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skiy

现充

[农坤]兔兔怎么可以吃我5

*abo
        
*说搞就搞 不要上升
       
*练习生N×总裁K
               
  
 

        陈立农投过来的简历写得非常认真,也非常琐碎。长长的个人说明几乎涵盖了他十几年来经历的大事小事,夜市小王子摆摊烤鱿鱼,十四岁参加街道选秀,甚至十七岁时分化成alpha的场景,陈立农都一股脑儿地全写上去了。
       平常要是看到这种长篇大论似的简历,蔡徐坤随便扫完两行就感觉要看不下去。此刻却因为好奇,坐在评委席上开始仔仔细细地看了起来。
      
             
        但下一个参赛的选手快要上台,坐蔡徐坤隔壁的另一个评委转过头跟蔡徐坤讲话“你还在看啊,那孩子写的简历我也看了一下,有点长噢。”
       用的是那种极其隐晦的语气,在暗示和提醒蔡徐坤把注意力转回接下来的招选中。蔡徐坤突然想起,这个圈里的人大概都是人精,大家小心翼翼地度量着言行举止的分寸尺度,都在努力地维护着表面上的基本和平。
      
          
        “他很可爱。”蔡徐坤说道。
       
    
        陈立农很可爱,蔡徐坤第一次见到他就是这种感觉。但其实按常理来说,人们不太会去形容一个alpha是可爱的,陈立农的可爱则像是他最自然的状态,有点所见即所得的意思。
        如果说之前的感觉都还只是停留在平面的,看了陈立农超长个人说明的蔡徐坤,即刻感觉到“可爱”变成了一个足够立体的形象——是被台湾海峡的风吹出来的,可能是凤梨酥味,又可能是粉红色的小男孩。即使是alpha,也会让人容易联想到兔子一样的小动物,叫人心底生出柔软。
      
    
        直到中午,今天的练习生招选才终于结束。蔡徐坤和其他评委一起,选出了包括陈立农在内的十几个人作为今年的新练习生,接下来就是惯例,把这一群入围的新练习生召集起来开个会。    
      
    
        蔡徐坤此刻坐在后面旁听,看着这十几个脑袋,跟着选管人员的话有节奏地持续点头。               
        “希望在座的各位都能真正地明白,成为练习生对你们意味着什么。”
        “这里是我们公司的练习生合同,人手一份,如果看完想退出,也还不晚。不用着急答复我,我们这几天也会安排你们的住宿,但如果三天后没有收到你的答复,我们会自动取消你在这次招选中的入围资格……”
     
     
        蔡徐坤大大方方地看向人群里的陈立农。而原本听得入迷的陈立农,像接收到心灵感应似的,竟也转头看向蔡徐坤的方向。一时间四目相对,蔡徐坤顿时有种小时候偷吃零食被发现的紧张感,等到陈立农再坐正,蔡徐坤才猛地想起他今天没带眼镜——刚刚也许不过是巧合。
        
      
         开完会,其他新练习生和选管都陆陆续续地离开了会议室。蔡徐坤没动,陈立农也还在座位上坐着。偌大的房间里,就只剩陈立农和蔡徐坤两个人。蔡徐坤开始感觉坐如针毡,起身走上前去跟陈立农说了一句“好好看合同。”后准备转身就走,却被后者一把抓住了手腕。
        “哥说的是那份包养协议吗,我签字了噢。”
        陈立农说出了今天发现蔡徐坤后的第一句话,也不管蔡徐坤一脸震惊的神情,就继续说道“哥是不是一开始就想包养我的。”
   
    
         是,也不是。蔡徐坤短时间内竟想不到如何跟陈立农解释这乌龙事件背后的前因后果。      
       

        “捡我回家不用对我负责的嘛?哥哥。”
        陈立农松了松抓蔡徐坤手腕的力度,开始小幅度地摇晃起蔡徐坤的手。于是蔡徐坤看到的,就是一个几个小时前被他从心底夸赞过可爱的alpha,正在对着他撒娇。
        “从我家搬出去。”陈立农听到蔡徐坤说的话,脸一秒就垮下来。
        “公司安排了你们住宿舍。”
        “好的!”陈立农连尾音都兴奋地上扬起来。蔡徐坤面上带着一丝嫌弃,心里却还是忍不住像所有碳酸饮料“布噜布噜”出快乐的气泡。
            

        陈立农没有钥匙也没指纹解锁,要回去蔡徐坤家里收拾东西还得蔡徐坤亲自带他走一趟。趁着午休的时间,蔡徐坤开车带着陈立农回家。
      “感觉像回到了哥第一次带我回家的时候,但现在不一样了。”
       “哪里不一样了?”
        “我现在是哥的alpha了啊。”陈立农放肆又得瑟地笑,整个表情都在说明——能被蔡徐坤包养对他来说是一件非常值得高兴的事。
        “协议第十七条。”
        “在任何时候对除甲方以外的人,乙方都需要为这份协议的存在做保密保证嘛。我知道的啦,我真的有好好看合同噢。再说了,现在也没有别人在嘛。”陈立农求生欲爆棚,一字不差地背出了包养协议中的特定条款。
             
     
         蔡徐坤懒得跟陈立农计较,他之前怎么没发现陈立农脸皮这么厚。
    
       
        前脚刚送完陈立农到家,后脚蔡徐坤就接到公司公关部打来的紧急电话,他从钱包中抽出来一张可以代替指纹的业主备用电梯卡,就不得不回公司处理一趟。
        “没事的啦,我一会儿就收拾好了,你快去吧。”陈立农倒是笑的眯眯眼跟蔡徐坤挥手。
      
      
        晚上蔡徐坤忙完回到家,肚子早已饿地咕咕响,正习惯性地唤陈立农给自己煮面,又才后知后觉地发现陈立农已经搬走了。
        陈立农住的这几天时间,原来已经在一点点改变这个他原来只是买来方便上班的公寓。
        阳台的花花草草都浇过水了,屋内大厅被打扫地很干净,厨房的调料餐具也摆得整整齐齐,连鱼缸里的观赏鱼也被投喂过。陈立农的纸条贴的到处都是,蔡徐坤每走几步,就看到新的写着繁体字的纸条提醒。
     
             
        根本没有想过要带一个alpha回家的蔡徐坤,今晚一个人煮了泡面,突然失眠了。
           

           

        
        tbc
        (我是蜗牛所以不要催我//随便来点红心蓝手评论吧

评论(39)

热度(9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