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skiy

现充

代嫁2

         蔡徐坤第一次因为自己骨架小而感到庆幸,使得他没花很大功夫就穿上了原先给蔡小葵备着的嫁衣。

        喜娘们围着他梳发上妆,又长又浓密的头发被梳成好看的发式,竟是肤白胜雪,眉眼如画。蔡徐坤知晓自己生得好看,但从未真正放在心上,他堂堂七尺男儿,皮相并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东西。而此刻看着铜镜里的自己,当真比画里走出来的仙子还要好看几分。嫁衣被巧手的喜娘稍稍做了修改,新加的立领设计把象征男性特征的喉结遮住,到时头绢掀开,大概也没人能发现他不是蔡小葵。

        蔡徐坤又感叹自己是太宠着这个妹妹了。昨晚让下人检查房间发现,蔡小葵这次收拾了几套衣服,带了些碎银跟几张银票就跑路了。以她一贯的吃穿用度,估计撑不了半个月就要灰溜溜地跑回来。蔡徐坤辗转反侧地想了一夜,怒气也消了大半,现在却也只是担心蔡小葵的安危,便又多安排了几批人去寻。

        一切处理妥当,吉时已到,蔡徐坤踏入陈家。

        陈立农现在的状况并不适合见客,所以婚礼只是简单的邀请了一些亲戚,仪式上也一切从简。蔡家本就人丁不兴旺,蔡家夫妇早逝后,远方的叔父堂伯也没帮扶蔡徐坤,确实谈不上什么家族亲情,也就没有邀请他们参加婚礼。更何况,人来多了反而容易有破绽,发现自己不是真正的蔡小葵。蔡徐坤在红色头绢下表情变换,想的有些出神,所以他根本没有感受到来自旁边的人炽热的视线。

        终于到了婚礼的最后进程,在一声高亢的“送入洞房”中,蔡徐坤终于被带进了一个屋内。他坐在床上,又开始神游。他今年二十岁了,但从来没有过娶妻的打算,一来是希望家里生意稳定些再考虑自己的终生大事,二是这二十年来都不曾对哪个女子动过心。却不曾想今日要因蔡小葵的任性之举,先体验一把嫁人的滋味,蔡徐坤不由得苦笑。

        头绢猛地被掀起,蔡徐坤神游中被打断,吓了好大一跳。抬眼就看到自己的妹夫陈立农呆呆地看着自己,一时之间两人都没说话,空气也安静的可怕。过了很久,陈立农才憋出一句话“哇你真的好好看喏。”是南方特有的口音,但陈立农此时说起话更像糖一般软软糯糯,让蔡徐坤莫名紧张的心情才稍稍松下来,确信了陈立农是真的没发现有什么不对。

        陈立农又伸出手,摸了摸面前小新娘的脸。蔡徐坤肤白如新剥鲜菱,脸边一粒细细的黑痣,,显得更俏皮可爱,但此时的蔡徐坤紧张的不敢呼吸,眼睛一动不动直直地看着陈立农。“噗呲。”陈立农突然笑了。然后用一种非常虔诚的语气对蔡徐坤说 “嗯我以后都会好好保护你的,我会把我所有的糖都分给你,我跟你发誓。” 然后认真的举起手发起誓来。蔡徐坤突然觉得脸有点烧,这个妹夫摔坏脑子后居然可爱的有点犯规。

        “噢对了娘亲跟我说了,我们成亲了,你就是我的,我就是你的。你说对不对?”,蔡徐坤低下头,细不可闻地回答道“对。”陈立农马上把耳朵凑到他的嘴边,“什么啦你说的我都听不见不作数不作数。”蔡徐坤拿他没办法,只好大声说“对啦。”啊蔡徐坤现在简直想钻地洞,但是一对上陈立农无辜的下垂眼,又觉得反正一个蔡小葵自己都能拉扯长大,还搞不定另一个小屁孩陈立农。

        蔡徐坤觉得人生好累,喜娘给他梳的发式很好看没有错,但是这种复杂的发式怕是连蔡小葵都不会用,导致他对着铜镜弄了半天都拆不下来,好几次还扯到自己的头皮。“葵葵娘子,让我帮你吧。”陈立农嘴里还咬着原本放在桌上的糖糕,含糊不清地喊着蔡徐坤,“葵葵”听起来就像“坤坤”,蔡徐坤觉得自己脸又烧起来了。

        陈立农倒是出奇地耐心,一点一点把发簪都抽出来,又用手指把绕成结的头发轻轻梳开。蔡徐坤的发量惊人,放下来后更是鬒发玄髻,光可以鉴。陈立农的心智毕竟还是小孩子,好奇心地握几缕头发闻了闻,“唔葵葵是玫瑰味的噢。”

        蔡徐坤今天折腾了一天,又一直在精神高度紧张的环境下,卸妆后已是眼皮打架。又抵不过陈立农的撒娇,被他环在怀里,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就沉沉睡着了。
        
        窗还半开着,今晚月色很好。

        陈立农没有睡着,他半撑着头,看着怀里的人,心情就不由得好起来。怎么说呢,这件事真是太好玩了。他做好了准备迎娶蔡小葵的,或者本来对他来说,娶谁都是一样的,他有这样的心理准备。当务之急是找到在背后谋算的人,他一考取探花就被任命为朝中要官,随后便在外出时出现了意外。所以陈立农决定将计就计,放出消息让全京城以为自己摔坏脑子变得智若幼儿,又透露出他恢复正常的可能性。这样一来,背后的人定然坐不住,他才好一网打尽。

        但陈立农千算万算,没有预到新娘是蔡徐坤的可能。

        想来是蔡小葵不愿意嫁给自己,蔡徐坤作为哥哥收拾烂摊子还得把自己搭进来。才有这一出代嫁。天知道他掀开头绢的时候有多惊讶,化了女妆的蔡徐坤美艳不可方物。但,委实不像蔡小葵啊,他是见过蔡小葵的画像的,两兄妹大概是分别遗传了父母,所以互不相像。所幸陈立农脑子向来好使,迅速反应过来后又发现眼前人紧张的要命,就起了逗弄的心。

        天还没亮,陈立农起了个大早。他穿戴整齐后看到床上的蔡徐坤还睡得不省人事,低头笑笑就出屋了。

        在陈宅大堂里,正位上坐着陈立农的父母。陈立农过来,恭恭敬敬地请了安。“立农,我和你母亲决定今日启程回南方了。” “父亲母亲一路奔波来到京城,何不多住些日子。” 陈父表情严肃,摇摇头道“在京城盯着你的人太多了,我和你娘亲在这里很容易成为你的把柄。我留了一批暗卫给你,方便你调用。希望你能妥善解决好这次的事。嗯,既然蔡小葵嫁过来了,我们陈家自然要护她周全,你也要护好她。”

         陈立农想到蔡徐坤,笑了笑“那是自然。”
  
   
         未完待续

评论(26)

热度(4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