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skiy

现充

[农坤] 好耐无见

*破镜重圆梗
   
*含有粤语口语
  
*普通话版 点这里
  
   
    
    
        香港最近天气好热,走在室外的任何一处都觉得太阳热辣到能将人烤熟。陈立农极怕热,又容易出汗,转角进了最近的地铁入口,在便利店的冰柜前挑挑选选,最终还是拿了冻柠茶。
        “唔该,我要一支冻柠茶。”
        “我同佢一样。”
        闻声陈立农转过头去看,那个人的黑色头发乱糟糟地披在额头上,黑色口罩盖住了眼睛以下的部分。刘海跟口罩之间只露出一点点缝隙,也足够让陈立农在这瞬间就认出他来。
   
   
        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他。
  
    
        “好耐无见。”
        陈立农拿过冻柠茶,暗自吸了一口气才说道。算是跟对面的人打了个正式的招呼。
  
    
         “你近排点啊?”蔡徐坤倒是神态自若地跟自己的初恋寒暄起来。随后他拉下口罩,仰头潇洒利落地灌了一口冻柠茶。他这些年被经纪人管制地很严,没什么机会可以喝上这种冰冻饮料。
        “你不係度就差点咯。”蔡徐坤刚上大学就被星探发掘,紧接着聚少离多的两个人也就很快和平分手。陈立农的日子不好不坏地过着,去年搬出了跟父母一起住的公屋,工作以后攒的所有积蓄只够给个首付,但总算是在香港有了自己的家。
        陈立农跟蔡徐坤前后脚地走出了便利店,看着地铁里涌动的人潮陈立农开始发呆。十年前他跟蔡徐坤一起在男校读高中,两个人家里住的近,放学就经常一起坐地铁回家。
  
   
        “甘依家我翻嚟啦。听我妈话你已经买佐屋,唔带我去睇下啊?”蔡徐坤眯着眼看着陈立农,撒娇的神态倒是一点都没变。
        “你唔惊啤fans发现你?”蔡徐坤出道后做了唱跳歌手,出过几张专辑,也演了一些戏。陈立农偶尔会check一下蔡徐坤的动态,知道他现在不算大红,但总归不是个十三流小明星。所以即使他带着口罩,陈立农也怀疑他会被认出来。
        “大把人戴口罩啦。我又不红,你惊啊?”
        香港是个生活节奏很快的城市,像他们这样在地铁里有一搭没一搭聊天的人几乎没有。大家都忙着打卡上站下站,扶手电梯约定俗成的“左行右企”,时不时就有人拎着公文包沿左边跑上去。口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成为很多人的出门必备,阻挡尘埃,阻隔疲倦的面容。
 
       
        可陈立农没有口罩,也学不会阻绝蔡徐坤。
   
      
        港铁的设计有个不太合理的地方,只要你在入站的地方出站,你的八达通打卡的时候一分钱都不会扣。也许设计初衷里是觉得不会有人在地铁站里徘徊又原路返回出站,但凡事总有例外——比如十七八岁的陈立农跟蔡徐坤。
        陈立农那时候就很怕热,蔡徐坤周末约了他出来玩,最后总会扯着他进地铁站里蹭这一点冷气,再去便利店买下两支冻柠茶。级第一跟级第二的两个人有很多理由争锋相对,也有很多理由惺惺相惜,显然蔡徐坤跟陈立农是后者。
   
       
        在男校里两个男孩子把友情升华好像是正常不过的事,因为对方有更好前途和平分手好像也还是正常不过的事。香港吞吐量巨大,却没什么空间承载这些春花秋月的悲伤,词人提及歌手唱遍的哀歌终究不能替人去生活。
        陈立农懂,所以他释然。但他在各种细节里保有自己的固执,挑饮料还是会挑冻柠茶,天气热还是会想要躲进地铁里吹冷气。
   
   
        许多事不能说,只能意会。
  
 
        “喂,果个系唔系KUN啊?”
        地铁里有女孩子小声地戳着旁边的女同伴,后者更是大胆地掏出手机准备偷拍。
        “你好,佢依家唔方便影相。多谢合作。”陈立农上前一步就挡住了那个女孩子的手机拍摄。
         等那两个女孩子下站离开,蔡徐坤才隔着口罩摸摸鼻子说道“你就威啦,好似我个保镖咁。”
         蔡徐坤又突然想起,他们以前在地铁上也经常被偷拍。男校统一的白衬衫西装裤和黑色皮鞋衬得他们很有“HK靓仔”的风范,被学校论坛社区扒得不耐烦后两个人就开始互相阻止别人偷拍。
   
   
        陈立农挡住镜头的那一刻,仿佛时间倒流,iPhone8变成Nokia5300,他们也从ex变成现任。
  
    
        “得,依家可以话我知你今次翻来做咩了?”带了蔡徐坤回家,看钟才发现已经是饭点。陈立农煮了两人份的面,看着对面吃得狼吞虎咽的蔡徐坤,问出他今天的最大疑问。
        “你都知我好耐冇翻啊?”汤面热气腾腾,蔡徐坤就躲在蒙蒙气雾后面眯着眼看着陈立农,他猜自己多半是赌赢了。
         “你结佐婚没啊?”其实进门蔡徐坤就看到了,都是陈立农一个人的鞋,房子不大,但已经可以确认没有出现女主人之类的角色。
         “好多人结婚系想揾个人陪自己睇戏,我想同佢结婚那个,在戏里面啊。”陈立农挑眉,还是实话实说。
 
  
         别人都是两个人去看电影,有一个人会来看我的电影,也像两个人。
  
   
         好家伙,蔡徐坤知道自己是赌赢了,内心的欢喜猛冲上来像摇晃过度的碳酸饮料。为了避免失态,蔡徐坤吃了一口面,又拿餐巾纸擦了擦嘴才说道“我未来的工作重心会在台湾,翻来话你知啧。”
        陈立农愣了一下,完全没想到是这样。他内心一直觉得自己是台湾人,不是香港人。即使他从小就跟爸妈来到香港,在这个地方生活了二十多年也依然没有归属感,他在香港买楼,是因为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的执念。但现在,他的执念告诉他,喂,一起回台湾吗。他可以想象得出来,蔡徐坤这些年在偷偷为以后定在台湾做了很多努力,他们分开的十年,原来是为了这一次重逢。
 
   
         “你知我系台湾佬,仲同我讲白话?”
         “最后一句咯,我好挂住你啊。”
         
      
   

评论(60)

热度(3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