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skiy

现充

[农坤] 第七个隧道

*现背剧情      
        
*枯水期自割腿肉
       
      
                    

        台湾地势高,山很多,所以公路上的隧道也很多。小时候的陈立农坐在车里面,感觉自己是被神秘组织指派选中,才坐上了这辆宇宙穿梭飞船,窗外的昏黄壁灯都是星河里的闪烁亮光。
     
     
        他看向窗外,即是望向宇宙。
     
     
        钢筋水泥明明坚硬又冰冷,铸造成的条状隧道却能带给他奇妙的短途旅行感。于是,他突然想起自己看过的百科全书——我们,是恒星的孩子,当我们望向宇宙,去关心太空,我们就能顺着视线的方向找到自己的起源,围绕或组成我们的所有原子和分子,全部来自亿万光年前的宇宙大爆炸。遥遥相对又沉默无言的星星,也与我们息息相关。
              
        
        “在想什么,嗯?”耳边是小心压低过的声音,呼唤陈立农和他的思绪一起着陆地球。
        “在想,这是经过的第几个隧道。”陈立农精神很好,这一路上都没怎么睡。进到隧道后手机的信号变得很弱,这使得陈立农放弃在车上看手机的举动,专心看向窗外去幻想宇宙星河。  
      
     
        “第七个。”蔡徐坤的脸正面迎着昏暗隧道的壁灯,照得他整个人都明明灭灭,看向陈立农眼神却是一如既往的坚定。
        “你数了?”陈立农有点惊讶,他本以为蔡徐坤眯着眼戴耳机就会自动跟世界隔绝。
        “没数。”那就是蔡徐坤在跟他瞎扯了。 陈立农顿时感觉有点无语,但又懒得跟蔡徐坤去争辩什么,这没实际意义而且——车上坐着的其他队友应该都睡着了。
       
                 
        “你看了七次窗外,所以应该是第七个。”陈立农本以为跟蔡徐坤会就这样继续沉默到下车,对方却冷不丁冒出一句话。
       陈立农平时思维都很跳跃,此刻却敏锐又直接地领会到了来自队长的未言之意。
     
             
        你看了七次窗外,我看了你七次。
     
         
        也许还远不止,陈立农展开合理推断,不连贯的观察很难让蔡徐坤准确无误地说出次数,应该只看了一次,但从头到尾都没移开过视线。
      
              
        那种感觉又回来了,总是被蔡徐坤注意多一点,关照多一点的感觉。
        “现在看到农农这么开心,我也很开心。”
        ……
        “他削了一个爱心哎。”
        ……
        “大家好,我是陈立农旁边的蔡徐坤。”
       ……
        “我会照顾好我们的小忙内。”
        ……
        “超时了啦,笨蛋。”
        ……
        “我是你永远的哥哥。”
       
      
        陈立农一瞬不瞬地转过去看着邻座的蔡徐坤的眼睛,像误入了外太空神秘域的引力场,不可抗力让他深陷沉沦。那些曾被刻意封印忘记的所有细节片段,此刻全部一起涌上陈立农的心头。他们一巡过后有好长一段时间都没见面,两个人私底下其实联系很少,以至于陈立农过分习惯同行和幸运,此刻却生疏得像远亲。
      
     
        既然灯光昏暗,隧道狭长,陈立农决心偷一个吻,他跟蔡徐坤的。
      
       
        他把脸向凑近了蔡徐坤一点,距离在三公分左右停下。他听到自己雷鸣似的心跳乱如麻,蔡徐坤动也不动,只是望向他笑得柔软异常。
        
    
        也许他早该知道的,人间危险,宇宙又遥远,天使在他身边。
        
      
        蔡徐坤把手搭在陈立农肩上,轻轻地把自己的唇贴向陈立农的。先是上下唇的互相正面触碰,陈立农的上下唇一起含住又吸允另一瓣唇。吻着吻着,不知道是谁斗胆先伸了舌头,陈立农眩晕下还幸运自己坐在座位上,唇舌纠缠的感觉像在承受电击一样叫人脆弱不稳。
        这是一个绵长又温柔的吻,没有向下探索的手,甚至没有多言的承诺。
      
      
        可以喜欢我少一点,但要喜欢我久一点。
               
     
        车沿隧道既定的路线穿过去,说不定就是桃花源记里记载的入口,外星人入侵地球留下的陨石坑,古文明没落后的无言石碑建筑群。
        又或者什么都没有,只是刺眼的太阳光下普通的公路,普通的一天。

     
      

      

评论(3)

热度(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