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skiy

现充

[农坤] 灵魂伴侣

300fo点梗 @长颈鹿
是的真的是300fo
  
全文7k字
第一次发出在5.6
勇士敢于填坑
     
         

        一定是昨天训练太累了,以至于今早起来都产生了幻觉。不然怎么会一睁眼就发现自己在蔡徐坤床上,五十公分外的隔壁床还躺着一个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对,是幻觉。陈立农在心里安慰自己。但是陈立农的眼睛睁了又闭,那个“陈立农”还是安安稳稳地躺着,没有消失不见。反而呼吸均匀,嘴角微微上扬,仿佛在做什么好梦。
   
   
        算了,洗把脸清醒一下吧。九点半还要下楼搭车去基地统一训练呢。
   
   
        陈立农一把掀开被子,随意地套上蔡徐坤的拖鞋,没有回头再看“陈立农”。可当他如往常一样挤完牙膏抬起头来看镜子的时候,却看到蔡徐坤的脸出现在镜子里,刚染黑又掉色的头发,精致的小脸是熟悉的,也是陌生的。太诡异了,这种感觉就像他在操纵蔡徐坤的身体,甚至因为惊讶而做出的O型嘴,镜子里也一一呈现。陈立农双手撑在洗手池上,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才没尖叫出声。如果说是这样,那,那个“陈立农”就不是他的幻觉,而有可能是蔡徐坤。他们两个,莫名其妙地发生了电影小说才有的情节——灵魂互换。
  
   
        虽然有想过要是成为蔡徐坤之类的想法,但是要真的互换也太扯了。
    
 
        陈立农迅速地刷牙洗脸,拿起桌面上的手表看了时间,六点十七分,还早。他习惯性地扣上倒数第二个表扣,却意外地发现手腕跟表带间还留有空隙。是了,这不是他的身体,轻轻地叹了口气,蔡徐坤还是太瘦了。陈立农走到自己的床边,静静地看着还在熟睡中的蔡徐坤,其实这种感觉很奇怪,像是在一个从来没有过的视角,观察自己的睡眠状态。而那些像踢被子这样的小细节小举动又无不在时刻提醒,陈立农现在的身体里,住着蔡徐坤的灵魂。
   
   
        陈立农没打算叫蔡徐坤起床,起床就看到自己的脸这种惊悚的事,他自己经历一下就算了,很难保证蔡徐坤不会尖叫出声,然后引来其他七个人的注意。陈立农留了字条在蔡徐坤醒来就能看到的地方,草草写下“记得照镜子。”几个字,就从凳子上拿起外套披上,转身轻轻合上门,他觉得自己需要出去走走,吹吹风冷静一下。
  
   
        陈立农掏出手机,手指在屏幕上停顿,最终还是决定Google一下。他一个一个字地输入“灵、魂、互、换”,跳出来很多网页,但大都是一些论坛讨论或者是电影小说的情节,讲的玄乎其玄,对他和蔡徐坤来说却没什么参考价值。陈立农突然想,生活有时候可能比电影小说要更荒诞,如果你亲眼见过它的模样。
   
   
         “坤坤,今天怎么这么早起来?”陈立农的思绪被打断,一回头就看到王子异关切的脸。“啊昨天暖气开了定时,今早起来有点冷就醒了。”陈立农面上平静地扯出一个谎,眼含笑意地看着王子异。“那你穿多一点啊,不然又要感冒了bro。”陈立农点点头“好,谢谢子异。”“行吧,我先去吃早饭了,回见bro。”“拜拜。”
   
   
        Google没结果,暂时还没办法知道为什么会发生灵魂互换,也不知道怎样才能换回来,这里面的未知成分让陈立农不安。在任何人看来陈立农是蔡徐坤,蔡徐坤就是陈立农。刚刚与王子异对话更让陈立农意识到,从现在开始,在面对王子异或是其他任何人的时候,都要牢牢记住自己的身份,绝对不可以露馅。低头看了表,还有几分钟就七点了,蔡徐坤不知道起床没有。
   
   
        蔡徐坤迷迷糊糊地醒来,看到陈立农留的纸条,还以为自己又突然脸过敏。慌慌张张地跑进厕所,却被更大的惊讶弄得地腿都软了,一下子跌坐在厕所门口,久久不能回神。看到推门而进的人,蔡徐坤抬起头,几乎是颤抖着,试探地开了口“农农,是农农吗?”。
   
