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skiy

现充

代嫁5(完结)

        其实近来蔡徐坤总是惴惴不安,陈立农对他越好他就越羞愧。尤其是,那晚以后。

        陈立农中了春药的那晚,蔡徐坤不顾一切地献上自己的吻,换来一场酣畅淋漓的性事,听起来颇有几分风花雪月的味道。可知蔡徐坤醒来的时候,只觉得浑身都疼,倒也没有后悔的情绪,只是觉得心被攥紧了,没法说出口的疼。有时候,蔡徐坤会害怕陈立农突然好起来,然后想起自己对他做的那件事,趁人之危,卑鄙无耻。有时候,蔡徐坤又害怕蔡小葵突然回来,自己的处境就变得尴尬,他根本不是前两个月的心态,没人教过他,跳进深海后,要怎么才能浮出水面。
        
        而蔡小葵的书信传来后又过了许久,竟再没了新的消息,知道蔡小葵安好,蔡徐坤内心深处甚至生出念头,他暗暗祈祷蔡小葵不要太早回来,不要打破现有的处境,不要…抢走他的陈立农。他觉得自己开始变得自私又可悲,霸占着不属于自己的身份和温柔,享受着被陈立农捧在手心的感觉,商人总是贪心,他却不想一夜暴富,只想抱抱陈立农。

        陈宅暗室内,陈立农看着暗卫,缓缓开口“事情查的怎么样了”。“回主子,这种药名为热散,药理作用是短期内快速的活血,若是主子是真的有脑瘀血,将会危及性命。但对于正常人来说,就会产生春药的效果。”陈立农点点头“那热散作为春药,效果应该不是最好的吧。” “热散更多作为外敷用药,真正有瘀血的人用起来很难控制用量,大夫不会冒险。但作为春药它的效果又不远比不上“一欢散”或是“遇仙丹”。这是属下收集的近一个月来京城内购入热散的药房记录。” 陈立农看着药房记录,若有所思。这些天里的药从来都是叫自己亲信的人熬的,自己既是装病,喝的不过寻常补药。可是那天熬药的仆人却被人打晕了,直到喝下肚才觉得事情不妙。这背后的人心思倒是缜密,要是自己真有什么不测,陈家定会怪罪于哄他喝药的蔡徐坤,使坏之人却能全身而退。

        陈立农还有些许感谢这背后的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没有这人,蔡徐坤就不会代替蔡小葵嫁进来。没有热散带来的冲动,他就不能这么早发现,他心心念念的小玫瑰坤坤同学,其实心里是有他的。海上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陈立农曾经怀疑代嫁是一个梦,但现在他却觉得很安心,对未来开始有了不一样的期待。他迫不及待想要尽快解决这件事,然后告诉蔡徐坤自己的心意,再把蔡小葵接回来,他得当面感谢蔡小葵这个小机灵鬼。

        岳衡寺内,蔡徐坤一脸愁苦地看着老方丈,老方丈终于忍不住背过身去,“我说我敲了一下午的木鱼,你就看着我敲了一下午,你到底是要来干嘛阿。” 蔡徐坤终究还是不言一语,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跟老方丈倒了别,坐上马车对车夫“回家。”回他跟陈立农的家。

        过了几日,陈立农终于揪出那背后之人。原是礼部尚书的大公子,跟自己同期科举,名次稍末于陈立农, 便想着把陈立农拉下水,也不是真有胆子谋害人命的,做事倒也不够干净利落。看着还有几分他和蔡徐坤媒人的情分,陈立农只是把证据都呈给一向以公正严厉著称的礼部尚书处理了。礼部尚书大学大约是真的公正严厉,又或是觉得丢脸,连夜把自家大公子送回乡下,随后又派人过来给陈立农赔了个大大的不是。陈立农处理完这一切,觉得自己也没必要再装疯卖傻,毕竟他还得给坤坤一个交代。

        陈立农什么都好,唯独对自己的推算太过自信。他觉得被暗算的事对蔡徐坤来说太危险,而且自己本质上装病是对蔡徐坤的欺骗,所以他这边通知了人去找蔡徐坤,哪边又假装让大夫演了最后一出戏,恰好让在门外准备进去的蔡徐坤听到这一句“恭喜少爷,您已经全然恢复了。”随后又装模作样地叮嘱了一些注意事项。陈立农没看到蔡徐坤进来,猜想他是惊喜的,却没从近来蔡徐坤的情绪中想到其中的变数。
       
        因为当晚,陈立农就发现蔡徐坤不见了。

        蔡徐坤不知道自己是用什么心情逃出来的,一听到陈立农已经恢复了,他就只有这一个念头,跑。可是跑出来他又沮丧地发现自己无处可去,蔡家旗下大大小小的店铺他都带陈立农逛过,蔡家更是不能回去。蔡徐坤不得不又一次上山,去岳衡寺找老方丈帮他避一避。真没想到他们蔡家兄妹,会因为同一个男人离家出走。

        陈立农头很大,得知自己恢复后蔡徐坤的第一反应竟是逃跑。陈立农闷闷地喝下一大口酒,心想挖地三尺都要把蔡徐坤找出来。而岳衡寺客房里的蔡徐坤,看着窗外的月光做了一夜。今晚对他们两个来说都不好受。
       
        第二天一早,陈立农就把蔡小葵抓到房间里来,其实他早就查到蔡小葵的去处,还暗中调了一小批暗卫保护蔡小葵,看蔡小葵确实没有回来的计划,陈立农也就没怎么管。但现在特殊情况,蔡徐坤逃跑了,蔡小葵就必须抓回来了。蔡小葵只觉得欲哭无泪,自己的秋游还没有结束,好不容易在山寨里混成了熟面孔,每天打猎烤肉好不自在,怎么就被绑过来了。看着眼前这个年轻面孔,蔡小葵知道是自己的未婚夫,就在蔡小葵以为自己是就被绑回来成婚的时候。陈立农第一句话就是“你有什么办法,可以找得到你哥吗?”

        蔡小葵快速消化了一下,她不在的这两个月,蔡徐坤和陈立农的关系。就换上一脸讨好的面孔对陈立农说“我哥呢这个人没有什么朋友,有生意往来的其实也不知道他代替我嫁给你的事,所以呢,根据我对我哥的了解……”陈立农感觉自己的耐心耗尽,“讲重点。” 蔡小葵“五百两。”“成交。”“岳衡寺。”蔡徐坤大概也不会想到,自家妹妹,居然为五百两就出卖了自己。陈立农赶到了岳衡寺后,在老方丈隐晦的眼神指引下找到了蔡徐坤所在的客房。他站在门外深吸一口气,打开了门。蔡徐坤一回头就愣住了,他没有想到陈立农会这么快找到这里,他只是看着陈立农,有些不知所措。

        陈立农走进来,弯下腰抽走了戴在蔡徐坤身上的玉佩,“这是定情信物,我来找我的坤坤娘子。”蔡徐坤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看着陈立农“你,不是恢复了吗?” 陈立农低头吻住了蔡徐坤,答非所问“所以我来娶你回家阿。” 不用再装作是别人了,你是蔡徐坤,是我陈立农命定的姻缘。

评论(37)

热度(5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