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skiy

现充

代嫁1

        京城蔡府里,已然乱成了一锅粥。

        下人们在围在屋门外着急地徘徊,却又不敢敲开门问上哪怕一句。而蔡府的主人,今年芳龄二十的蔡徐坤坐在屋内的红木凳子上闭着双目,左手微撑着头,右手指在旁边的红木桌面上不轻不重地敲着,一下又一下地发出“叩叩”的声音。若你仔细看兴许会觉着疑惑,这位在秋日里竟是平白出了一身冷汗,青筋若隐若现,似在恼怒又似在隐忍。

        明日九月十七,本是蔡徐坤托岳衡寺的老方丈算了许久才得出来的一个良辰吉日,事事皆宜,百无禁忌,是他最宝贝的妹子蔡小葵出嫁的日子。

        蔡家夫妇去的早,留下半大的蔡徐坤和年幼的蔡小葵,旁的也不过剩得这一间深宅大院。蔡徐坤本就是早慧的孩子,家中变故更使得他不得不在十二岁时就支撑起了整个蔡府,四处奔波讨生活还得拉扯着幼妹蔡小葵长大。幸而蔡徐坤是个有天赋的商人,几次下南洋寻求商业合作后也生意得到了不错的发展,前几年生活慢慢步入正轨,蔡府的日子也越来越好。

        而对于蔡小葵来说,哥哥顶天立地,对自己更是百依百顺,上山下洞掏鸟窝搞得鸡飞狗跳的事是做了不少,但总有哥哥在后面帮自己收拾烂摊子,虽然没有父母在旁,蔡小葵还是平(diao)安(man)健(ren)康(xing)地长大了。与此同时,蔡徐坤总想着自己妹妹应该是不愁嫁的,毕竟两兄妹都遗传了蔡家的优秀基因,生的好看异常。他生意也忙,就寻思着让蔡小葵自己把握幸福就好了。

        蔡徐坤以为自己甚是开明。直到他发现自家妹妹都十七岁了,再过几个月到中秋就要十八生辰了,竟然都没有一个媒婆上门来提亲。换别家姑娘,孩子都生了两个了。蔡徐坤心下疑惑,找人打听才知道,蔡小葵上街跟小贩用一串糖葫芦钱拿人家五串,偷偷扔鞭炮在城东第一美人周锐家等等光荣事迹,已经传遍了整个京城,更有童谣作出“蔡家女,蔡家女,再美不能娶,要留小命在,不娶蔡家女。” 一想到蔡小葵的脾性,蔡徐坤就一个头两个大。

        就在蔡徐坤以为,是不是要准备给蔡小葵招一个入赘女婿的时候,陈立农上门了。

        倒不是来当上门女婿的,而是陈家夫妇当年与蔡家夫妇交情甚好,在八字没一撇的时候就交换了定情信物和手写书信,约定了两家的孩子以后结为连理。但没多久,陈家举家迁往南方,而蔡家夫妇逝去的时候又太过匆忙,好多事情还来不及交代就撒手人间,如今,陈立农十八岁,在科考中取得了探花的好成绩,赴京上任的同时娶妻,是双喜临门的好事。

        蔡徐坤反复看了几遍书信,确信是父母的笔迹无疑。而陈立农拿出来的信物跟自己腰间的玉佩确实是一对,只是成色分割的稍有不同。蔡徐坤像是想到什么,侧了侧身,挡住了玉佩不让陈立农看见,让未来妹夫知道自己这边的书信无处寻,玉佩又在他这个做哥哥的身上,也未免过于尴尬了。眼前这个高挑的单眼皮男孩似乎并没要一睹蔡家信物的打算,话不太多,但很爱笑,性子像是温润又害羞的,倒很适合蔡小葵。

        哥哥看妹夫,越看越满意。

        就在蔡徐坤以为一切都顺顺利利,自家妹妹终于能嫁出去的时候。发生了意外,陈家传来消息,陈立农在一次外出骑马时从马上摔了下来,在及时救治后智若幼儿,再不能堪任朝中官员。这样的消息传来,让蔡徐坤有些不知所措。智若幼儿,自然是再不能给蔡小葵幸福,但听大夫的意思是仔细将养着,脑中淤血散了再按时针灸,还是有很大可能好起来。

        “小葵,陈立农他现在这样子,你若是不愿意嫁,我们就退了这门亲事,哥哥绝不让你为难。”在书房,蔡徐坤向蔡小葵说明了情况。
        “太惨了吧他,都这样了还被退亲。”蔡小葵嘟起嘴,好看的眉头皱着,不满地看着自家哥哥。
         蔡徐坤倒没想过自家妹妹还有这样善良体贴的时候,越发觉得这妹夫与小葵是天作之合。遂一边打听散脑淤血的方法,一边给蔡小葵准备婚礼。因着陈立农的父母还在南方,只有婚礼当天才会来,陈立农的管家替他下聘后,婚礼都交给蔡徐坤来准备。

        结果,婚礼前夜,蔡小葵跑路了。
        “哥,你先代我嫁过去吧,反正你生得比我还好看。我玩完就回来,勿念。”留下书信就跑的蔡小葵吃准了蔡徐坤的所有弱点,于是就有了开头的那一幕。蔡徐坤确实没有办法,婚礼明天就要举行了,新娘跑路这样的事会让所有人觉得是蔡家在嘲弄陈立农,对蔡家的生意、信誉都有影响,更重要的是京城中对蔡小葵的评价本来只是娇蛮任性,若此事再被有心之人利用传扬,蔡小葵的风评可就彻底完蛋了。
       
       蔡徐坤想了一夜,在床上辗转反则愣是没合眼。最后的结论是反正陈立农现在还智若幼儿,事情总有回旋之地。他深深地吸一口气,从床上坐起来,穿上了那件嫁衣。

       
   
        未完待续

评论(19)

热度(4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