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skiy

现充

[农坤] 如果1

作死开新坑
兄弟骨科预警⚠️‼️
    
     
    
       “啊农农回来啦”晚修下课回家的陈立农,一推开门就看到家里坐满了人,是少有的热闹,七大姑八大姨围着坐在沙发中间的年轻人,热心地嘘寒问暖。
       

        年轻人染了一头浅金色的头发,大厅的灯光照的皮肤白皙,眉眼带着浅浅的笑意,是自己很久没见的哥哥——蔡徐坤。
   
   
        有多久没见呢,陈立农记得最后一次见到蔡徐坤的时候自己才准备读初一,但转眼明年他都要上高三了。在这整整五年,他和蔡徐坤没有通过一次电话,没有聊过一次天。久得几乎要让他忘记这个家原本的形状,是一个四角形,而非只有他跟爸爸妈妈组成的三角形。
   
   
        客厅里有大人问道“坤坤你还记得农农吗,有好多年没见咯。”蔡徐坤抬起脸来笑意更甚“怎么会不记得呢,我们小时候很相亲相爱的呀。”
  
   
        相亲相爱,陈立农可不记得他跟蔡徐坤有过这样的兄弟情深桥段。
  
  
        男孩子小时候总是要顽皮一些,蔡徐坤比陈立农虚长了两岁,向来是非常喜欢仗着哥哥的身份找各种机会欺负他的。而陈立农小时候性格要更软弱些,眼泪像是不要钱的随时随地流。蔡徐坤总爱恶作剧地抽走陈立农屁股下的凳子,陈立农毫无防备地一屁股坐下后就开始放声大哭,边哭就边喊“哥哥欺负我。”然后蔡徐坤就会被陈爸爸训斥,结束以后又继续找机会欺负他的粉红兔子弟弟,如此循回。如果说小时候是这样,长大后两个人懂事了,关系应该会变得好一点的。
 
  
        可惜再大一点,蔡徐坤就意外在爸爸妈妈一次无意提及中,知道了这个家的秘密,原来他跟陈立农并不是同一个妈妈生的。自己真正的妈妈在生他的时候不幸难产,失去了性命。第二年陈爸爸就娶了陈立农的妈妈,再后来就顺理成章有了陈立农。
    
  
        青春期的蔡徐坤敏感又多疑,瞬间感觉自己是这个家里多余的存在。跟陈立农的关系也就变得越来越疏离,原本住一个房间的他们,一起睡在一张上下架的床也选择互相无视,甚至最后蔡徐坤义无反顾地改回了妈妈的姓,又坐上飞往美国的飞机,十四五岁的年纪里蔡徐坤选择了离家远读,头也不回。
   
    
        去年考上了美国很好的大学,是自己喜欢的专业,跟同学一起开网店赚的钱也够自己学费和房租。蔡徐坤本该对这样的生活满意,却在陈爸爸又一次小心翼翼的询问中,突然唤起了内心深处对于家庭的渴望,“坤坤今年要不要回国看看?”迟疑了一会儿,蔡徐坤拿着话筒的手开始颤抖,轻轻地说了一声“好”。
   
    
        蔡徐坤在美国读书的这五年,身边没有人引导照顾,从一开始的语言不通交际困难,到现在的学业有成财务自由。蔡徐坤吃了太多太多的苦,他从没有对谁倾诉过。只是在某些时候,却又更希望得到某种程度上的安慰或鼓励。
    
    
        在这个gap year盛行的时代里,蔡徐坤向教授提交的休学申请变得非常合情合理。大概透露了自己间隔年里的打算,很快收到了教授的回复。“It can be anywhere , anytime , do anything if you want , be ture to yourself . God bless you . ”在不论何时何地,做任何你想做的事,做真实的自己,上帝保佑你。
  
     
        希望如此吧,蔡徐坤想。
   
   
        蔡徐坤告诉陈爸爸自己的飞机航班和落地时间后,陈爸爸激动地话都说不出来,五年了,他有五年没有见过自己的大儿子了。随即一一打电话通知了七大姑八大姨这个消息,“对对,坤坤大后天就回来啦,你们也过来看看?那当然好。”于是就有了陈立农推开门看到的那一幕。
    
   
        拥挤,这是当下蔡徐坤的第一感觉。被一群人围着关注的感觉让他很不习惯,却又没办法拒绝这些亲戚的热情和好意。直到陈立农推门进来,大家的注意力才稍稍转移。
    
     
        他的弟弟应该被爸妈照顾得很好,不再是小时候的那只爱哭到不行的粉红兔子了。明明还没有成年,看上去比他还要高几公分,白色衬衫打着黑色领带,校服的小西装样式完美地修饰了他的身材,宽肩长腿,想也知道陈立农在学校应该是很受女孩子欢迎的那一类。
    
  
        “农农,带哥哥回房间聊聊吧,你们兄弟俩一定有很多话要说吧。”妈妈适时地提出了建议。
  
   
        蔡徐坤顿时感觉陈立农就是他的救星。
    
    
        离开拥挤的客厅,蔡徐坤跟着陈立农的脚步踏进了他的房间,或者说他们的房间。房间几乎还原了蔡徐坤记忆中的模样,这个房间的摆设,家具的方向,一切一切都跟五年前相差不大。唯一的不同是,那张他和陈立农曾经共同拥有的上下架床,换成了一张1米5的床。
 
   
        “噢上下架床是前年才换的,因为我长高了,床有点装不下。”陈立农像是能看懂蔡徐坤的心思,开口解释道。
    
      
        陈立农看着自己的哥哥,即使离开客厅的灯光照射,皮肤还是这么白皙,脸颊上的痣小巧可爱,鼻子又高又挺,也太犯规了吧。他专注于欣赏自家哥哥的盛世美颜,手心开始出汗,不由自主地紧张,也不知道要跟蔡徐坤说些什么好。蔡徐坤也陷入了回忆中,回味过来才觉得一时间空气沉默地有些尴尬。
   
   
         在又是一阵很长的沉默后,陈立农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声音。“哥,这些年你过的好吗?”
   
    
   
   
未完待续

评论(19)

热度(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