  
        陈立农叹了口气,蹲在蔡徐坤面前。
  
  
        “是我,我是农农。”好看的眉皱在一起,用着蔡徐坤的声音宣告自己的身份。蔡徐坤简直不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应该做什么表情。
   
  
        “我也是,今早起来才发现变成这样的。”陈立农扣着眼前人的肩膀,斟酌用词向他阐述。“暂时还不能知道为什么会灵魂互换,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达成合作关系,就“我是你,你是我”这样。”蔡徐坤深呼吸了几个来回,不敢再抬眼看陈立农,看着自己的脸用着完全不一样的语气说话,实在是一件很奇怪的事。
        “坤坤你看着我,我们得先要互相适应,再想办法,肯定能找到办法换回来的。”陈立农掰过蔡徐坤,这种对视对他们来说其实都是一种折磨。
  
    
        两个人沉默了很久,直到蔡徐坤终于开口对陈立农说“坤坤,我好饿,我们去吃早餐吧。”
      
   
         我的名字成为你的代号,我们就成为一体而生的两个人。
   
  
         蔡徐坤去到饭桌才发现,其他几个人都来了。不对,“1、2、3、4、5、6。”少了一个,“Justin呢?”,范丞丞抬起头,含着包子口齿不清地说“他还在睡呢。” 那不行,得叫他起来了。本着队长的职责,蔡徐坤转身就要去叫早,却被陈立农扯住了手腕。陈立农定定地看向他“还是我去吧,农农。”,一声“农农”让蔡徐坤瞬间回到现实。太不小心了,灵魂互换绝不只是相貌上的改变,要想避免被第三个人发现,他和陈立农的位置、身份、行为习惯、说话方式还有更多更细节的东西都要变得更加一致才可以。
   
    
        “我是陈立农,陈立农是我,我是陈立农,陈立农是我”。在心里反复把这句话默念了十几二十遍后,蔡徐坤才感觉因为紧张而狂跳不止的心稍稍平静下来。
    
 
        陈立农走进房间,看到蜷缩在床上的一团Justin,没有犹豫地一把掀开被子。“啊坤哥,你让我睡多一会儿。就一会儿嘛。”Justin像一只黄毛白萝卜,眯着眼在床上转了半个圈,准确地抱住了站在床边的陈立农的大腿就开始撒娇。陈立农显然不吃Justin这一套,“嗯再不起来早饭就只剩粥了噢。”Justin这才不情不愿地坐起来,还想多撒会娇,却悻悻地发现他的“坤哥”已经面无表情地离他好远。确定Justin已经起来,陈立农就直接转身下楼继续吃起了早餐。
  
      
        大圆桌边上,林彦俊不停地对尤长靖讲一些有的没的,逗地尤长靖一直在笑。朱正廷和王子异在讨论这一季最新的时尚单品,在一旁的小鬼则一边喝粥一边带着耳机刷手机。只有陈立农和蔡徐坤两个人,坐下来后就不再说话,快速吃完后一句“我们先上去换衣服了”就前后脚的上楼。Justin和范丞丞默契地对望,但仅面面相觑了一秒,就开始了小学鸡之间的日常——抢对方碗里的早餐。
  
   
        陈立农在大厂里跟Justin没有过合作舞台,出道后虽然经常都在一起训练,交流却仍然不算特别多,这使得他并不习惯除了舞台上Justin的触碰。“Justin没发现不对吧。”蔡徐坤还是害怕这个。陈立农歪着头说“他在撒娇,我躲开了。”
        蔡徐坤叹了口气“他是弟弟嘛”。陈立农小声地嘟囔“明明我也是。”,蔡徐坤看着面前嘟嘴的人,里面装着的灵魂,是跟几次跟他一起站在最后的圆台宣布名次的陈立农。陈立农舞台经验不多,但在偶练的整个录制里进步却很大,蔡徐坤也想过如果自己是陈立农,不一定有他做得好。蔡徐坤心里暗笑,倒是没有想到自己会真的变成陈立农。又突然觉得,要接受看着陈立农的感觉也不是很难,虽然是自己的脸,但一点也不像照镜子,更像意外拥有了一个双胞胎兄弟?
        蔡徐坤把自己的想法告诉陈立农,陈立农也因此觉得轻松了一些,轻笑道“请多指教啊,双胞胎哥哥。” “哎,我的双胞胎弟弟。”
   
