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skiy

现充

「黑色八音盒|0914」一点光

上一棒: @°清风不还家
       
“如果显微镜里的世界,是我和你的世界……”
        
  
         
八音盒第八阶:「黑暗恐惧症」
   
Music8:A Sky Full of Stars 
   
     
     
         天界的九曜星君座下有个小神仙名叫蔡徐坤,何年何月升的仙已然久远到不可查。这数千年来他一直仗着星君在背后撑腰,胡搅蛮缠的事做了不知多少件,天界小霸王的名号早就传遍四海。可蔡徐坤有个没什么人知道的秘密——他不怕最威严的天帝也不怕最凶悍的雷神,他唯独怕黑。
  
  
        蔡徐坤从以前就怕黑,他对黑暗有种近乎本能的恐惧。后来到了星君这以后,晚上睡的寝殿要被灯装饰地像白天一样才能入睡。但他今晚没睡着,侧着身望着放在床边的一株桃花树发呆。
  
  
       蔡徐坤的桃花树,五百年都没有开花。
  
   
       天界的每个小神仙成年后都会去月老那里领一株桃花树,桃花一开,姻缘就来。蔡徐坤原本觉得很是不屑,区区一株桃花树,哪能左右什么姻缘。但这五百年来,禄存星君家黄明昊的桃花树开花了,上生星君家王琳凯的桃花树开花了,还有益算星君家的那个谁……总而言之,跟蔡徐坤同期拿到桃花树的其他小仙,有的花开了又开,有的花开一次就再也不凋谢,却没几个像蔡徐坤这样五百年都不开桃花的神仙。
  
   
        虽然没人敢在背后议论,时间久了蔡徐坤也感觉自己脸上挂不住,就偷偷跑去问了月老。月老眯着眼在院里整理红线,驼着的背好大功夫才直起来。
        “你吗?不急,不急,缘分未到。”
        蔡徐坤没办法,又跑去问自家神君,却只见九曜神君跟隔壁的司命神君隔着床桌在卧榻上把酒言欢,两个人喝得摇摇晃晃,不甚清醒的样子。
        “你怎么不让他去随便什么山看看,那里日月精华足,说不定他那小桃花一开窍就,开花了。”司命神君指着九曜神君,断断续续地说道。
         司命神君醉酒后的随口一说,蔡徐坤却上了心,立马就去打听了一番这个随便什么山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所在。虽然最后被大家说得他云里雾里,但蔡徐坤勉强也能明白,真有其名曰“随便什么”的一座山,坐落于人间的东南角。这山的地脉下葬着远古龙神,久而久之吸引了日月精华的积聚,这个山就成了修仙者的不二选择。
    
     
        总得要试一试,不然铁树不开花。
    
     
        蔡徐坤不费什么力气就下了凡,确认了自己现在的位置的确就在随便什么山后,他开始踏上寻找泉眼的路程。传说泉眼的位置最是靠近龙脉,是吸收日月精华的绝佳去处。这一路上的山路崎岖得很,蔡徐坤捧着他的一小株桃花树战战兢兢——摔坏了他的桃花树可就得不偿失。
    
  
        终于在蔡徐坤绕着山走到第二个时辰的时候,他看到了百米外的泉眼。蔡徐坤喜出望外的同一时刻,天就毫无征兆地也暗了下来。
   
    
        或许是太久没见过黑,蔡徐坤才发现自己夜视力退化得很厉害,天一黑他就变得什么也看不见了。蔡徐坤颤巍巍地闭上眼,又睁开,看到的却是无差别的一片浓稠地散不开的墨色。人在黑暗中容易胡思乱想,蔡徐坤是仙也不例外,他好像被无形的大手一把摁进了一个无底黑洞,这座山又好像已经变成了困死他的黑笼子。他以前见过自家星君镇压妖兽,作恶的妖兽最后都会被封困在仙器里,像他现在被黑暗所困住。蔡徐坤呼吸急促,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跌坐在了地上,手里死死抱着他的桃花树,像是抓紧了唯一的依靠。而他本就白皙的小脸现在更显得脆弱,他的视线已经逐渐模糊了,满头满脸的都是汗。
   
    
         逃离黑暗风暴所需要的勇气和力量,也许只是一点光。
   
  
         在蔡徐坤模糊不清的视线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光点,这个光点变得越来越大,像是在有意靠近自己似的,蔡徐坤疑心自己已经因为黑暗恐惧而产生了一些幻觉。直到他听到了一个声音“你还好吗?”
     
    
         陈立农是这山上的一只萤火虫精灵,背上有一对小翅膀的他很喜欢在山上飞来飞去。今天却意外看到了一个抱着一颗不知道什么树躺在地上的人,于是他怀着好奇心落下来看了看。却发现这个人长得好看的不像话,小小的脸像雨后新笋一样嫩白,大概是经历了很可怕的事,双眼无神地涣散,下唇都被他自己咬到肿了起来。
        “我是一个萤火虫精灵,你可以叫我农农。”陈立农向前方的蔡徐坤伸出了手。良久都没有收到回应,陈立农有点沮丧,准备转身去找自己的哥哥时却听到后面的人说“你不……不准走!”
        “为什么不准走?”陈立农搞不懂这个人的逻辑,他只是去找哥哥来帮忙,为什么不可以走?
        “因为我是蔡徐坤。”蔡徐坤一着急就搬出了自己在天界小霸王的那一套,但他说完就后悔了,这里显然不是他的天界,不会有星君护着他。在人间擅自使用法术会被星君知道,他又不想星君知道自己为了让桃花树开花搞了这么一大出。蔡徐坤一直极为好面子,又说不出什么软话来挽留眼前的救命稻草。一时间就几乎要哭出来。
        “好啦,我不走。”陈立农再次伸出手,他的手掌心里有个光点,蔡徐坤才依着一点光抓住了。
   
     
        “你是要去泉眼吗?我带你去吧。”陈立农以为蔡徐坤迟迟不动是迷路在这随便什么山上,却不知蔡徐坤只是怕黑吓得腿软走不动路。
        随后蔡徐坤一手紧紧地抱着他的桃花树,乖巧地跟着两步距前的陈立农,在这无人的寂静黑夜里,他的心里也好像伸出了一点光。
        蔡徐坤深吸一口气,低着头豁出去般抓住了陈立农的衣袖角,却因为没看路差点被石头绊倒。陈立农却回头笑笑,有力地回握住他的手,他手心里的光也贴近蔡徐坤的手心了。在幽幽亮光里,蔡徐坤能看见陈立农宽大的肩膀,背后有双翅膀扑闪。
    
    
         泉眼还没走到,桃花树却悄悄地开了,蔡徐坤知道,以后的每个晚上,没有灯,也不会怕黑了。
      
       
    
 
——————————————————— 
   
     
    
第一棒:@四月湫
   
“如果站在高处怕一脚踏空的话,我接住你啊”
      
    
第二棒: @深森寻夏雀
   
“我贪噬所有,欲望成无底洞,唯有你能填满”
     
    
第三棒: @白日银河

“我的世界只有我的歌声,直到有一天出现了你的和声”
     
   
第四棒: @虹膜锁
  
“药丸,刀片,镇静剂,飞驰的火车,和我枕边的你。先生,早上好”
     
  
第五棒: @莫夫人
  
“我有很多不一样的我,但我们的共同点是都很爱你”
    
     
第六棒: @微微会变大魔王

“你永远不知道,埋藏在冰封下的,那片寂静幽深的海里——都生活着什么东西”
    
   
   

评论(44)

热度(5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