蔡徐坤的耳垂,准备拉扯的时候却意外发现手感很好,就心软的换成了揉捏。蔡徐坤感觉自己已经死机了,没有尝试过这种举动的他根本不知道要作何反应。“哎哥你右边,对吧是右边,右边耳垂怎么有个块阿。”蔡徐坤看着陈立农一脸天真无害,只好开口解释道“是以前打耳洞发炎了,然后伤口愈合后留下来的血块。”蔡徐坤突然想到什么,又觉得庆幸,他的弟弟应该不知道,只打右边耳洞是男同性恋一种隐秘的身份说明吧。
 
  
       “哇我也要打耳洞,打一个跟哥一样的。”
       “不可以。”
       “为什么不可以?”
       “没为什么。”
       “我才不管咧我就要去打”
        “那你打耳洞被老师骂的时候不要赖我。”
        “才不会。”
        “哥你多高啊?”
        “181或者182,差不多这个身高。”
        “那我比哥高哦,我前几个月测了183,而且看起来还会再长的样子。”
   
   
        跟你待在一起真好,如果,我是说如果,你不是我弟弟,就更好了。
     
     

未完待续

ps:
虽然我下午手贱地误删了自己的文
但还是身残志坚地选择了凭记忆再快速写了一遍
累了_(:з」∠)_

评论(14)

热度(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