    
        一切看起来都还好,除了训练的时候。两个人换了part,都因为熟练度不够屡次出现差错。“哎蔡徐坤陈立农,你们两个今天怎么回事,动作一直做错。出来加练,其他人继续。”老师的脸色很不好看。所幸陈立农原本负责的part不是很难,蔡徐坤连起来练了几遍后就成功地消化掉了。偏偏苦了陈立农,在其他人都练习完后还在一遍一遍地做动作。
         “哥,完蛋了啦。”陈立农哭丧着脸。蔡徐坤看着舞姿稍显笨拙的陈立农,“不会的。你试着闭上眼,心里想着动作,再做一遍。”陈立农闭着眼反而很快地做完了连贯的一套动作,激动地马上睁开眼抱住蔡徐坤,“哎可以了哎。”蔡徐坤本身比陈立农矮一点,此刻却因为骨架小让陈立农有种窝在对方怀里的感觉。蔡徐坤安抚性地摸摸陈立农的背,点点头“就好像PD说的banlance,身体是有记忆的,长期练习后即使没有强烈的意识控制,也能因为过去训练对动作产生影响嘛。刚刚你就是太有意识去做了,反而可能做不好。你现在是蔡徐坤哎,不要太担心啦。”
  
   
        陈立农闭着眼睛,让蔡徐坤本着对自己身体的熟悉指导着他的动作,蔡徐坤也伸出手告诉他肌肉群运动的位置。闭眼带来的感受被放大,陈立农觉得蔡徐坤戳的地方有点痒,又不敢说出口。直到练习结束后,陈立农和蔡徐坤满身都是汗,累地躺在练习室版的地板上休息。
        “你真的好爱出汗哎农农。”蔡徐坤不停的擦着额头的汗。“那你知不知道你很怕痒。”
        蔡徐坤突然笑起来“我知道啊,所以抠动作的时候一直看你憋着哈哈哈哈。”
    
   
         陈立农突然把悬着的心放下来了,就这样看来即使短期换不回去也不会出现大问题了。
    
  
         “啊你头发怎么这么多。”回到房间陈立农一洗完澡,就被蔡徐坤的发量震惊到了,拿着风筒胡乱地吹着一头乱毛。“漂过的头发失去蛋白质,会比较吸水……嘛,等下,你这是什么吹法,头发会翘起来的。” 陈立农“那你过来吹你的头发。”蔡徐坤认命地坐在陈立农面前接过风筒开始帮他吹头发,指尖温柔地梳理着头发,陈立农被暖风熏的眯起了眼。
    
    
        没有相机记录,这一幅无比温馨的画面便只有他们两个能够感受。
      
     
        Justin觉得他的坤哥和农农最近有点不对劲,但是又讲不出来哪里不对。除训练外大家的时间基本都是在宿舍,蔡徐坤跟陈立农两个人都是舍友了,还整天整天黏在一起。
        温州小精明略一思考,自动把这理解为宿舍效应,正为自己机智点了个赞,就看到蔡徐坤戴着口罩从房门出来。“坤哥好。”Justin深深地鞠了个躬。“噢justin啊。”Justin看到蔡徐坤点点头,却并未拆下自己的口罩,内心不禁涌起一点委屈,小学鸡毫不掩饰内心的想法“坤哥,你最近好冷淡,斯丁失宠了吗呜呜。”
        陈立农微微皱眉,蔡徐坤这个体质让他吃了苦头,前几天一没注意就过敏了很是难受。哪知出来喝口热水就遇到Justin,叹了口气拉下口罩“我过敏了啦,没有不理你。”
     
   
        蔡徐坤发誓,他不是故意要一直笑的。但是这可能是他发现自己是过敏体质后,第一次能过的这么潇洒恣意,坐在床上蔡徐坤就开始自由畅想,嗯等下去出去吃什么好呢,雪糕?果汁?辣翅?鸡块?还是一起都吃吧,这样比较爽。丝毫没注意到推门进来脸色难看的陈立农。
    
    
        陈立农实在疲于应付Justin的过分热情,随口敷衍了几句就借口休息回到房间。“坤坤同学,你是在笑什么呢。”床上的男孩子坐起身来一脸笑意,“在想等下吃什么啊。”本就下垂的眼显得好生无辜,陈立农却头一次觉得自己这张脸可以这么欠扁。感觉到过敏的痒痛感持续,忍不住嘟囔道“你真的很麻烦。”
        蔡徐坤自知灵魂互换后陈立农被迫承受过敏,也觉得理亏,讨好地看着陈立农“那我帮你涂药咯”。陈立农耸耸肩,顺势躺下来并解开了衬衫的纽扣。蔡徐坤拿着药膏和棉棒,一点一点地涂在过敏的脖颈和胸腹,以前自己涂药的时候没感觉,现在一看过敏的地方确实还蛮严重的。
        “你一直都这么容易过敏吗。”冷不丁地陈立农冒出一句话,“之前不是这样的,后来总是要各地奔波,气候变化和饮食没注意就开始很常过敏了。”陈立农只觉得要他体验一次都觉得很难受,蔡徐坤居然还要对这样的折磨习以为常,不由地对这个哥哥有点心疼。“行吧你等会出去好好玩,我就在宿舍休息了。”
   
