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skiy

现充

[农坤] 兔兔怎么可以吃我6

*abo    
      
*复健更文     
       
*练习生N×总裁K
   

        

         范丞丞很敏锐地感觉到自家boss今天的心情有点古怪。
     
      
        具体表现在——今天突然吩咐他在美式咖啡里多放两粒方糖,这对于一向戒糖的蔡徐坤来说实属反常。范丞丞亲眼看到蔡徐坤把好几份文件塞错位置,紧接着咽下咖啡后的第二秒,就开口让他把咖啡倒掉。
        从以上种种迹象可以得出结论,事出无常必有妖,范丞丞自然不敢多问,又耐不住心中好奇,在位置上东张西望起来。

               
        “范丞丞。”
        蔡徐坤突然叫出我们助理小范的全名,范丞丞神游太虚的思绪被一秒终结。
       受惊地瞪大眼睛看向蔡徐坤就开始结巴“啊?蔡蔡...总?怎...怎么了?”
      
     
        办公司的门却适时地被敲了两下,范丞丞透过磨砂玻璃门可以大略观察到他的救场恩人——男的,腿长,瓜皮头,就是可惜了面容看不清。
        “请问蔡总是在里面办公吗?”救场恩人开口了,范丞丞恨不得立马开门,但还是维持着助理的职业操作问了一句“谁呀?”
         “我是昨天招选入围的练习生陈立农,今天过来提交合同。”
        按理来说练习生的签约合同不需要直接给到蔡徐坤,范丞丞压下心底的疑惑,在蔡徐坤的挥手示意下去开了门。

             
        噢一个挺帅的alpha练习生,范丞丞眨巴眨巴着眼睛表达感谢。
        “范丞丞,去倒一杯美式,两颗方糖。”范丞丞火速逃离现场,转身关门的时候还隐约听到刚刚进去那个练习生说“哥居然记得我的口味哎。”
              

        啥呀这是。
      
       
        范丞丞一走,只剩蔡徐坤一个人对着陈立农, 他反而感觉到不自在了。“你过来干嘛?签约的合同你昨天不是给我了吗?”
        “我来见坤坤啊。”陈立农一本正经地答道。实则完全是装模作样,他手机拿着一叠白纸——真正的合同明明在蔡徐坤的档案袋里。
         “叫什么坤坤,你比我小。”蔡徐坤被陈立农这突如其来的昵称搞得紧张,手指触到手掌心才发现在出汗。他其实不太擅长处理跟alpha的关系,尤其是当陈立农带着被他包养的身份有了几分名正言顺的意味以后。
   
   
        “坤坤也可以叫我农农。”陈立农的可爱太犯规了,即使是说着有商有量的话,也像吃准了蔡徐坤要吃他那一套。他自顾自拉开蔡徐坤桌子对面的凳子坐下,又随手拿起笔筒里的一只笔在白纸上写道“哥哥是生我气?”,收笔的时候再把白纸推给蔡徐坤看。
        “没有。”蔡徐坤直接开口了。他的确没有在生陈立农的气,某个程度上来说其实他情绪不好是因为生自己的气——太过快速地对陈立农产生了依赖感。这使得他感觉挫败。
     
           
        陈立农拿起笔又在写“哥哥不要生我气又憋着不说,骂我一下也好嘛。”
        蔡徐坤刚看完,就看到陈立农推过来的第二张纸——“快点来凶我!”
        “也不要太凶了。”陈立农在这句话后面还画了一个哭哭的表情,蔡徐坤忍不住噗呲一笑,也没真的要凶陈立农。两人对视了好一会,就是没说话。范丞丞推门进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
                     

         “谢谢蔡总关心,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不打扰您工作。”陈立农迅速起身,把椅子推回原位后向蔡徐坤鞠了一躬,走的时候还不忘对进门来的范丞丞点头微笑示意了一下。
      
      
        “啊那......咖啡?”范丞丞举着咖啡问蔡徐坤。
        “放下来吧。”蔡徐坤微微咪了眼说道。
      
       
        范丞丞在工作日记里写下一行字——“蔡总喝完了那杯放了两粒方糖的美式咖啡,在那个练习生来过以后心情突然变好了。”

                                             
        

        tbc
        (让大家久等了_(:з」∠)_//我有罪

评论(22)

热度(5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