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skiy

现充

[农坤] 真相是真

*私设一堆
      
*可以砍我但nkszd
              
    
  
        

        今晚,蔡徐坤又做了那个梦。
        他又一次从梦中惊醒,冒出来的冷汗都顺着额头往下滴。随手抹掉那些恼人的汗,蔡徐坤用手撑起上半身去看床头边上的闹钟,荧光数字显示出来的时间还早,才三点半。             
 
    
        蔡徐坤认命地叹了口气,重新缩回到被窝里。被窝的完全包裹让他找回一点真实的温暖感,于是他鼓起勇气拿出手机,眯着还不太适应亮光的眼睛开始翻看聊天记录。
        终于,被他找到了陈立农上个月跟他最后一次聊天的时候,说的原话——“晚安,祝你好梦。”蔡徐坤盯着对话框内的几个字直到眼前出现重影,他开始像默念咒语一样地催眠自己继续睡下去。最好如陈立农所言,做个好梦。
         
    
        但坦白点讲,最近一直困扰蔡徐坤的,某个程度上甚至算不上是个噩梦。
         
   
        梦里有大把大把的鲜花,各地的来宾,长长的红地毯,像他们当年在一个组合时会一起去参加的各种重要场合。但等蔡徐坤回忆起来,这已经是很久远的事了。他们在其中的那个组合在合约期满后就直接解散,他们则各自奔赴未来,拥有了更多的更重要场合,个人演唱会,粉丝见面会,颁奖典礼,甚至是婚礼。
        蔡徐坤最近在不断地梦到那天受邀参加陈立农婚礼的场景,他最终也没有缺席陈立农人生中最重要的场合,哪怕是作为一个旁观者的身份。他穿着得体的西装,带着大方的微笑,完美地见证了陈立农从此属于某个人的这个时刻。
    
    
        他上前拥抱住新郎官,听见自己对陈立农说“新婚快乐,我永远是你的哥哥。”
        
    
        曾经蔡徐坤的所想所求纯粹地可怕,他望向世界的目光是热烈而不加掩饰的,他要舞台,自愿成为音乐的信徒,自虐般保持着绝对清醒。
        而陈立农就是在这个时候,向一整个世界发射了粉红色的糖衣炮弹,温柔而致命。蔡徐坤在离他最近的身侧,无可避免的被一击命中。
    
    
        起初蔡徐坤不是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被击中,进而产生了一系列化学反应。他太想当然地以为,那些不由自主的维护,组合大合照里偏侧的二十公分,不需寻找也能握住的手,莫名其妙的暗号对接,所有的一切一切都是在过往节目里、训练时一点一滴累积出来的感情。
        他私下害羞又内敛,却唯独对这个男孩许下了第一个承诺——“我永远是你的哥哥”。组合是限定的,我对你的照顾、喜爱却不加期限。
              
  
        很久很久了,直到上个月陈立农结婚了,蔡徐坤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已经无法跟他更近一点 ,没机会跟他分享人生中的更多时刻了。
        “哥哥”这个身份,也许能够正大光明地跟他拥抱,同时也失去了继续站在他身边的资格。

           
        “蔡先生,你最近过得怎么样。”
        说话的是心理医生,今天是蔡徐坤按月惯例要有的一次心理咨询。近年来越来越多的艺人出现心理问题,防范于未然的意识出现后许多艺人都会主动选择去做这样的定期咨询。
         “张医生呢,怎么换了人。”
         对面不是之前接管蔡徐坤心理咨询的那个医生,一口台湾腔出来就让蔡徐坤想起陈立农。令他不快。而蔡徐坤无论是看起来还是实际上精神状态都并不太好,吃不下饭,睡不好觉,不过大半个月整个人瘦得都有点脱相。他在经历一场过期失恋。
        “张医生最近出现了身体状况,出于对他的尊重,我不能向您透露太多。而您的档案,我也已经接管过来了,蔡先生,我跟张医生师出同门,您应该相信我的专业能力。”
         原来都是一样的,认真说话的时候台湾人的台湾腔就会削弱,蔡徐坤不着边际地在联想。
      
     
        也许是面对一个陌生人,对方又是具有良好职业道德的聆听者的角色,蔡徐坤思虑再三,还是跟这个新换来的台湾医生说出了自己的梦。
             

        医生越听眉头皱得越紧,他想起了很多很多年自己做过的一次免费咨询。那时候他还不是什么心理咨询界的大拿,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心理学专业的大学生,出于要收集毕业论文资料的目的开了一个帖子,寻找自愿者来找他咨询。
        他后面收到了一封手写邮件,对方不知道是走投无路还是把他当做一个树洞,隐去了所有个人信息只问了他一个问题——“我喜欢上一个同性,但他说他会是我永远的哥哥。如果十年以后,哥哥还是哥哥,我应该怎么办呢?”
            
    
         所有信息都对上,有个真相呼之欲出。
           

         医生当年接到的咨询几乎都一一回复后,被整理在一个合集里,唯独那个像独白又像树洞投稿的问题,医生不知如何作答。
        而现在,蔡徐坤准确地认出了陈立农的字迹,也明白了陈立农最后的答案——哥哥当然还是哥哥,陈立农也翻过这一章,开始了新的人生。
        蔡徐坤最近整夜失眠,总是做梦,觉得自己反射过长带来的一厢情愿后遗,像是白天放出来的烟火,又聒噪,又无用。但其实真相是,曾经有两个火苗在黑夜里孤独闪烁,最后各自熄灭。即使真相是真。
     
            
        我怕冷,怕被误解,怕没有舞台,怕别人看不到我。也怕,你原来是我的。
        这个原来,短暂到我自己都还没察觉。就被迫用一种很潇洒的姿势,痛痛快快地失去了你。               
        

评论(68)

热度(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