   
        Justin觉得实在太奇怪了,陈立农跟蔡徐坤这两个人,一个越发冷淡,一个总是沉默。“boom,”蔡徐坤还在想要不要带点吃的回去给代他受罪的陈立农,就被Justin突然其来的“boom地一声”吓到。“农农,你跟坤哥最近很奇怪噢。”蔡徐坤快速地想了一遍,确认灵魂互换后并没有什么证据可以揭穿他们两个,遂一脸真诚地看着Justin“哪里有。”
        Justin一脸严肃“偷偷告诉我,你们两个是不是在……”,“在什么?”蔡徐坤根本不明所指。“在……在谈恋爱阿。”
   
    
        蔡徐坤此刻只想打开Justin的小脑袋,看看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东西。
    
    
        Justin捂住自己被敲了爆栗的头,十分委屈地说道“哎真的就很像,你们两个上次还一起动作一直做错。除了训练,没什么事就关上房门,不吃饭就不出来。”而且坤哥最近对我超级冷淡,Justin在心里补充道。
   
    
        蔡徐坤和陈立农除了训练,大多数时候都在房间里聊天,聊彼此未曾遇见的大部分人生,聊陈立农在学校的表演经历,聊蔡徐坤在韩国住的时候后街的那个流浪汉,本着“在还不知道恢复方法的时候,我们应该尽全力去了解对方。”的原则,两个并不算太健谈的人,每天都聊到撑不住再睡着过去。整天提心吊胆地害怕被发现,却没想过会被温州小精明同学看出不对劲,然后变成一句“哎你们是因为住一起然后日久生情对不对。”蔡徐坤实在不想讨论这个话题,就对Justin说“陪我去下药店吧,坤坤的药快用完了。”
    
    
        蔡徐坤自己买过很多次这些抗过敏药,所以找到药店后就很直接地去问了店员,确定了药片和冲剂的数量大概能用上一个礼拜,就转身去结账。然而排队结账的时候,Justin一直看过来又不说话,蔡徐坤实在忍不了“你想说什么吗?”
        Justin不停地摇头,连声说“没有没有。”心里却在想“把那么多药的名字都记得清清楚楚,还说你们两个没问题,我迟早要找出你们两个谈恋爱的证据哼。”
    
    
         陈立农一个人在房间里思考了很久,要不要把自己曾想过变成蔡徐坤的念头和盘托出。又觉得各种不妥,他无法很好地跟蔡徐坤解释自己会有这种念头的单纯性,“我之前想过变成你”这种话怎么听都不是一个好的兆头。听起来要么像是要取而代之,要么像是想无限贴近,无论哪一种,都不是陈立农想要的。他怕蔡徐坤想多,也怕破坏两个人现在维持着的一个平衡。
   
  
         “哎陈立农你最近有在开始吃辣噢?”他们的阿姨炒菜来来去去就那么两个菜式,不是番茄炒蛋就是炒土豆丝,偏偏口味又做得很淡,加辣椒酱成为了蔡徐坤这个弗兰人的不二选择。他跟陈立农口味不同,却没成想被林彦俊一语道破。
        “受坤坤的影响啦。”蔡徐坤挠挠后脑勺,抬起脸来对着林彦俊笑了笑。陈立农坐在一边看着蔡徐坤应付林彦俊,心里忍不住给蔡徐坤点个赞,太像了,这一副动作下来简直是陈立农本农。
        他们在这秘密的磨合期里,已经可以越来越默契地可以去应对各种状况。那天,蔡徐坤的妈妈打了视频通话过来,陈立农戳了一下坐在一边的蔡徐坤说“哎你妈打电话过来了,噢不对,现在是我妈。”蔡徐坤瞪了他,他才接通电话“哎,对对,挺好的,训练也挺顺利的,不用担心我啦。过敏还好,我最近有比较注意。对,我的舍友是陈立农,妈你要跟他说两句吗?”
        于是诡异的场景出现了,蔡徐坤顶着陈立农的脸跟电话那头的自己的妈妈说“阿姨好。”
  
