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skiy

现充

[农坤] 我是一个路人夹

*不许上升写手本人

*都是耳夹托梦告诉我的
  
  
       
        8102年了,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不过是我,一只耳夹成精了而已。
        我曾经笃定命运的安排有它的道理,世界上有那么多耳夹只有我一个成了精,可见我的存在必然要发现一些秘密,改写一些历史的。
   
    
        当我被送到陈立农身边,成为他的个人造型里最画龙点睛的一笔。我就在暗暗发誓,一定要搞出个大名堂,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但我的宏图大业还没能开展,我就先被我的主人陈立农吓了一跳。他居然连着好多天都过了十二点才睡,像是在等待一个什么很重要的时机。感觉到一丝不同寻常,我黑色的本体发出亮光,那是黑夜中我的睿智无处隐藏的锋芒!
     
     
        今晚我很耐心地在等,作为陈立农的耳夹,我有权知道他大晚上到底在干什么。果然,一到十二点,陈立农立马把手机的界面切向了……微博?我在心中把白天听到的通告都理了一遍,基本上可以确定我的主人陈立农没有需要发的广告合作微博,那他肯定是要突然发个微博给他的浓糖惊喜!我不禁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
   
     
        然而事实比我想象的要复杂得多,陈立农的主页显示让我明白这是他的小号,明星偶像总有个小号什么的,我一开始还觉得不以为然,直到我随后看到,他点进了一个最常访问的……CP超话?进行了签到。我顿时感觉两眼一黑,甚至没来得及看他到底签到了几天。
  
  
        绝了,我的主人居然在磕他和他队长的CP。
  
   
        我的确如愿以偿地发现了一个秘密,可是这事关重大,为了守护我主人的声誉我不得不保持沉默。但这不代表我会对蔡那个徐坤有什么好脸色,谁知道他到底对我主人做了什么!
    
     
        两个似乎是粉丝见面会后没团体活动,导致太久没见面,在门口就开始热热乎乎地抱了好一会儿。我作为一个耳夹,在他们中间感觉到了一丝呼吸困难。好不容易等到他们愿意分开了,我刚松了口气,就听到蔡那个徐坤说“农农,我们去练舞吧。”
      
     
         我就说蔡徐坤这个男人,绝对地没安好心,孤男寡男的共处一室,想干嘛呢!还叫农农?陈立农你快拒绝他,你现在处境很危险你知道吗!
   
    
         “啊?坤坤想练吗,好啊。”
         我真的有在哭,我的主人为什么一对上蔡徐坤智商都有下降的趋势。虽然我不用看舞蹈室的镜子也能知道我的主人陈立农笑得贼傻,但他们两个倒真的认认真真地练了一晚上的舞。
      

         等到休息的时候陈立农估计是累极了,一屁股坐下来的时候也没把握住距离,整个头都直接撞到后面的镜子上,连带着我也一并受伤。
        “农农小心啊,痛不痛?”蔡徐坤很快地凑近过来,嘴上说着关心的话,手却更快一步地越过我去一遍一遍地揉陈立农的后脑勺。
       
    
        好嘛,蔡徐坤也不是那么坏。
    
  
        就是气氛好像一时之间变得有些尴尬,蔡徐坤坐在我主人的旁边,两个人不说话,也不动。我开始在深深地思索一个问题,他们跳完舞不热吗,挤在一起让我这个耳夹感受到今晚的第二次空气不流通带来的呼吸困难。
   
 
        后来我跟着我的主人回看了粉丝巡回见面会的现场直播,深深觉得在他们两个中间任何人或物品都不会有呼吸空间。但那也是后话了。
   
      
         毕竟我现在面临着我成精以来最大的生命威胁,我果然低估了蔡徐坤这个比我主人大两岁的男人的心机!你不能借着看我的名义来捏我主人的耳垂啊!真的绝了,你们晚上搞七搞八的时候,能不能先把我拆下来啊啊啊啊啊啊?蔡那个什么坤,你体力真的很好,跳完舞还有力气脐橙!我靠啊,你搞陈立农,为什么要舔我啊啊啊啊啊啊……行吧,我的主人耳朵开始发烫了。
   
   
        大家好,我是,陈立农的,耳夹。一个路人夹。
        我有权保持沉默,但我所说的每一句都会成为NK粉的糖份证供。我被绑架了,而且不能眨眨眼,谁替我去NK超话喊两嗓子——“现在是21世纪,你们搞到真的了。”
      
       
    
        

评论(42)

热度(3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