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skiy

现充

[农坤]兔兔怎么可以吃我4

*abo
      
*说搞就搞 不要上升
        
*练习生N×总裁K
         
        
    
    
       
        蔡徐坤吃完陈立农的爱心早餐,就照往常那样去上班了。楼层太高电梯还没上来,蔡徐坤等得无聊回头一看,就看到裹着粉红色格子围裙的陈立农站在门口目送他。
        这场景太像omega小妻子目送自己的alpha上班,蔡徐坤咳了两声,催促着陈立农回屋“哎你站门口干嘛,我去上班而已。”
        “哥要早点回来噢。”电梯门开了,陈立农才念念不舍地在门边挥挥手。这几天陈立农也没怎么出门,蔡徐坤不在家的时候他除了做饭就是练歌,为的就是今天上午的练习生招选。
     
      
        陈立农低头看表,时间还早。等下换套衣服坐电梯下去……还有时间?他突然想起蔡徐坤带他回家的时候说过的话——“电梯录入了住户的指纹,只有指纹才可以启动电梯……”
       
        
        完蛋……
    
    
        陈立农手忙脚乱,拿起自己的手机想打个电话给蔡徐坤,却又猛地想起蔡徐坤只是让他下载了微信。后面这几天他拉着蔡徐坤PK各种小游戏直到手机一次次电量不足——两个人同在一个屋檐下,根本没有互加微信的自觉。
   
   
        真的完蛋……
   
 
        陈立农怀着心里最后的一点期望跑向蔡徐坤房间,一边开门一边心里默念“哥我不是要故意要不经过你同意就进来的我就过来找找文件那些有没有你的电话号码……”
       
     
        桌面上的包养协议,赫然在目。
        陈立农快速地翻动纸张直到协议的最后一页,左下角甲方那一栏是蔡徐坤潇洒的签名,相对应的乙方那一栏却还是空白。
        蔡徐坤是想包养谁呢?
        乙方alpha不许上甲方蔡徐坤的床,不许无故的肢体接触,不许以任何方式利用alpha的信息素诱蔡徐坤发情,必要的时候对外身份是男朋友,协议生效期间不许与其他omega接触过密。
        蔡徐坤要的这个alpha,会是他吗?
    
      
        陈立农手捏着包养协议,大脑一片混乱。
    

        手表提示着练习生招选的报到时间临近,没有电梯,陈立农反锁了门,开始一层层地往下跑。本来就是容易出汗的体质,这样跑下来陈立农的汗几乎湿透了整件衣服。
        “28……23……19……14……7……3”楼层越来越接近地面,陈立农跑得有些气喘吁吁,伸手擦汗的瞬间才发现自己刚才下来地急,竟然忘记戴眼镜。他本身近视度数不高,在家的时候偶尔也不戴,所以才会忘记。本来今天参加招选,陈立农想戴隐形眼镜,现在也是没有办法了。
     
     
        陈立农此时坐在候场区心乱如麻,但也算是托了没戴眼镜的福,等会他上了台估计连台下的评委都看不清,也好减少一些紧张情绪。
         “下一位,是来自台湾的陈立农,表演曲目是《想自由》……”
     
     
         幕后播报的声音让台下的蔡徐坤马上精神过来,他太震惊了。如果陈立农是来参加他公司的练习生的选拔,也许他会不知道,但范丞丞绝不可能对他隐瞒。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从一开始,陈立农就不是范丞丞给他找的那个alpha!
       
      
        “我不晓得,我不舍得,为将来的难测,就放弃这一刻……”
        陈立农看不清台下,做了一个简短的自我介绍后,就直接开始表演。而底下的评委除了蔡徐坤,还有公司的音乐总监、已出道的艺人和一些邀请过来的优秀音乐人。一开始,陈立农给他们的第一印象并不深刻,但听陈立农唱到后面,每个人都被他带入去到歌的情境里,挣扎和怀疑、纠结和痛心,都感同身受。
       
       
        “你唱得很好,可以告诉我你唱的时候在想什么吗,因为你一直……闭着眼?”提问的是一位女评委,也是蔡徐坤公司里的音乐总监。
         “我今天没有戴隐形眼镜,有点看不清,后面才就直接闭眼了。唱的时候我的感觉是——我在等,等一个未知的答案那样子。”虽然紧张,但陈立农还算对答如流。
       
       
        原来是没戴眼镜,蔡徐坤突然解惑。
        而陈立农说他在等,蔡徐坤在台下,也在等。他在等范丞丞回复他那个alpha的资料——草草看了一眼,果不其然,根本不是陈立农。
        蔡徐坤长吁了一口气,说不上来是什么情绪,好像突然很庆幸,又突然很可惜。庆幸的是他们的相遇还不算太功利,可惜的大概就是陈立农其实是个跟他没什么关系的“想自由”的独立人。
   
      
        “徐坤,你怎么看?”评委们又提问了好几个问题,最后把决定权抛回蔡徐坤这里。
        “我是xx公司娱乐的CEO蔡徐坤,欢迎你加入我们公司。”蔡徐坤看向陈立农,眼神是从未有过的坚定——不管你是什么身份,最好留在我身边。
         “啊,难得我们蔡总这么爽快呢,恭喜你了陈立农,期待你以后更好的表现。”
        
      
         陈立农今天上午的心情犹如过山车,先是发现自己不能搭电梯,然后是不小心看到了蔡徐坤房间的包养协议,再然后是一口气跑过来参选发现自己忘了戴眼镜,现在又是告诉他蔡徐坤就是这个公司的CEO……
        直到下了台,陈立农还是不能缓过来。他深吸一口气,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找出那份包养协议,把纸张上被自己捏皱的痕迹一点一点抚平。
       
       
        我可以,成为你的alpha吗,哪怕,只是包养协议而已?
    
      
      
        
     
        tbc
        (真的没有人催更我我好感动(๑•̀ㅂ•́)و✧,我会继续加油的
           
    
      

评论(6)

热度(1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