   
        等到电话挂了,蔡徐坤一个猛扑压住刚刚一直在憋笑的陈立农,“你是不是故意的?”
        陈立农知道自己现在的力气不比以前,也就放弃了挣扎,顺从地跟蔡徐坤眨眨眼,撒起了娇“好嘛,好嘛。不要气了嘛坤。”
        蔡徐坤简直想一拳下去给陈立农这个坏蛋,又觉得最后打伤的还是他自己的脸,怎么看都不划算。最后两个人又打闹了好一会儿,才瘫倒在床上呈现两个大字型。
        “如果我们一直变不回去怎么办?”蔡徐坤突然翻过身,看着陈立农说道。
        “不会的,会好的。”陈立农摸了摸蔡徐坤的头,十二分认真地回答道。
  
   
        交换秘密会让人关系拉近,而怀着灵魂互换这个绝无仅有秘密的两个人,如同在平行轨道里并不相交的两根线,因为某个契机,永远缠绕在一起,分也分不开。
 
 
        蔡徐坤突然发烧了,就在巡演开始前的几天。更准确一点说,是陈立农的身体发烧了。起床后,声音哑得要命,一直流鼻涕又打喷嚏,蔡徐坤没想到陈立农的身体平时那么健康,一生病就如山倒。他现在都只能瘫在床上,头晕脑胀地说不出话来。其他几个队友来过,都说要带他去医院看医生。但蔡徐坤却不肯,巡演开始前他们被公司、粉丝、甚至是路人盯得紧,要是他去医院,陈立农就完蛋了。
        这节骨眼上没人关心陈立农是不是真的生病,被有心人稍加炒作一下,就会生成“陈立农 生病”,“陈立农 耍大牌”之类的热门话题。蔡徐坤不说,但他心里很明白,所以他要保护陈立农。
       
   
        “坤,农农不肯去医院这可怎么办啊。”遇到事情了,大家都理所当然地去找他们的小队长。
        “没事的,离巡演不是还有几天吗,我会照顾好他的,他不想去就不去吧。别告诉公司。”
        陈立农懂蔡徐坤的心思,有时候特别奇妙,即使他们相对无言,也能心意相通。
   
   
        “好啦,不去医院,总得乖乖吃药吧。”陈立农把蔡徐坤扶起来,让蔡徐坤上半身可以倚靠着他,又拿出刚刚倒出来的温水和一些退烧药。蔡徐坤烧得整个人晕晕乎乎,囫囵吞枣般地把药吞进去后,也不睡下,缠着陈立农乱蹭。
        “喂,蔡徐坤。”陈立农揉揉这个脑袋。
        “热,你好凉。”我很热,你很凉,所以我抱着你,蔡徐坤在这逻辑上直球得要命。
        陈立农红了又红,倒也不是恼,就是心里有些怀疑。他拉着蔡徐坤的手贴近自己的胸膛,用下巴蹭着蔡徐坤的发旋提问“凉就可以嘛,Justin呢,也可以吗?林彦俊呢?”
         蔡徐坤眯着眼,像是思索了好一会才说“不行,只有农农可以,农农跟我是一起的。”
        
   
        人是群居动物,但本质上几乎所有活动都是自主完成的。可是蔡徐坤说,他们是一起的。
     
   
         “坤,我跟你说噢,其实我之前,有想过成为你啦,不是取代你的意思。就是,唉我也不知道怎么跟你说。”陈立农把蔡徐坤放下来,悄悄跟他坦了白。后者却不甘心这个姿势,非要要钻进他怀里,找到腿上的绝佳位置,才心满意足地躺下。
        “唔我也是啦,好喜欢农农,所以就在想,要是跟农农更靠近一点就好啦。”蔡徐坤大概是发烧烧得脑子里某个戒备系统停止运行了,什么话都敢说。
        陈立农隐约猜到了灵魂互换的契机开关,他仰慕蔡徐坤,蔡徐坤心属于他。他们维护这这个共同的秘密,成为了顶着对方皮囊合作的盟友。又过了一会儿,蔡徐坤吃了退烧药睡着了。陈立农拉起他的手,轻轻地,在手背上吻了一一下,就放回被子里。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蔡徐坤感觉自己浑身舒畅,没有一点发烧的不适,而床边躺着的人揉揉自己的下垂眼,跟他说早安。蔡徐坤就又钻回被窝里,兴奋地吻住他的眼睛说,“早安啊农农。”
   
     
        当你望向我,就能看到我的灵魂,我们会成为真正的soulmate。

   
  

评论(24)

热度(403)