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skiy

现充

代嫁3

        辰时一刻,阳光照进陈宅每个角落。
        蔡徐坤悠悠醒来,就看到陈立农的脸放大在眼前,靠得太近了。近的能感觉到陈立农鼻腔里温热的气息,就这样洒在他脸上,痒痒的,蔡徐坤感觉到自己很没出息地心跳加速了。

        在一个男人怀里醒来这种话本情节,到底是为什么出现在自己身上啊。一想到等等还要去见陈立农的父母,他终于能体会“丑媳妇见公婆”是一种怎样煎熬又紧张的心情。要说话吗?自己声线不算低沉,但比起女孩子还是会有一点奇怪吧。那不说话吗?怕会显得自己这人好没礼貌。端茶的时候呢,又可以聊些什么呢,蔡徐坤在生意场上意气风发自信满满,此刻却全然不管用了。他穿上嫁衣代替蔡小葵嫁进来那刻起,他就不是蔡徐坤了,在找到蔡小葵之前,他都需要在各方面扮演蔡小葵,扮演陈立农的……娘子。

         蔡徐坤试图悄悄从某个人怀里挣开,但奈何被抱地太紧实,自己的力气也确实不够。他微微抬起头看向陈立农,长长的睫毛垂下来,似乎睡得很熟。他只好戳戳陈立农“农…农农?起床啦”,蔡徐坤自觉自己这次代嫁大多数时候是来带孩子的,便没忍住像称呼小宝宝一样叫陈立农。

        “噢葵葵你醒来了。”陈立农揉着眼睛,满脸笑意地看着蔡徐坤。其实他送了父亲母亲后,回到床也没有再睡着。蔡徐坤身上有种好闻的玫瑰味道,没有过分的甜腻感,像是在清晨沾满露水,有一种冰凉清脆的美好,引得他忍不住抱着蔡徐坤假寐。陈立农一向少言,很少真正因为心情好而笑的时候,大多数时候都是为了缓解各种场合下的尴尬状况。但现在不算,看着蔡徐坤,他就能感觉他的情绪有持续上扬的趋势。

        陈立农没忍住,低头在蔡徐坤的小嘴上啄了一口。“葵葵娘子,早上好噢。”蔡徐坤感觉有根弦崩在脑子里,“啪”地一下就断了。

        作孽啊,蔡徐坤。

        蔡徐坤觉得自己有必要跟自家妹夫好好聊聊“啊农农啊,你不能这样亲我的噢。”,陈立农眉头皱起,像是遇到什么世间难解的题“为什么不可以哎?” 蔡徐坤很头痛,这个问题尤其难以回答。难道要他跟陈立农说因为我们都是男的,而且你是我妹夫吗。

        一瞬之间,“啊我知道了,葵葵是不是被你哥哥逼着嫁过来的,呜呜所以你…你不喜欢我,所以不可以给农农亲亲,呜呜呜呜。”陈立农委屈地从床上坐起来,缩进了角落里。蔡徐坤看到本来比自己还高的陈立农,抱着自己的膝盖,缩成了小小的一团。想起了大夫的话,陈立农现在心智只有四五岁,自己说这样的话不免让他不安,又心软起来。“没有没有,我最喜欢农农了。”“真的吗,你不要骗我。”陈立农抬起一张丧气的脸,蔡徐坤觉得像极了他给蔡小葵买的小人书里的主角,一只叫流氓兔的有着下垂眼的兔子。

        “那,可以再亲葵葵一口吗。”蔡徐坤听到这句话深吸了一口气,内心无限催眠“他现在是个孩子是个孩子是个孩子。”遂像攒了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勇气般点了头。他感觉到陈立农侧身探了下来,两片薄唇就那么压下来,蔡徐坤有点慌,紧紧的闭住眼睛。陈立农则微微眯起眼,胡乱地啃咬着蔡徐坤的唇,时不时用舌头探进去,碰到蔡徐坤的舌头又慌乱迅速地撤回来,仿佛不得章法,只是图个好玩。两人的嘴分开时,还带出一点银色的线,画面好不萎靡。

        “哎不对,农农,我还没见你父亲母亲呢,我们得快点起床。”,蔡徐坤缓过来突然想到一件最重要的事。“他们走了啦。”陈立农撅起嘴答道“什么时候怎么这么急?”蔡徐坤完全没想到陈立农的父亲母亲已经离开京城了,“对啦因为他们很忙耶,而且我现在有你嘛。”蔡徐坤暗自庆幸着不用面对陈立农父母。自动忽略了陈立农的后半句。

        蔡徐坤在陈宅待了一个月了,陈立农总是变着法跟他撒娇,想着除了亲亲抱抱也没做什么过分的事。蔡小葵前日给他送了一封信,报了平安后就再无其他。而他也逐渐习惯“葵葵娘子”这样的称呼,日子竟然过得有几分老夫老妻的味道。除了喝药的时候,陈立农特别难哄。
     
        晚上,蔡徐坤变化出一张异常温柔的脸“农农,喝药咯”,陈立农哭丧着脸“为什么每天都要喝这种苦不拉几的东西阿。”“喝药你才能快点好阿,农农要乖噢。”想到上次大夫说陈立农的状况已经在好转,蔡徐坤高兴中却隐隐有些害怕,他很希望陈立农能好起来,也还害怕陈立农恢复心智会抛弃他。蔡徐坤已经习惯陈立农的存在了。在他把蔡府的账本让人运过来后,在办公时突然冒出来跟他说“葵葵辛苦啦。”的陈立农。每天早晨抱着他不放,要亲亲才肯下床的陈立农。他手过敏时细心又笨拙为他擦药的陈立农。他以为自己嫁过来,会又是一个照顾小孩的奶爸角色。结果在单纯的陈立农面前,他却被小心地捧在手心里,被他的温柔训化,被他的珍视打动。
        
        陈立农认命地喝下药,这是他装病里最不舒服的事,其他都很完美。娶了蔡徐坤过门后,他就很少出门,因为他猜想能准确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外出,能在骑马的时候做手脚的人,应该潜伏在陈宅内,他在等,等一个机会斩草除根。但他同样不安,害怕背后的人会伤害到蔡徐坤,所以他假借撒娇,将蔡徐坤一直留在他的视线范围内,这样一来,出现意外时他就能保护他的小玫瑰,像他对父亲也对自己承诺过的那样。

        喝完药,陈立农照常躺下,却感觉到一种不太正常的热燥从小腹窜上来,蔓延全身,他脑子开始混沌,看着洗完澡回到房间的蔡徐坤,他隐隐有一个意识,不好,自己这是被下了春药。
  
     
  
         未完待续

评论(30)

热度(4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